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徹骨寒意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骨舟航使出位面矩陣,柳依依面色才住進從驚惶中沉靜下來。接著她便轉向寶兒,此時寶兒正在船艙內盤膝打坐,他現在狀況,很讓柳依依心中不安。尤其是看到他那張忽而翻紅,忽而泛起青色面孔翻到憂慮不已。

    柳依依著急將目光轉向魂將:“前輩,寶兒他究竟怎么樣了?有危險嗎?”。

    對于寶兒,柳依依從一開始討厭,又之后,無奈依附在他身上。再到現在她內心已經徹底接受這個男人做自己丈夫,這種心理轉變,便是柳依依對于寶兒情愫變化。

    也正是如此,柳依依才心中更加憂心忡忡。一個女人一旦對于男子動心,便時時刻刻掛念著他的安危。

    魂將一如既往平靜,似乎任何事情都無法讓他動容,他冷漠目光掃了一眼寶兒,沉聲道:“小主正在運用靈寶訣和混元鼎內太虛之炎做斗爭,這一次太虛之炎太多了,即便小主已經將混元鼎境界提升到四層,可是卻還是難以降服這太虛之炎”

    。

    柳依依凝眉,打斷魂將話,急迫道:“我想知道他現在有危險嗎?我們該如何幫助寶兒”。

    魂將沉默半晌才道:“有危險!還很嚴重”。魂將原本受過寶奴叮囑,自然不敢說出真相。可是眼下,他似乎無法去欺騙一個如此關系小主的女子。

    柳依依聞言,眼淚鄒然落下,她縱身沖進船艙內,一把抱住了寶兒,失聲哭泣起來。

    寶兒聞聲,立刻睜開眼睛,盯著面前這張梨花帶雨的面孔,他用虛弱沙啞語氣道:“依依師姐,別哭,我沒事的”。

    柳依依瞪著赤紅眼眸,怒斥道:你還騙人,魂將都告訴我了。

    寶兒此時也只能無奈瞥了一眼魂將,他早該想到的,魂將這人不善于說謊的。

    有時魂將耿直,讓他覺著有些可笑。設想一個殺人如麻的魔,竟然像個孩子般真誠。

    或許這就是天地造物時,給與每一個靈族根植于靈魂中執念吧。

    寶兒收斂目光,微笑著沖柳依依安撫說:“師姐別哭,我沒事的,小事情的,很快便會解決的”。

    柳依依卻瞪大眼睛道:“快說,我要怎么做才可以幫你”。

    寶兒聞言,頗為感動,卻依舊搖頭道:“我行的,只要再運轉一會,太虛之炎便會被懾服”。

    柳依依豈能信他,鳳眸朝著魂將瞥去。

    魂將干咳了一聲,便轉過身軀,不過臨走前,丟下一句:“小主,你就別再隱瞞了”。

    看著魂將背影,寶兒恨不得破口大罵起來,暗寸,這是魔,什么魔,沒義氣。

    可是魂將已經將他出賣了干凈,寶兒也只能承認事實。

    寶兒盯著柳依依道:“我不像你們母子有事情,你現在很關鍵的,我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你冒險的”。

