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八一九章 未來再會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

    最快更新!無廣告!

    道槍彎曲,猛地一彈,天都城呼嘯飛起!

    這座遺跡混沌之氣氤氳,沉重而廣大,但哪怕是這樣的圣地,也無法擋住公子凌霄的驚人力量。

    秦牧抬腳重重一跺,飛向方尖碑林的天都城遺跡頓時一頭沉降,一頭翹起,在腌臜場中如同隨風飄零的落葉。

    公子凌霄殺氣騰騰,降落在天都城中。

    他雖然剛剛恢復肉身,但秦牧同樣也不好過,四公子紫霄給秦牧留下的道傷并非是短時間內可以治愈。

    他手中道槍一出手便是自己最為凌厲的殺招,道槍如林,如同大獄!

    公子凌霄嫉惡如仇,他留在玉京城的異寶便是大獄,用來鎮壓煉化那些與彌羅宮作對的仇敵。

    他不像大公子太上那般仁慈,太上不會殺死對手,即便是面對太易這樣的“大惡”,太上也只是將他鎮壓在葬道神棺中,將他鎮壓起來。

    公子凌霄的大獄,遍布森嚴的道槍叢林,道槍叢林穿透那些囚犯的肉身,穿透他們的元神,不斷折磨,直到對方承受不住而死亡。

    而從他的大獄中,也可以看出他的功法神通的霸道與兇殘。

    他的道槍中蘊藏的神通,是最霸道的神通,槍一出,漫天神圣,悉數拱衛在他的道槍周圍,讓他的戰力暴增!

    秦牧后退,無數槍影咻咻咻從他四周飛過,公子凌霄的大勢越來越強,飛速逼近,槍出如龍,千變萬化,漫天神魔道語聲傳來,加持他的力量,讓他的道槍威力更加恐怖!

    天都城廢墟嘭嘭嘭炸開,在道槍的威能下破碎,化作混沌之氣。

    這座廢墟中的混沌之氣越來越濃,更有滾滾的混沌之氣從時空的深處涌出,混沌霧氣中仿佛有一個個高大古怪的身影屹立在那里,影影幢幢,看不分明。

    公子凌霄視而不見,槍尖不離秦牧左右,殺入廢墟深處。

    忽然,秦牧身形頓住,雙腳不丁不八,恰恰落在開天之地的祭壇中心,那一雙腳印之中。

    公子凌霄心頭一跳:“天都開天之地!”

    他心知不妙,立刻鼓蕩所有力量刺出最后一擊,同時道槍脫手,向后退去!

    就在此時,秦牧探手拔劍,劍光亮起。

    天都開天篇!

    轟!

    混沌開辟,新的宇宙在劍光中誕生,那劍光所過之處,混沌霧氣中那些高大古怪的身影如同煙云般隨著劍光散去!

    “三師兄,這便是你躲過的那場開天辟地的創生劫,而今我還給你!”

    秦牧的道音炸響,劍光迎上公子凌霄刺來的道槍,道槍四周圍繞道槍旋轉吟唱的漫天神魔紛紛爆碎!

    咔嚓,道槍被斬斷,破碎,化作純粹的能量膨脹開來,隨即在創世的光芒中經歷先天五太的變化!

    公子凌霄后退的速度極快,然而那宇宙開辟的速度更快,很快追上他,將他吞噬淹沒!

    那創世的光芒中,公子凌霄想起自己在第十七紀創生劫中逃亡的那一幕,無數個自己奮力刺出最強一擊,沖破一個個無比詭異的空間沖向虛空腌臜場。

    那時,無數個自己在創生劫中破滅,惟獨自己沖破了創生劫的劫光,他的肉身在劫光中破碎,道槍翻騰,與他的頭顱沖入了腌臜場中。

    他不知道沖破創生劫的那個自己,是何時的自己,而被毀滅的自己是何時的自己。

    那時的他回頭看去,看到創生劫的劫光被他拋在身后。

    現在,他在秦牧的天都開天篇的劫光中回頭看去,看到了創生劫的劫光還在追著他,追了九十五億年。

    此時劫光已經近在咫尺!

    他從未逃脫過創生劫的劫光,只是逃得遠,創生劫沒有追上他而已。

    而現在,創生劫已經追上來了。

    所不同的是,創生劫是借秦牧之手,將他吞噬,將他淹沒,將他抹除!

    想來,這虛空腌臜場中的所有人都未曾躲過創生劫,只是他們還未被創生劫追上而已。等到隱藏在這里的強者被他們各自的創生劫追上,他們還是難逃一死。

    “這一戰,敗不在我,而是天意!”

    公子凌霄面對劫光無從抵擋,他的肉身在劫光中破滅,然而他卻鼓蕩最后的力量,撞向天都城遺跡,以最后的力量推動這座遺跡撞向方尖碑林!

    他必須要為彌羅宮的殿主和成道者們爭取時間!

    為玉京城爭取延續下來的希望!

    他可以死,但彌羅宮的理念要保存下來,流傳下去!

    哪怕功不在我,哪怕身死道消!

    呼——

    天都城遺跡以更快的速度向方尖碑林撞去,與方尖碑林越來越近,劫光中,公子凌霄看到天都城遺跡與方尖碑林已經近在咫尺!

