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一百六十一章 再次審問胡爾達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過了片刻,雪如墨平靜道“你才呆了三年而已,我曾經關了一個人待了三千年。你這根本不算什么”

    “三,三千年”胡爾達驚道。那樣的痛苦他一刻也不想再待了,三年時間就已經讓他十分難熬了,可是雪如墨卻說他曾經關了別人三千年

    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無盡地獄

    這個名字太恰當了真的是個無始無終的地獄啊

    “現在你想不想說了”雪如墨問道。

    “說我說”胡爾達一刻都不敢耽誤,因為他真的害怕再回到那個地獄里。

    “偷襲雪侯府的人都有誰”雪如墨問道。

    “我不知道我當時就是負責看守天界山的暗道,組織里派過來的人都是通過暗道過來的,也是從暗道押運到了西戎帝國。”

    雪如墨思索了一下,問道“你看到我父親了嗎他怎么樣”

    “我看到雪侯的時候是昏迷的,但是我能看出來,他身上的傷勢不多,身上應該被下了禁制。”胡爾達道。

    “那你能猜測出來這些人都是誰嗎”雪如墨又問道。

    “這個”胡爾達想了想道“他們來的時候有五十人,都是身穿夜行衣,當時他們身上沒有攜帶武器,都是從我這里拿走南梁帝國的軍用制式長刀。為首之人年紀應該在四十以內。修為比我要高對了他是左使者”

    “哦這個人是左使者”雪如墨神色一震,立刻問道。

    “對他給我看了他的暗夜令上面寫著一個左字”胡爾達道。

    雪如墨沉思起來,在南梁的左右使者分別是大理寺少卿左長歌和太傅云中鷹,左右使者是暗組織在一個國家或者宗門中的負責人。

    在暗組織中權力不小,是令主之下最高執行者。沒想到夜襲雪侯府的居然是左使者。

    “你接著說”雪如墨道。

    “他們來的時候一句話都不說,只有為首之人在與我接洽的時候說了一句話,聲音沙啞辨別不出是誰,他們離開的時候只有二十一人,這其中還有八人重傷,五人輕傷。他們還把他們所有人的尸體都帶了過來,八個重傷的人也都在山寨中清理了,所有的尸體都在我的山寨里火化了為首之人一直看著他們的尸體化成灰才走。”

    雪如墨點點頭,為首之人心思縝密,這點他也是見過的。重傷之人雖然有救,但是無故受傷肯定會暴露,所有在這里殺死他們也是最正確的選擇。

    把尸體火化成灰,就不再有任何證據,親眼看著火化之后再走,萬無一失。

    雖然不知道這個首領是誰,但是他的年齡,修為,已經可以在西戎帝國的范圍中縮小很多了,這個年紀就是玄冥境修為的人確實不多,范圍能縮小在十多人里。具體的還要通過千機樓的情報來核實。

    “左使者走的時候,他有沒有受傷”雪如墨問道。

    “嗯表面上看不出來,但是我看他的氣息不是很穩,應該受了重傷。不然以他的修為應該輕松的控制自己的氣息。”

    “嗯”雪如墨若有所思。

    “其他人你還能猜出來還有誰嗎”雪如墨問道。

    “他們的身上有兩個人有著極強的殺氣,應該是殺過很多人的狠角色,應該是軍方的將軍,職位應該也不低吧。”胡爾達想了想道。

    將軍,還真是看得起我們雪家

    夜襲當天,雪如墨還沒覺醒,但是他現在回憶,也能感覺到他們的修為都不低,至少有一半都是凝光境,其他的也都是高階靈元境。

    戰死的人大多數都是靈元境吧。

    雪如墨又詢問了很多當晚的細節,然后又詢問了在山寨暗道的各種情報,西戎的軍隊部署等等,不過胡爾達知道的也不是很多,沒有什么太高的價值。還有就有他們的傳信玉牌的使用方法等等。