    柳依依卻執拗道:“我們夫妻本為一體,又何必分彼此,你說,我究竟要怎么做才可以幫你,不然魂將也不會主動將事情透露給我,他這么做肯定是有所意圖的”。

    柳依依很清楚魂將不是那種嘴碎的人,他之所以如此跟自己坦白,其目的,便是拯救寶兒事情,或者和她有著莫大關聯。

    柳依依眼神執拗盯著寶兒眼睛,逐漸地,寶兒目光變得閃爍,最終他長嘆一口氣道:“依依師姐,這事情真的很危險的,我絕不會讓你冒險的”。

    什么!柳依依怒了,伸手玉指狠狠再寶兒伸手掐了一指。之后便怒視著寶兒道:“你你好啊,你若不說,我便帶著獨自寶寶一起跳下去”,說著柳依依竟然真的要作勢欲跳。

    看到這一幕寶兒急忙拽住她的手腕,妥協道:“好吧,我告訴便是,只是你一定要克制,你不可以傷及寶寶和你自己性命”。

    此時柳依依臉上才流露出滿足微笑說:“放心吧,我們娘倆還要陪你一生一世的,怎會這么輕易尋死的”。

    寶兒無法判斷現在柳依依是說謊,還是之前的是,他不敢賭,只能默認了。

    寶兒盯著柳依依肚皮道:“為了你和寶寶,我也不會有事的”。說道這,寶兒額頭青筋繃起,接著眼睛里面全都是赤紅色血絲。

    柳依依盯著寶兒眼睛,吃驚道:“怎么?你快說,我改怎么做”。

    寶兒面容扭曲著,良久之后才長吁一口氣道:“這方法是魂將想出來的,需要我們做呃呃事情將借助于你體內陰靈之氣,或許可以中和一部分混元鼎內那太虛之炎的氣勢”。

    寶兒一連吞吐了十幾次才把這句話說完整的。接著他便羞紅著臉頰低下腦袋。其實寶兒和柳依依雖然早有了夫妻之實,可是再那之后他們還是禁守著本分的,沒有僭越雷池。因此寶兒才會表現如此難以啟齒,可是柳依依卻比預想中的大方多了,她臉頰俏紅,一把揪住寶兒衣領道:“這么簡單為何不早點說”。

    寶兒被這話梗得有些透不過氣來,他表情糾結著解釋說:“其實也不僅如此,這事情本身也極度危險,尤其你現在還有寶寶,若是被太虛之炎傷及,我真的不敢想象”。

    柳依依卻怒視著寶兒道:“說什么胡話,我們怎么會有事呢,即便真有什么事情,我們也愿意陪你一起,如果你被太虛之炎燒死了,我們娘倆還怎么活下去呢”。

    一句話說得寶兒眼圈淚光茵茵的,差點就流下淚水。寶兒強忍著鼻頭酸澀,沖著柳依依微笑著點了點頭道:好吧,要生一起,要死也一起,說道這,他便伸出手臂,將柳依依那纖細蠻腰摟在懷中。二人彼此擁抱著,久久無法分開。

    也就在此時,寶兒渾身一顫,周身似乎有騰騰熱力冒出來。

    柳依依急忙掙扎起來,用力甩動著手臂,震驚道:你的血肉好燙人啊。

    此時寶兒整人都變得赤紅無比,就像是一個燒紅烙鐵。

    “依依師姐,太虛之炎已經突破了,我無法控制了,你還是走吧不然都會一起死在這里的”寶兒事到臨頭,還是膽怯了,他可不想讓柳依依和寶寶一起陪著自己送死。

    “寶兒,別說傻話,你不會死,我們也不會”說道這,柳依依便縱身跳上床榻,準備寬接帶。可是卻被寶兒一把按住,寶兒臉頰更殷紅了:“依依,不需要這樣的,魂將說,只要我們以靈體進入那種狀態便可”。

    啊?柳依依一怔,心中充滿困惑,她不明白寶兒所指是什么。

    寶兒吞吐解釋說:“魂將說,靈維融和超過物質融和,那才是讓我們可以抵達一種天人和一境界,到了那時,我們才可以戰勝太虛之炎”。

    柳依依似懂非懂的,又反問:“我改怎么做呢?”。

    寶兒強忍著嘴里幾乎要噴火沖動,接著湊到她面前,伸出一根手指點在她眉心處。

    接著寶兒道,“用心冥想著,努力展現你的靈維,接著我會引導你進入我的靈維的”。

    柳依依聞言,便開始盤膝冥想,隨著那寶兒手指尖,微微泛起光旋,接著柳依依眉心處展現出一道墨綠色靈維。再之后便沿著寶兒指尖和他靈識溝通。

    此時寶兒眉心處也展現出一個混元鼎,只是此時它不是透明的,而是猶如火焰般赤紅。

    隨著寶兒手指一點點刻畫,最終柳依依身軀開始變得透明,模糊,最后她整個人竟然都變成了一道超靈維。

    而寶兒手指也在蛻變,隨著他身軀變成火紅色,最終它也變成一條靈維。此時兩條靈維便環繞著那混沌方鼎旋轉,看起來就像是雙龍戲珠一般。

    此時骨舟上,彩光大盛,整個骨舟都仿佛籠罩在一種仙靈氣息之內。

    這五彩霞光,最終射進了一處內艙,照射在一張完美俏麗面孔上面。

    她精致五官幾乎都是玉雕一般潔白無瑕,還有那修長睫毛,宛如靈動仙子翅膀,不停地剪切霞光。

    當她櫻桃小嘴吐出一口濁氣,便緩慢睜開眼睛,一絲絲微弱光線,透過她那雙剪水瞳仁反射出來四周陌生光影,就像是水中倒影般,讓她感知迷離,她用力一挺身,便覺著頭暈目眩的,又側臥下。她雙眉緊蹙,唇齒輕輕喘息著,她極力想要心緒平靜下來,想清楚自己究竟發生什么事情,為何會在這里。

