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報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塞西爾宮,一間特殊的客房內。

    這客房陳設不同尋常,房間中沒有正常的床鋪被褥,占據著床鋪位置的,是一座半埋在房間中央的大型水池,水池旁邊則擺放著一個大號的木桶,木桶中盛放著潔白細膩的顆粒狀物,在這古怪的水池和木桶周圍,才是正常的桌椅家具,日用事物。

    這怪異的房間布局給人一種感覺,就好像是有人在臥室里建造了一座泳池一般。

    身穿黑白色侍女裙的貝蒂正站在水池邊,她手中拿著一根長柄木勺,從一旁的木桶中舀出一些白色顆粒,灑進水池中細細攪拌。

    突然間,水池中的水泛起了異樣的漣漪,緊接著漣漪便迅速放大,就仿佛無風的房間里驟然產生風浪,池水卷起了層層疊疊的浪濤,在嘩啦嘩啦的連續響聲中,那些翻涌的水花不斷凝聚起來,漸漸在水池中央形成了一具有著妖艷蛇尾和藍色長發的女性軀體。

    貝蒂保持著緊握長柄勺的動作,眨巴著眼睛看著水池中浮現出來的身影,等到對方完全凝實之后她才小小地驚呼了一下,然后使勁一鞠躬:“提爾小姐,下午好!”

    順利完成復活的提爾用尾巴撐著自己,在水中揚起上半身:“小貝蒂!高文在不在?”

    “老爺……啊,陛下在書房,”貝蒂想了想,有點后知后覺地矯正著自己的稱呼,“現在那邊沒有客人。”

    “哦,好,我有事找他——你先忙著,我走了啊!”

    提爾一邊飛快地說著一邊從水池中爬了出來,但就在她準備拱向門口的時候卻又停了下來,這位海妖小姐注意到貝蒂手中的木勺,便用尾巴尖攪攪池子里的水,稍作感受之后擺了擺手:“鹽放少了啊,不夠咸,再加點……”

    一邊說著,她一邊飛快地拱向房門,很快便消失在貝蒂面前。

    事情發生的可能有點快,貝蒂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她看看提爾離開的方向,又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木勺和腳邊的鹽桶,彎下腰提起桶,開始嘩啦嘩啦地把鹽倒進水里……

    提爾飛快地拱進了高文的書房,鬧出的動靜讓正在看書的高文把頭抬了起來。

    看到突然出現在門口的提爾,高文先是一愣,緊接著便忍不住用有些怪異的表情說道:“剛才有人報告,說你突然從城外最高的那座魔網中樞塔上跳了下來,摔的稀碎,滿地都是——這是你新發明的快速回家技能么?”

    “什么叫跳下來,我是尾巴凍掉了摔下來的……”提爾使勁擺著手,但緊接著就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樣,“哎,不過你說的這個有道理啊,這么冷的天,我如果正好出門了,那直接死外邊好像確實能很快回……哎不對,我來不是跟你說這個的!”

    “不管你說什么,先把尾巴收進來,”高文看了提爾身后長長的尾巴一眼——這位海妖小姐人已經快到他的書桌前,然而尾巴的后半部分卻還在房門外,正在走廊上不安分地擺來擺去,“在外面擋路,來來往往的再有人踩你一腳。”

    “哦哦,”提爾一邊答應著一邊把尾巴卷回房間,還用尾巴尖關好了門,等非常淑女地把自己盤成一坨之后她才對高文點點頭,“我剛才和安塔維恩通信,知道了一些或許能引起你興趣的事情。”

    “能引起我的興趣?”高文怔了一下,想了想自己和遠在無盡之海對面的海妖王國能有什么交集,忍不住笑著開了個玩笑,“在無盡之海深處,又能引起我興趣的事情,怕是除了風暴之主發生異變就是風暴之子自滅滿門了吧。”

    提爾點點頭:“對。”

    高文:“……啊?”

    “風暴之子那邊可能確實出狀況了,只不過我們還沒搞明白怎么回事,”提爾仿佛沒有注意到高文臉上的精彩表情,只是自顧自地說下去,“前兩天的事,艾歐大陸西側的‘陽光沙灘’上突然出現了一群奇奇怪怪的兩棲智慧生物,深海大女巫海瑟薇給他們起名叫‘娜迦’,現在,我們的女王懷疑那些‘娜迦’可能是由風暴之子變異來的……”

    高文:“……啊?”

