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番外 第018章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呂氏其實有點怕季菀。因為基本上每次季菀主動找她,都會‘訓’她幾句。而她,無言以對。誰讓她以前‘拋棄’女兒呢?

    不過這次季菀沒訓她。

    都分家了,音姐兒也已經回到她身邊。大路朝天各走一邊,季菀也沒立場再去過多干涉人家的家務事。

    兩人現在雖不在同一屋檐下了,但也是妯娌,坐在一起,閑話家常倒也能聊幾句。

    呂氏有些拘謹,話也少,害怕自己說錯話惹怒了季菀。季菀其實和她也沒什么可聊的,簡短的寒暄幾句,然后便說起音姐兒。

    “上次我進宮,皇后娘娘還夸音姐兒,說她知書達理,端莊沉靜,功課也好,以后定要給她指一門好婚事。”

    呂氏陪著笑臉,“都是三嫂教得好。”

    季菀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教得再好,也要她自己爭氣才行。弟妹,你家里的事,我無權過問。你也不必在我面前諸多顧慮和忐忑,搞得好像我是來興師問罪的一般。今天我來,只是單純的給音姐兒慶生。她畢竟,也在我身邊養了幾年。”

    呂氏笑得有些勉強。

    “是,是。”

    季菀沒再與她多說,想來她也沒什么好與自己說的,這么干坐著反倒是尷尬,她索性便去看音姐兒了。

    音姐兒正在與曦姐兒敘舊,聽說她來了,登時站起來,急匆匆的就往外走。

    “三伯母。”

    她飛一般的撲向季菀。

    季菀張開雙臂抱住她,摸摸她的頭,“怎么跟曦兒一樣,蹦蹦跳跳的。”

    “我見到三伯母,開心嘛。”

    季菀松開她,上上下下打量著。

    小姑娘似乎又長高了些,穿著一身水紅色的襦裙,頭上別了精致的珠花,俏麗又靈動。

    “音姐兒越來越漂亮了。”

    音姐兒既高興又有些不好意思,母親從來都沒這么夸過她。應該說,母親很少注意到她。

    季菀拍拍她的肩,柔聲道:“今天是你的生辰,要高高興興的才好。”

    “嗯。”

    音姐兒落寞也只是一瞬,很快就又開心的笑起來。

    她身后幾個高矮不一的孩子們見到季菀,也都規規矩矩的行禮。陸四郎的兒女不少,大大小小加起來已有八個。除了最小的五公子才滿周歲不會走路以外,其他的都來了,包括音姐兒的親弟弟璋哥兒。

    璋哥兒小時候是個活潑調皮的,誰都關不住,三歲后開始和兄長們一起讀書,隨著年齡漸長,性子倒是磨平了不少。

    陸四爺的確對這個長孫很是看重,每天下學以后都要特意考察功課,督促練武,并且堅決不讓自己的妻子和兒媳婦嬌慣這孩子。兒子就是被他那妻子給養得嬌氣了,以至于現在三十歲的人了還一事無成。

    呂氏是一直把所有希望都放在兒子身上,以前見兒子學武太過辛苦,兒子一喊累,她就心疼。可止不住公公強勢,硬是將她的那顆慈母心給壓下去了。如今見兒子課業不錯,也不再喊累了,先生都夸,她心中頗為自豪,便不再干涉兒子的學業。

    陸四爺本身是個有上進心的,可惜前半生被妻子給哭斷了前程,到中年才奮斗了一把,卻落下了終身頑疾。兒子又立不起來,現在只能靠著這個長孫將來能爭氣些撐起門面。陸七郎再是成才,將來他百年后,兒子們也都是要分家的,長房這一脈,總還要繼續傳承。

    可憐天下父母心,為了兒孫,陸四爺也是操碎了心。

    季菀領著孩子們進了屋。

    鳶姐兒和桓哥兒向來很是‘獨立’,也不粘人,到了陌生的環境一點也不怯場。桓哥兒依舊抱著他的貓,偶爾抬頭應付一下和他差不多大的幾個小蘿卜頭。鳶姐兒則是小大人一般負著手慢吞吞的四處走動打量。

    別看她年紀小,天生就有一種說不出的貴氣與威嚴,讓人不敢輕視。

    曦姐兒自然是纏著她的音姐姐。

    孩子們打打鬧鬧,季菀也不打擾他們,自顧自的和過來的蔣氏敘舊。談話中,季菀得知蔣氏又懷孕了。

    蔣氏自打生了第一胎,已多年未曾有孕。她和陸七郎是戰場拼殺中走過來的,情深義篤,這么多年來陸七郎都沒有納過妾。這一點也讓同一屋檐下住著的呂氏很是羨慕。一脈同宗的兄弟,性情卻天差地別。也虧得陸七郎是個磊落男子,不曾想過和嫡兄爭奪什么,否則那才叫糟糕。而陸四爺雖偏愛于他,卻也沒糊涂到嫡庶不分的地步。蔣氏性子豁達,也從不和呂氏爭什么中饋,兩人關系雖算不得多好,倒也不壞。

    如今蔣氏懷孕,還未過頭三個月危險期,也不常出門。一個人悶在屋子里實在無聊,知道季菀今日過府,特意前來找她敘舊的。

    “你這懷著身子,可不能大意,我若早知道,直接就過去看你了。”

    “哪就那么嬌弱了?”蔣氏笑笑,“又不是第一胎,再說我從小習武,體質好著呢,只是出來走走,不妨事。天天關在家里,我都要發霉了。正好你來了,也陪我說說話。”

    季菀輕笑,“你不是不喜歡熱鬧么?說人多了太吵,還不如自己一個人關家里,清靜。”

    “是啊,我沒事還可以練武,但現在懷著孩子,什么也做不了。四嫂天天又忙,而且我跟她也聊不到一塊兒去。年初我爹入京述職,安頓下來后,我娘和嫂嫂來看過我一次。但她自己也有幾個孩子,總不能天天專程跑來陪我解悶。這時間一久,我倒是懷念以前在國公府,人多也熱鬧些。”

    季菀道:“過幾日九郎大婚,屆時府中倒是熱鬧。不過你如今是雙身子的人了,七郎怕是也不會讓你出門。”

    “我也聽說了,是靜宣侯府七姑娘對吧?那小姑娘我以前見過,性子倒是挺討喜,就是有點缺心眼兒。不過也沒什么,畢竟還年輕嘛。我像她那么大的時候,天天想著往外跑。那時候總想著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出去了一圈回來,發現還是得關在這個狹小的四四方方的屋檐下。女人啊,就是該趁著年輕,好好肆意瀟灑一回,不然等嫁了人生了孩子,就再也走不出去了,那才是一生的遺憾。”

    這觀點,倒是和竇氏如出一轍。

    音姐兒已經兩年不曾過過這么熱鬧的生辰了,兄弟姐妹們都在,長輩們還給她備了禮物,她高興極了,吃飯的時候臉上一直都掛著笑容。

    直到黃昏,季菀才帶著幾個孩子離開。

    五月十九,陸九郎大婚。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