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八一六章 無上劍道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藍御田坐在井中,只見這通天井還在與那個燈碗對抗,彌羅宮的殿主與成道者則還在催動通天井,試圖將通天井底的燈碗驅除出去。

    燈碗扣在井底,不斷動蕩,通天井一時間無法奈何這個燈碗。

    不過,藍御田只是暫時尋到通天井的破綻,并非是破解了通天井,燈碗壓制通天井的威能,但也會導致通天井的威能越積越強,最終有一日會超越燈碗承受的極限,將燈碗絞碎。

    “彌羅宮的底蘊還是強,若非有南湘元君預警,告訴我們有這七大異寶,延康被打個措手不及,一定會全軍覆沒!”

    延康資質最好的,便數他與虛生花,但他們二人都無法煉成公子的異寶這等寶物,對付彌羅宮異寶的,最終還是彌羅宮的異寶,這種底蘊,延康還是遠遠比不上。

    通天井的井口處,成道者之戰還在繼續,藍御田振奮精神,向井外爬去。

    通天井破開燈碗,只是時間問題,他現在必須拖著有用之軀,與彌羅宮的成道者殿主廝殺,倘若不能滅掉對方,那么他便必須依靠自己在最后的燈光里看到的通天井的奧秘,想出破解通天井的辦法,解決掉這個隱患。

    只是,在沒有燈碗的情況下,想要解決這個隱患,只怕會花費很長一段時間。

    “不知道哥哥他怎么樣了?”他眼前浮現出秦牧的身姿,心中默默道。

    面對彌羅宮六位公子的異寶,延康的成道者死傷慘重,而秦牧卻是正面彌羅宮的兩大公子,兇險可想而知。

    環繞彌羅宮運行的十六道混沌長河,其中一道長河的河面上,公子凌霄面色凝重,這些日子,從混沌霧氣中不斷有公子紫霄的神通傳來,向他攻去,他身上也多出一道道傷口。

    但讓他心境沉重的不是自己身上的傷,而是公子紫霄的劍道神通上的變化。

    公子紫霄的劍道神通威力依舊強大,但是凌霄還是從公子紫霄的劍道神通的變化中,敏銳的覺察到他的心態上的細微變化。

    心態上的變化,會體現在神通的細微之處,雖然神通威力不改,但道心上的波動還是會影響道法的完美。

    公子紫霄的實力并不比他弱,但是道心有缺,而秦牧又是善于掌控人心的怪物,這不禁讓他擔心公子紫霄的安危。

    “老七以一種奇異的手段擾亂老四的道心,這種手段潛移默化,從他們交手的一開始,便已經在影響老四的道心。只是先前沒有表現,但是現在便開始顯現出來了。”

    他一顆心越來越沉,秦牧應該是用神識之道或者輪回之道來慢慢影響公子紫霄,在有形的神通之外,用無形的神識神通或者輪回神通,攻擊公子紫霄的道心。

    這種影響開始時極為緩慢,但隨著時間推移,影響漸漸增大。

    “而且,老七的實力是比不上老四的,按理來說,老七會敗得很快,但老七卻可以堅持這么久,說明老七的實力在不斷進步。他……”

    他眼角抖了抖,想起了彌羅宮的道藏中公子混沌留下的典籍。

    彌羅宮所有人,包括彌羅宮主人,都把自己的道法神通留在道藏中,公子混沌也留下了自己的典籍,很多人都曾經翻閱過。

    彌羅宮主人在翻閱公子混沌的典籍之后,沉默良久,對他們說,公子混沌的典籍,已經深邃到他也不能完全理解的程度。

    公子凌霄也翻閱過那典籍,卻完全看不懂。

    彌羅宮主人對他們說,書中的文字是以混沌之道書寫,而混沌之道的符文叫做元,是超越鴻蒙符文的符文。

    倘若公子混沌將元完全完善,那么會達到一種他也無法企及的成就。不過這一條道路極為艱難,他不認為有人能夠達到這種成就。

    當時,公子凌霄等人并未意識到元的可怕,他們每個人都有著獨到的成就,彌羅宮主人也無法達到的成就。他們以為公子混沌的元,類似于二公子的歸墟之道,四公子的劍道。

    現在看來,他們當年的想法多少有些天真。

    彌羅宮主人對元的贊譽,恐怕是對混沌之道全面超越鴻蒙之道的贊譽!

    “現在的老七不可能這么強,但是在老四的磨礪下,正在漸漸的變強!”