    而他的肉身他的大道近乎完全散去,他的思維意識也在劫光中消散,他只剩下了頭顱,頭顱上的血肉也飛速消解。

    很快,他的頭骨也在劫光中分解,但是他卻感覺到一絲欣慰。

    “開天眾被放出來,彌羅宮的成道者便有機會活下來,這是我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情。總有人,會拾起彌羅宮的理念,撿起我的思想替我前行……”

    他的意識湮滅,就在湮滅前的一瞬間,他看到了秦牧橫身擋在天都城遺跡和方尖碑林之間!

    他看到秦牧根根頭發炸起,無數條手臂翻飛,分別擋住天都城遺跡和方尖碑林,以自己的肉身去硬撼兩大圣地的撞擊!

    他看到秦牧一條條手臂在無邊的力量的碾壓下炸開,血肉飛濺,看到秦牧被擠壓得吐血,但是他又看到秦牧不斷有新的手臂生出,拼了命擋住兩大圣地!

    終于,天都城遺跡微微一顫,停頓下來,而方尖碑林則被秦牧的力量推動,與天都城遺跡越來越遠。

    “你娘蛋的老七……”

    公子凌霄的意識動彈一下,完全湮滅。

    秦牧趴在方尖碑林的門戶前,大口大口吐血,三只眼睛的眼前一片漆黑,久久無法看到東西。

    他煉就的大道幾乎被碾壓得悉數破碎,肉身更是凄慘,到處都是傷口,傷口中還有著殘破的骨頭茬子刺穿皮膚。

    過了良久,他感覺到有什么東西流入口中,順著咽喉流下,流淌到肉身元神的各處,滋補著他的身軀。

    他的傷勢稍稍好了一些,眼睛中有清涼的液體滴入,又過了片刻,視線緩緩恢復,眼前的景色從朦朧漸漸變得清晰。

    秦牧看到幾個人影,又過片刻,那幾個人影重疊在一起,是一個其貌不揚的老者坐在方尖碑林的門框邊。

    秦牧掙扎起身,向那老者見禮:“太上師兄。”

    大公子太上擺了擺手,道:“凌霄死了,紫霄道心殘破,彌羅宮已經沒有了主心骨。老七,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下一步,你是要去玉京城,滅掉所有的成道者和殿主罷?”

    秦牧一屁股坐在他的旁邊,雙肘壓在膝蓋上,呼呼喘著粗氣,兩只手還在顫抖。

    “大師兄,生命這種東西,比我們想象中的強壯,也比我們想象中的柔弱。”

    秦牧露出笑容,嘿嘿笑道:“三十五億年,僅僅是三十五億年,延康變法便已經走到窮盡處了。我們這些延康的成道者在祖庭打生打死,延康沒有憂患,再無進步的動力。延康已經沒有敵手了。我曾經痛恨開皇秦業建立的無憂鄉,但延康正在被我們這些成道者變成另一個無憂鄉,更大的無憂鄉!”

    他艱難的活動一下腰肢,脊骨啪啪作響,道:“而這個宇宙還在生長,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廣闊,諸天在相互遠離,星辰相距越來越遠,這是比破滅劫和創生劫更加恐怖的災劫。延康會在溫柔鄉中,被慢慢的殺死,等到他們意識到危險,他們已經無法阻止這個宇宙變成虛空了。我覺得,他們需要一些敵人來警示他們,讓他們繼續變法,繼續變得強壯強大。”

    太上瞥他一眼,道:“所以你會留下彌羅宮的成道者和殿主,用來激勵和鞭策他們繼續前進。”

    秦牧面色平靜,道:“我需要為未來留下另一種可能。或許老師的理念是對的呢?”

    他的目光幽幽:“我也沒有殺無涯老人,沒有殺掉二姐無極。萬一整個宇宙無限生長,他們或許有手段阻止虛空化的趨勢。”

    太上看著他,突然道:“你準備回去了?”

    秦牧點頭,露出笑容:“我準備回去了,去見老師,去成為彌羅宮的老七,去尋我的女兒。我還會在過去做很多很多事情,甚至比我在第十七紀做的還要多得多。我去尋找避免未來大寂滅的可能。”

    公子太上面色古怪,道:“你回到過去,的確會做很多很多事情,你做的事,讓人看不懂。最低,我便從來沒有看懂過。你的名聲不會很好。”

    “我習慣了!”

    秦牧搖搖晃晃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笑道:“七公子混沌,倘若被人一眼看穿,還配得上混沌這個稱號?”

    公子太上站起身來,道:“你說我學老師,怎么也學不像,學老師那樣入滅化道死去,也學得一塌糊涂。我想我大抵是沒有像老師那樣對未來絕望。我不知這希望從何而來,現在我知道了,這一絲希望應該是出自你的身上。”

    他目光幽幽,道:“你回到過去之后,我會來到第十七紀化道,把奪取宇宙的靈能靈力還給宇宙。但我并不會死,我會轉世,在第十七紀等你。”

    秦牧點了點頭。

    公子太上回頭看了看方尖碑林,道:“太易和開天眾,我會在化道之前把他們送回去,當你回到第十六紀時,你會遇到他們。”

    秦牧怔了怔,展顏笑道:“那么師兄,未來再會!”

    公子太上微笑道:“過去再會。”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海南4+1 股票涨跌的原理 无锡股票配资 p3试机号 股票融资程序 股票涨跌比例计算 福建快3 重庆快乐十分 钱程计策 金点子配资 四川金7乐 股票融资风险ˉ杨方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