    “在那些‘娜迦’身上找到了風暴之子的一些標識物,有一些娜迦還穿著風暴之子的長袍。”提爾補充道。

    “你等一下,我需要緩緩。”高文揉著自己的額頭,萬沒想到這個深海咸魚會突然帶給自己這么多爆炸性的消息——這位深海來客似乎最擅長的就是做一些讓他這個穿越者都目瞪口呆的事情,不管是她隔三差五的暴斃而亡還是偶爾帶來的深海情報都總是能輕而易舉地做到這一點。

    如果說高文總是用自己超前卓然的眼光震驚世人,那么提爾顯然就是專門來讓高文感到震驚的。

    舒緩了一下精神之后,他吐出口氣,看向提爾:“好了,讓我們一條條來吧,先說說‘娜迦’,他們怎么出現的,然后再討論風暴之子……”

    提爾沒有隱瞞,因為那些發生在海上的奇聞在這里也談不上什么機密,當下,她便將自己聆聽來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他們應該是趁著夜色從海底潛到艾歐大陸的。我們在安塔維恩以及幾個主要城鎮設置有監控裝置,但那些‘娜迦’似乎陰差陽錯地繞過了監控的死角……

    “那些娜迦模樣古怪,有點像人類和海蛇、海魚的混合體,或者變形技術一塌糊涂的未成年海妖,大女巫初步猜測他們是人類變異的結果,但查不出原因,也看不出詛咒殘余的痕跡……

    “……他們似乎都很興奮,來到艾歐大陸之后就好像回了家一樣高興,但他們沒有攻擊任何一個海妖姐妹——事實上他們對海妖表現出了非同一般的親近和服從——當然,是在他們稍微冷靜一些,能夠簡單交流的時候。大部分剛剛抵達沙灘的娜迦都處于難以交流的狀態。

    “……根據少數冷靜下來能夠交談的娜迦的自述,他們是去艾歐大陸‘朝圣’的,因為他們聽到了‘伊娃的召喚’。但他們記不太清楚自己人類時候的事情,也記不清自己是怎么變異成了那副模樣……

    “大女巫說隨著時間推移,一些娜迦可能會更加清醒,恢復更多的記憶,但一切都還說不準……”

    提爾一邊說著,一邊抬手召喚出了一枚水球,水球在空中扭動著,漸漸凝聚成了一個惟妙惟肖的“水雕塑”,雕塑上呈現出的,正是那種被稱作“娜迦”的生物的模樣。

    看樣子,提爾通過全球魔力場共鳴和海妖王國建立的通訊不但能夠傳輸聲音,還能夠傳輸圖像——這娜迦的形象,應該就是那邊傳輸給她的。

    如果能破解海妖們借助魔力漣漪跨越無盡之海建立通訊的技術就好了……

    高文腦海中一時間閃過了些許發散的想法,隨即注意力便落在了半空中的水雕塑上。

    娜迦的形象比他想象的還要詭異,那帶有鱗片和鰭,帶著蹼和腮,帶著各種鮮明的兩棲生物特點,卻偏偏又維持著相當程度人類半身和面容的姿態恐怕會讓每一個目睹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看著水雕塑上呈現出來的清晰的鰭狀物和介于海蛇和海魚之間的長尾,高文輕輕呼了口氣:“非常明顯的深海特征……”

    提爾點點頭:“是的,他們已經變異的完全能夠適應在深海生存了——之前的風暴之子可不行,雖然那些人類很擅長海洋相關的法術,但他們還是要定居在陸地上的。”

    高文皺了皺眉:“現在還不能百分之百確定這些娜迦就是由風暴之子變異而來的么?”

    “其實在我看來,證據已經挺明顯了,但大女巫是學者,她和她的深海女巫們講究的是嚴謹,據說她們還沒有找到風暴之子變異成娜迦的關鍵證據,也沒有觀察到變異的具體過程,所以一時間還不能下結論。”

    “那我們就假定娜迦確實是風暴之子變異而來吧,”高文隨口說道,“你剛才說,一些冷靜下來的娜迦自稱是為了朝圣才進入海妖領域的?”

    “對啊。”

    “你還提到‘伊娃的召喚’……”高文皺著眉,“我曾聽你偶爾提到過‘伊娃’這個詞,但‘伊娃的召喚’又是什么意思?”