    他擋住又一波劍招,四下望去,還是尋不到彌羅宮到底在何處。

    彌羅宮中,劍光閃爍,公子紫霄一劍刺中秦牧,耳畔突然又聽到了琴聲,那是他亡妻的琴聲。琴聲并非是有人彈奏紫霄證道曲,而是從他的道心中響起,即便他不想去聽,也無法屏蔽這種聲音。

    秦牧肯定有什么功法神通,針對他的道心的弱點攻入他的道心之中,喚起了他對亡妻的思念。

    在這生死存亡的決戰之中,他竭力避免道心被影響,但還是被影響。

    他借助妻子的紫霄證道曲而成道,這首曲子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他的道心道法之中,他可以斬去道心中的缺憾,但是卻始終無法下手。

    突然,鐘聲響起,就在他道心中的琴曲響起的同時,宇宙洪鐘擊中他的身軀,公子紫霄悶哼一聲,向后跌去,從彌羅宮中飛出,落在一條混沌長河上。

    他正欲殺回彌羅宮,突然心頭一顫,低頭向長河中看去,他看到了他的妻子。

    這條長河,是第十紀的破滅劫。

    他看到了長河中,自己醉心于劍,陷入瘋魔之中,而忽視了妻子,但是他的妻子卻一直伴隨在他的左右,照顧著他。

    他的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對劍二十三式的研究之中,甚至覺得妻子變得從未有過的討厭,是他成道路上的阻礙,不止一次對妻子動粗,罵粗口,想要攆走她,甚至想要殺死她。

    然而妻子依舊不曾離開他,依舊理解他,愛著他,試圖幫他成道。

    他太遲鈍了,因為醉心于劍,忽視了妻子對他的關愛,也忽視了破滅劫的臨近。

    但是妻子卻覺察到了,她覺得他無法度過破滅劫,必將死在劫中,因此她在破滅劫到來之前的那些年,把自己的身心投入到如何幫助他成道上。

    不過,她自己如何度過破滅劫,她卻從未考慮過。

    她終于開創出紫霄證道曲,一曲道音成為絕響,幫助紫霄成道。

    紫霄成道后,破滅劫降臨,這時他才知道妻子的付出,他的極于劍變成了極于情,拼命想要保護妻子度過這場破滅劫。

    然而,已經晚了。

    妻子無法度過這場破滅劫,她盡管擁有逆天的才情,可以幫助紫霄成道,成就未來的彌羅宮四公子,但是她卻無法在破滅劫中保住自己的性命。

    破滅劫中,他們度過了最后的時光,最后的溫存。

    紫霄站在河面上看著這一幕,這是他道心中跳不出去的劫。

    他落在第十紀的破滅大劫上空,看著自己在破滅劫中一切努力和掙扎都無法搭救妻子。

    秦牧落在河面上,并未動手,而是靜靜的等待。

    過了良久,紫霄收回目光,抬頭漠然道:“老七,你把我送到這里,是期望我道心崩潰?那么你錯了,我來到這里,只會堅定我的道心。我必須擊敗你,才可能在未來救回我的妻子。因此,這一戰中我必將傾盡所能!”

    秦牧目光落在第十紀破滅劫中相擁的紫霄二人,淡然道:“四師兄,你覺得是我用神通影響你的道心嗎?其實我可以辦到,但是我并沒有。你道心一點一點的瓦解,一切都來自你自己。是你自己在動用劍道時思念自己的妻子,是你自己覺得道心有愧。我并沒有動任何手腳。”

    他臉上露出譏笑,目光卻沒有去看對面的紫霄,而是依舊在看著第十紀的歷史:“你動用任何劍招,都會讓你覺得你的成就其實是來自于你的妻子。你自己擊敗了自己。”

    紫霄面色一沉。

    秦牧抬頭,目光落在他的臉上,微笑道:“這些日子我已經將你的劍道摸透,適才我為何可以擊中你?因為你的道心殘破,破綻越來越大。而我卻可以在混沌長河中借破滅劫的力量,讓我的修為提升到足以與你抗衡的程度!”

    公子紫霄道劍一振,劍光刺來!

    秦牧騰空,落在混沌殿上,迎著劍光沖向前去,無數劍光從河中刺來,劍光瀲滟,那些劍光仿佛是聚集了第十紀時的紫霄對妻子的思念,化作了無上的劍道!

    混沌殿的檐下,宇宙洪鐘震蕩不絕,震起混沌長河,混沌之氣在鐘聲中化作一個個世界,威能四射,蕩開一道道劍光!

    呼!

    世界樹扎根在混沌長河之中,一條條粗大的根須貫穿長河,汲取破滅劫的力量!

    與此同時,歸墟蓮花出現,讓長河倒立,他的歸墟蓮臺也在汲取破滅劫的力量,兩大圣物,讓秦牧的法力直線提升,變得無比雄渾!

    秦牧神通千變萬化,欺身殺至,揮起太易神斧,一斧斬下!

    紫霄提劍封擋,一聲巨響傳來,紫霄身軀向后傾斜,腳踩河面后退,手臂被震得酸麻。

    的確如秦牧所說,秦牧已經將他的劍道神通摸清摸透,在借來混沌長河的力量的情況下,秦牧的法力不會比他弱,只會比他更強!

    強弱之勢逆轉,他頓時落入下風!

    而且,他的道心的確有缺,他手中的道劍迎上這一斧,道劍已經出現一個豁口,便如同他的道心一般。

    混沌殿呼嘯飛來,秦牧站在殿頂,又是一斧斬下!

