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七百二十九章 商人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水晶中投射出來的影像開始了第三次重復,由于沒有一個高質量的魔網終端來對影像進行放大和過濾,水晶直接投射出來的原始畫面顯得模糊且略帶扭曲,但科德看著這樣的東西,心情卻難以平靜下來。

    并不是每一個人在看到一件全新的事物之后都能迅速想到它的用處開創一個新領域的難度很多時候不亞于開拓一片新土地,這需要的不只是聰慧和學識,很多時候更需要卓越的天賦和一點點運氣,以及打破常規的勇氣。

    據考古學者們說,原始人類用石塊和棍棒狩獵,但他們想到把石頭綁在棍棒上,卻可能用了成千上萬年。

    門口傳來長子帕爾的聲音,將科德從思索中驚醒過來:“父親,馬爾林商貿公司的代表很快就到而且這里已經超過二十分鐘了。”

    “你去接待,”科德頭也不抬地說道,“我這里還有事忙。”

    “但是父親,他們要談的是……”

    “你去接待,”科德重復了一遍,“你知道該怎么應對,去吧。”

    “是的,父親。”

    帕爾離開了,菲爾姆則有些緊張地看了眼前的大商人一眼:“科德先生,我是不是耽誤了您的……”

    “不用在意,生意上的事情是忙不完的,但創造性的好點子卻不容錯過,”科德微笑起來,再次認真審視了眼前的金發年輕人,隨后認真問道,“孩子,關于你創造出來的這樣事物,你想好要怎么處理了么?”

    菲爾姆下意識地按了按外套的下擺,又整了整領結,似乎是想讓自己盡可能得體一些:“先生,其實我……不是很確定。我只是想到了一個點子,水晶不是我創造的,這些符文也不是我創造的,我只是想到了把戲劇錄在水晶里,然后放在魔網終端上……但我并沒有屬于自己的劇團,也不知道該怎么購買魔網終端或出售那些錄下來的戲劇。

    “科德先生,我不知道一個點子該怎么算錢,所以我才想要到南方來,因為魔網終端就是來自這里的,我聽說這里有很多新事物,也有擅長使用新事物的人,或許在這里,有人能指點我。”

    科德很嚴肅地注視著菲爾姆:“……我想先確認一下,你是否把你的這個‘創意’告訴過別人?”

    菲爾姆老老實實地說道:“并沒有……啊,我只和我的一個旅伴提起過,他是一個正直而且富有見識的人,正是他建議我不要埋頭亂找,讓我先去政務廳的新移民咨詢處打聽消息的。”

    “……他給了你很好的建議,但不管怎么說,孩子,你的‘點子’需要盡快變現了。”

    聽到科德的話,菲爾姆慢慢吸了口氣,終于開口道:“先生,兩千枚金幣,我是說……安蘇盾金幣,或者橢圓金幣。”

    科德怔了一下,仿佛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價碼,菲爾姆則以為是自己出的價太高了,立刻接著說道:“先生,兩千枚金幣,這個點子就屬于您了,完全屬于您。當然如果您認為它不值,還可以再降一些……”

    科德表情復雜地看了菲爾姆一眼。

    單純的孩子……當你將水晶拿出來,讓人看到上面記錄的影像時,你的創意就已經岌岌可危了。

    或許大部分眼光獨到的天才,在人情世故領域都會顯得過于單純?

    菲爾姆仍有些緊張地看著科德,他其實并不太能分清南境新秩序下的貴族、商人、公民、政務廳等等人群的關系和特征,他認為眼前的大商人或許就算是南境新貴族的一員,菲爾姆和他的家族服務于貴族多年,他在科德這樣的大人物面前,只有緊張和不安。

    而至于兩千枚金幣……這已經足夠讓父親的劇團走出危機,甚至他自己還能夠用這筆資金在南境組建屬于自己的劇團,對他而言,這就是他在南方這片陌生的土地上拼搏的起點。

    科德收回了目光,在心中微微嘆息。

    兩千枚金幣……這個來自北方的年輕人,根本想象不到在南境的那些新式公司之間每天流淌著多少金錢,也想象不到他所創造出來的新事物在魔導工業體系下有著怎樣的未來。

    大商人下意識握緊了拳頭,緊盯著桌上的水晶和符文裝置。

    只要兩千枚金幣,只要兩千枚金幣!!