    “首先說說伊娃,這是我們海妖的一個名詞,用來指代一顆星球上所有海妖共同的意識凝聚體,”提爾一邊說著一邊斟酌詞匯,以力圖讓高文能夠更容易地理解這個概念,“你可能會覺得她是海妖的‘神’,但你是知道的,我們并不信仰任何具體的神明,這個伊娃……你就當做是海妖的族群意志吧。可是根據我們的理論,伊娃這個族群意志應該是一種虛擬的、概念化的產物,她以無形的方式存在,以抽象的方式作用于我們這個種族,理論上不應當存在什么‘伊娃的召喚’這種東西……”

    “但一群瘋掉的邪教徒卻表示他們聽到了‘伊娃的召喚’,甚至還可能因這召喚發生了難以想象的變異,因這召喚跑到海妖的領域去朝圣,”高文的表情一點點變得嚴肅起來,“它不應當是憑空存在的,不是么?”

    “……是啊,我也覺得是這樣,女王和大女巫那邊應該也是這么想的,”提爾有些苦惱地皺了皺眉,“可我們海妖自己怎么就一點都沒感覺到所謂‘伊娃的召喚’呢?”

    高文看著眼前這位深海的來客,心中卻在飛快組合著各種各樣的情報和線索。

    首先最應該注意的一點,便是在變成所謂“娜迦”之前,那些風暴之子的身份。

    他們是瘋狂的邪教徒。

    他們的行動是和“神明”息息相關的。

    不管他們是像萬物終亡會一樣想要忤逆神明,還是像正常的邪教徒一樣狂熱地想要取悅神明,他們的行動都十有八九是以“神”為出發點的。

    那么,“伊娃的召喚”……和神有什么關系?或者說,伊娃所代表的海妖這個族群,和神有什么關系?

    高文腦海里一瞬間就冒出了食物鏈、風暴之主刺身、饑餓的咸魚精、食物和食客之類一大堆不著邊際的詞匯。

    他忍不住敲了敲額角,把那些滿腦子亂跑的詞匯收攏起來之后,一切歸于一點:海妖把風暴之神吃了。

    作為一個前世閱盡故事的穿越者,作為一個觀察經驗豐富的衛星精,他的心底很快便浮現出了隱隱約約的答案。

    這個答案顯得驚悚離奇,顯得不可思議,但卻符合這個世界的邏輯。

    神位,似乎是可以篡奪的。

    萬物終亡會都敢于制造一個偽造的神明,那就足以說明所謂神明的位置并不如凡人想象的那般堅不可摧。

    高文忍不住用古怪的視線看了提爾一眼。

    提爾被這古怪的視線弄的一愣,尾巴尖豎起來晃了晃:“哎,你想到什么了?”

    “你們海妖……有多少人口?額,或者說魚口什么的……”

    提爾想了想:“幾百萬吧,我們有在控制種群規模的。”

    高文嘴角抖了一下。

    如果情況真如他想象的那樣,如果真的是這幫深海咸魚在不知不覺中陰差陽錯地篡奪了風暴之主的神位,那這幅畫面可就真的有點詭異了。

    奪取了風暴之主神位的,是有著幾百萬人口的海妖,還是那個近似于一個概念的伊娃?

    如果是前者,那么一個需要幾百萬人口加起來才算“神明”的“新風暴之主”,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狀態?

    如果是后者……

    那么,概念化的伊娃,會成為實體化的風暴之主么?這個新生的神明會出現在哪個位置,現實世界?水元素的世界?還是那個神秘遙遠的神界?祂……還會是海妖們的族群意志么?

    不管怎樣,這里面或許就隱藏著神明的秘密,隱藏著祂們的誕生與毀滅之謎。

    在頭腦高速運轉的狀態下,高文看向提爾,提爾則回以一個困惑的視線,同時還在無聊地擺弄著自己的尾巴尖。

    這可真就是深海諧神唄……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海外赚钱软件 分分彩彩免费软件计划 1元地摊货能赚钱吗 中杠麻将技巧口诀 亿客隆彩票注册平台 雷速体育在线 福彩开奖查询双色球 北京pk10彩票官网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电视版 北单比分sp值开奖奥客 大满贯2单机二人麻将 北京11选5今天的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