    良久之后,白衣女子吃驚地發現,自己竟然失憶了,不僅忘記了自己為何在這里,甚至連自己身份也忘記了。她身世就像是一張白紙,沒有過去,沒有記憶。

    白衣女子努力想要想起什么,可是最終她卻被腦袋里面強烈刺痛感阻止,接著她便又再次昏厥下去。當她重新蘇醒時,那五彩霞光已經近乎褪去,只殘留再船窗處一點點光影。

    白衣女子無比好奇昂起頭,朝著窗縫外面凝視著。她現在雖然沒有記憶,可是對于現實感知經驗,完全沒有喪失,甚至她思維方式,也都保持著一個成年人。只是唯獨忘記了自己身份身世,還有之前曾經存在過人生經歷。

    但是除了這一部分,她修為,功法,甚至一些地點資料都完整沒有缺失保存下來。這就像是有人刻意從她記憶中扣除了有關她身份證明的記憶外,其它一切都保存完好。

    白衣女子習慣冷漠面孔盯著窗外,看到那五彩霞光竟然是源自對面那個船艙內。此時透過那微弱光影內,白衣女子可以感知到三種截然不同的靈維存在,其中一個熾熱無比,讓她感覺到一種恐怖威懾力,另外兩道是何這道靈維對抗,他們正在融和,一道為陽靈維,一道為陰靈維。

    白衣女子也算是清水宮一名嫡傳門徒,自然清楚這是什么狀態,也知道他們做么做目的。

    只可惜那陰靈維似乎遭受其本身一些事情影響,根本無法做到徹底融和再陽靈維內,這就讓二人無法達到天人合一境界,也就無法徹底抵抗那道炎力靈維。如此下去,遲早他們都會被火焰吞噬,到時他們便徹底飛灰湮滅了。

    白衣女子原本不想管閑事的,可是她依稀感覺到那陰靈維內似乎有個幼小生命力。一種發自于母性光輝,使得白衣女子對其生出憐憫之心。接著她便從推開窗,縱身朝著那個船艙走去。

    也就在此時,一個模糊人影從天降落,目光陰狠盯著她威脅道:再敢踏前一步,殺無赦。

    一句話,便讓白衣女子感受到一種徹骨殺意,她可以感知到,對面這人并不是虛張聲勢,這種殺意是曾經殺戮過無數人之后形成的,絕非是善類。

    白衣女子平靜眼神盯著對方道:“你不讓我過去,他們便很快會被那道赤炎靈維吞噬,你也不想見到吧”。

    白衣女子通過這道黑影如此在乎船艙內二人分析,他肯定是在保護他們。

    那魂魄一般人影聞言,眼眸犀利掃視著白衣女子,良久之后,才冷漠道:“你有本事克制太虛之炎?”。

    白衣女子一怔,她這才明白,那道赤色靈維,竟然是傳說中太虛之炎。

    她很真誠搖頭道:我不能,但,我可以幫助他們形成一道水界防盾,至少可以幫助他們爭取到更多時間融和。

    魂魄人聞言,眼神明顯有些飄忽,又過了一會兒,他才緩緩轉身,朝著船艙內指了指。

    白衣女子也不需要對方語言解釋,也清楚他答應了自己。于是便踏步從哪影子人身旁走過去。

    只是那股徹骨陰寒殺意,卻始終凝聚在她身上。

    當白衣女子走進船艙內時,便立刻感受到來自于半空那股恐怖熱力。

    此時那赤色靈維幾乎要占據整個船艙,遲早它會吞噬這里所有一切。包裹時空和維度。

    白衣女子不敢耽擱,立刻雙膝盤地,接著便雙手朝天,開啟了功法運轉。

    清水宮訣,這可是天然克制火靈力的。

    因此在白衣女子展開清水訣之后,頓時整個船艙內溫度驟然降低,但是她也只是隔絕了屬于兩道靈維那一部分,置于屬于赤炎靈維的時空,她也無法靠近一步,只要清水決一旦沖進去,便會被蒸發,形成一片水氣茵茵。6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游戏主播流量怎么赚钱 微摄怎么赚钱 单双中特公式 时时彩最精准人工计划 1718赛季英超转播权 北京pk10全天一期计划 排列三开奖官网 重庆时彩买定位稳赚不赔方案 6码复式三中二多少组 青海快3第26期开奖结果查询 百度网盘现在能赚钱吗 吉林快三大小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