    甚至,他可以一個子兒都不掏因為這不是什么復雜的技術創造,這只是一個點子,一個對他這樣的大商人而言易于實現的點子!!

    他的拳頭慢慢松開,然后又慢慢握緊。

    沉默的氣氛讓菲爾姆都不安起來。

    在沉默中,科德注視著那些簡陋過時的舊式符文基板,注視著那塊說不定是南方工廠淘汰品的人造水晶。

    他想起了他和朋友們制造出的第一個加熱臺。

    想起了那個從廢舊倉庫里淘換出來的機床。

    想起了自己帶著工人們千辛萬苦從康德的工廠買到一批廉價符文基板,拉回來之后卻發現由于搞錯了制式標準,所有基板都無法使用時的沮喪和茫然。

    想起了自己在技術學院門口站一整天,只為了請到一位魔導技師,去自己的工廠里看那么一眼。

    恍惚間,他仿佛聽到一個清脆而好聽的聲音在對自己說科德先生,這座城遍地黃金。

    科德攥著拳,輕輕敲了一下桌子,仿佛敲在自己的心臟上。

    菲爾姆被對方的動靜嚇了一跳,他剛想開口詢問,卻看到眼前的大商人輕輕搖了搖頭:“孩子,我不打算買它。”

    菲爾姆立刻便開口:“先生,您可以再考慮一下……”

    “孩子,我還沒說完,”科德擺了擺手,同時從辦公桌的某個抽屜中抽出了兩份空白的信箋,拿過蘸筆開始飛快地書寫著,并一邊寫一邊繼續說道,“我不買它,是因為它值得更多我會給你寫兩封信,這兩封信對你應當大有幫助……”

    菲爾姆有些困惑地看著科德的舉動,在他詢問之前,他又聽對面的大商人說道:“你想好如何給你創造的這樣新事物命名了么?”

    “我叫它‘魔影劇’,先生。”菲爾姆趕快說道。

    “好,我寫上它。”

    一陣飛快書寫之后,科德將其中一封信裝好,用火漆密封,纏上了特制的魔法絲線,又將另一封未經密封的信直接遞給菲爾姆:“這是證明信,你拿著它和你的‘魔影劇’去政務廳,找‘專利登記處’,越快越好。另外這封是介紹信,你拿著它去魔網通訊局,找大執政官赫蒂殿下,或者去魔能技術部,找瑞貝卡殿下……相信我,她們會見你的。”

    出身平民,家族世代為貴族服務的菲爾姆在聽到科德的話之后嚇了一跳,他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名字,更不敢相信自己有可能要和帝國的兩位殿下見面事情的發展完全超出了年輕人的想象,讓他甚至小小地驚呼起來。

    在得到科德的再次確認之后,菲爾姆才確定自己耳朵沒出問題,隨后他低下頭,看了一眼那份寫給政務廳“專利登記處”的證明文件,他在那上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致政務廳專利登記處:

    茲證明來自圣靈平原巴倫鎮的菲爾姆先生為“魔影劇”技術的創造人、持有人……菲爾姆先生應完全具備該項技術的收益權、使用權、處置權并享有一切相應榮譽。

    卡洛爾商業協會科德鮑德溫

    科德長長地出了口氣,一種奇妙的輕松感縈繞著他。

    “先生……”菲爾姆看著手中的證明文件,即便他不了解那些關于技術的新法律,即便他不懂得“塞西爾秩序”的運行規則,他此刻也意識到了這兩份文件背后的意義以及科德的用心,這位來自巴倫的年輕人話語中帶著遲疑,“我應該怎么報答您?”