    紫霄再度硬接這一斧,又是一聲巨響傳來,道劍咔嚓一聲斷裂,他整個人倒飛而去,口中噴血,全身上下炸開無數個傷口!

    秦牧趕上他,又是一斧斬下。

    就在此時,隱隱約約的琴音傳來,秦牧怔了怔,他的確聽到了琴聲。

    他的道心并無缺憾,也沒有紫霄那樣的經歷,不可能與紫霄一樣出現幻覺,聽到琴聲,但是那琴聲卻實實在在的傳入他的耳中。

    紫霄證道曲。

    的確是紫霄證道曲!

    這曲調與月天尊彈奏的紫霄證道曲相同,但是音律中卻蘊藏著月天尊不曾有的濃郁感情,濃郁到化不開的情感和思念,那是妻子對夫君的寄托之思。

    四公子紫霄醉心于劍,而她卻極情于自己的夫君,把自己滿腔的情感,寄托在紫霄的身上。

    在破滅劫到來之前的那些年頭,她倘若可以專心渡劫,她可以活著度過,但她更希望自己的夫君活下來!

    秦牧不經意間一瞥,看到下方的混沌長河中,那個女子在破滅劫中撫琴,琴音竟然穿過了破滅劫,傳到了河面上。

    顯然,這個女子在劫中看到了劫外的一戰,在最后的關頭助自己的夫君最后一臂之力。

    月天尊沒有的情感,在她琴音中傾瀉而出,讓秦牧大感不妙。

    嗤——

    紫霄手中的斷劍突然道光四射,那是秦牧從未見過的劍道,劍光到來,便直接破去他的太易伐樹大神通,將神斧斷去!

    秦牧催動混沌神通,他的混沌神通小有成就,打算借紫霄的劍道去斬公子凌霄,然而那一道道劍光卻突破他的混沌神通,刺在他的身上。

    秦牧悶哼一聲,全身上下一道道傷口炸開。

    宇宙洪鐘震響,但下一刻,這口神鐘便被劍光刺穿,鐘聲黯啞!

    秦牧各種神通盡出,拼命抵擋,但在紫霄證道曲中,無論是歸墟蓮臺,還是世界樹上的道果,都被紫霄一劍刺穿!

    “紫霄證道曲中沒有感情,便是紫霄的道心缺憾,但有了感情,紫霄的劍道便會再進一步!”

    秦牧死死抵抗,即便他借來無邊的力量,也擋不住那驚艷的道劍!

    紫霄像是處在一種極致的境界之中,他不曾達到的境界之中,將劍的威力發揮到極致!

    轟!

    秦牧萬劍穿心而過,在劍光中血光四濺,連翻帶滾從河面上飛過,險些砸入混沌長河,幸而河面上一片蓮葉生出,將他托住。

    秦牧起身,然而卻膝下一軟,險些倒下。

    他嘴角溢血,死死的盯著河面上的紫霄,一顆心越來越沉。

    有其妻子相助的紫霄,不可戰勝,他實在想不出還有哪種辦法能夠擊敗紫霄夫婦!

    忽然,琴音漸漸消失。

    秦牧微微一怔,向河中看去,看到了紫霄妻子在劫中破滅的身影。

    他抬頭向對面的紫霄看去,卻見這位彌羅宮的四公子也在低頭看著這一幕,突然這個無敵的存在肩頭聳動顫抖起來。

    紫霄記起了妻子在劫中身死道消的那一幕,那時,妻子為他彈奏了最后一曲。

    他不知道妻子為何在最后關頭沒有抵抗破滅劫,而非要彈奏最后一曲,以至于耗盡最后的生機最終死在劫中。

    之后長達六個宇宙紀元,他都在思索妻子為何要那么做,直到現在,他終于明白了。

    妻子在破滅劫中看到了這一幕,看到了他即將落敗,即將死在秦牧手中,于是用自己最后的一線生機,換取自己的勝利。

    “四師兄……”

    秦牧開口,公子紫霄拋出手中的斷劍,默默地看他一眼,縱身躍入混沌長河。

    “師弟,你贏了。”

    他落入混沌長河,聲音傳來:“我過不去道心這一關。我希望你是對的……”

    秦牧掙扎來到蓮葉邊,向下看去,公子紫霄回到了破滅劫來臨前的時刻,與妻子深深相擁。

    秦牧怔了怔。

    天若有情天亦老。

    強大如公子紫霄,最終也被自己的道心壓垮,步入劫中,但是他進入劫中的那一刻,他應該是幸福的。

    秦牧吐出一口濁氣,突然,河面上一聲聲長嘯傳來!

    秦牧面色一沉,公子凌霄,終于趁著他遭到重創尋到了這里!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2019上证年线 体彩6+1 投资之星 体彩 黑马股票推荐分析 钱程计策 东京热高清快播 甘肃11选5 上证综指收益率公式 第一配资网 简配资 投资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