    雪如墨發送給千機樓一條信息,讓他們調查西戎帝國里符合那個人的信息。

    出了密室,已經是深夜,天空中飄落著小雪。雪如墨看著天空出神,半天一動不動。

    轉天,雪如墨召開會議,安排了這幾天的事,張山林帶來的軍隊和在屠夫山寨招攬的人現在訓練的少,所以先留下來訓練。而剛開始跟隨雪如墨的兩千人,就由他們分別帶領,攻占各個山寨,開始實戰訓練。

    雪如墨要親自去火州城給沈長天送信,正月十五起兵這件事還是要提前通知他一聲,不然一點應對措施都沒有,南梁軍肯定會吃大虧。

    安排完山寨的事之后,雪如墨獨自一人出發去火州城。

    火州城的位置對于南梁帝國來說是十分重要的,這里的戰事也是最頻繁的,雪家在這里鎮守了三十年。沒有讓西戎帝國攻占一座城池,面對強大的西戎帝國,可以說是奇跡了。

    雪如墨就用了一個時辰就到了火州城的城外,遠遠看著這座飽受滄桑的城池,在城墻上有著大大小小的各種痕跡,有的是刀劍砍出來的,有的是沖擊力留下來的坑洞,城墻是隨時都會在修繕的。

    雪如墨曾經聽父親雪萬里說過,有一處戰斗,城墻都被轟塌了一半,死傷無數,尸體堆成了山。血水染紅了河流。

    但是西戎鐵騎依舊沒有攻占火州,在南梁的戰士們的堅守之下,火州城還是保住了。

    很多思緒在雪如墨的腦海中閃現,已經五個月了,我又回來了

    雪如墨飛身而過,沒有走正門,在一個角落利用幻靈珠騙過守衛額士兵到了城中。然后去元帥府。正在走著,忽然發現街道上多了很多人,這些人都是帶著虔誠的目光往前走。雪如墨很好奇也跟隨著一起走,走著走著,就看到了熟悉的街道,這個街道有很多往事在其中,雪如墨抬頭,看到了一個氣派的府邸,上面的牌匾上寫著四個大字“漫天之雪”

    這是爺爺親筆書寫,龍飛鳳舞,豪氣沖天。

    雪侯府的大門緊閉,但是在大門口居然擺放著香案,上面香爐五供一應俱全,燭臺蠟扦上都點著黃蠟。

    很多人都在門口祭拜,有人燒著紙錢,有人上香。

    雪如墨感覺很奇怪,就拉住一位老婦,問道“大娘,請問他們這是在祭拜什么”

    老婦古怪的看著雪如墨,說道“你是外地來的吧”

    “額,大娘怎么知道”

    “呵呵你問了這個問題,那肯定就是外地人,而且還挺遠的吧不然整個火州都應該知道的。”

    “這個我一直在盛京城,但是老家在火州。”雪如墨編了個謊話。

    老婦還是很熱情的解釋道“這就難怪了。當地人誰不知道,這里是雪侯府父老鄉親們自然是祭拜雪侯大人啊”

    “為什么要祭拜雪侯啊”

    “雪侯那是火州的保護神啊要是沒有他,火州早就被西戎韃子們占領了,我們百姓那就沒好日子過了。可惜,雪侯一家慘遭西戎賊子的夜襲,一家人全部喪命,只有雪侯的一兒一女跑到了盛京城,也算是給雪侯留了后了。”老婦說著的時侯神色黯淡,眼圈濕潤。

    “雪侯爺為了百姓而死,火州城的百姓都是自愿來雪侯府燒香祭拜,希望雪侯能上天做了神仙,再保佑火州百姓。每日都有百姓來祭拜,雪侯府里面都是百姓們打掃干凈,等小侯爺回來,繼承雪侯府,里面的所有東西都沒有動一絲一毫。”

    雪如墨聽了,眼圈也有些濕潤,看著祭拜的百姓們,心中很暖,也到雪侯府前祭拜,死去的親朋們我會為你們報仇的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