    科德看向菲爾姆,在那雙淺色的眼睛中,他看到的是真誠和一絲絲不安。

    “我只有一個要求,”這位大商人慢慢說道,“有朝一日,當你的魔影劇發展起來,當你這‘水晶中的劇場’遍布各處之后,我希望你每一部作品的開頭都給我留半分鐘直到科德家事通公司關閉的那天。”

    “半分鐘?”

    “是的,用來展示我的商品這就是我開的價。”

    “當然,先生,這沒有問題。”菲爾姆飛快地說道。

    科德輕輕點頭。

    或許一個騎士的標準答案是無需報答。

    但他是個商人。

    一個優秀的商人。

    來自巴倫的年輕人站起身,懷揣著兩封信函,帶上了他的提箱,帶著一份踏實和放松的笑容,告辭離開。

    科德看著年輕人走向門口,在對方即將跨過那扇門的時候,他突然站了起來:“菲爾姆先生。”

    菲爾姆困惑地停下腳步,轉過頭:“是的,先生?”

    “歡迎來到南境,”科德微笑著,高聲說道,“這里遍地黃金。”

    菲爾姆呆了一下,反應過來之后同樣回以微笑:“是的,科德先生,謝謝您。”

    辦公室中安靜下來。

    科德離開書桌,慢慢來到落地窗前。

    紛紛揚揚的雪花還在飄落,有北風卷來,雪舞如紗幔,廠房和道路漸漸一片銀白。

    天色漸暗,通往市中心的道路上,魔晶石路燈漸次點亮,身穿冬衣的路人和黑色的車影漸漸稀疏,唯有道路盡頭和廣場附近的魔網終端一如既往,投射著光芒,展示著影像。

    “祝你好運,年輕人。”

    ……

    離開科德家事通公司,菲爾姆帶著有些雀躍的心情回到了大道上,對未來的期待之情在胸腔中燃燒著,仿佛讓這寒冷的雪日都變得可愛起來。

    他看到一個身影站在不遠處,有雪花在那個身影周圍盤旋,翻騰紛飛仿佛精靈一般。

    “嗨!芬迪爾!”菲爾姆快步上前,和對方打著招呼,“我還以為你已經走了……”

    有著一頭銀白短發的芬迪爾笑了起來,看著滿面笑容的菲爾姆:“我沒什么事做,不如在這里等你的好消息看你的表情,應該確實是好消息?”

    “是的,”菲爾姆把目光從芬迪爾周圍那些飛舞的雪花上收回在船上的時候他就知道了對方施法者的身份,但芬迪爾的性格卻和他所見過的其他施法者都不一樣,在最初的緊張消散之后,他對芬迪爾掌控冰雪的魔力已經只剩下欣賞和羨慕,“是好消息只不過科德先生并沒有購買我的‘點子’。”

    “哦?”

    “他給了我兩封信,一封寫給政務廳,說是可以證明‘魔影劇’于我的歸屬權,還有一封信,讓我帶到帝都去,說是可以面見瑞貝卡公主和赫蒂長公主殿下……”

    “啊,”芬迪爾輕聲說道,并轉過頭,看了科德家事通公司的大門一眼,“這位科德先生……倒確實是個正直的人。”

    “你說什么?”

    “不,沒什么,”芬迪爾笑著搖了搖頭,“那看來我們接下來還能同行很長一段時間了我也是要去帝都的。”

    菲爾姆露出頗為高興的模樣:“真的?對了,我一直沒有問,你來南方,到底是做什么的?”

    “我來求學,”芬迪爾笑著,攤開手,“姑媽認為我應該學點在家里學不到的東西她總是在用別人家的孩子來刺激我。”

    “啊……那還真是一場災難。”

    “誰說不是呢?”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股票配资余额 二分时时彩定位胆技巧 赵忠祥怎么赚钱 3d和值尾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 重庆时时百度开奖结果 微商丝密儿能赚钱吗 欢乐捕鱼人技巧 福建时时什么时候换 九阴真经铁匠开台子赚钱吗 北京11选5预测技巧 安徽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