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二百三十七章 即將開場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穆川柏被追風追影幾乎是給扛著過來的。

    不過等穆川柏進來診脈之后,穆神醫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

    “去,叫明珠宮的戚煙女官拿了公主換洗的衣裳過來,你這北寧王府里頭的丫頭我瞧著笨手笨腳的。”

    容慕哲立刻就吩咐了追風前去。

    追風到了明珠宮把事情一說,戚煙先是呆了一下,隨即很快叫上幾名宮女收拾了謝明珠的衣裳過來。

    謝明珠醒了的時候發現衣裳已經被換了,可肚子依舊是漲得疼,但是熱熱的。

    唔……她這是來了月事罷?

    戚煙跟容慕哲守在一旁,眼看著謝明珠醒了,容慕哲趕緊的上來問了一句:

    “團團,還疼不疼?”

    “沒事。”謝明珠作勢要起身,容慕哲搭把手把她扶起來。

    謝明珠半躺在床上,還不等她開口解釋,戚煙就已經端了熱熱的紅糖姜水前來。

    謝明珠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見他面色如常,到底是有幾分尷尬。

    低頭喝完紅糖姜水,肚子好像也沒有那么的疼,謝明珠看向身旁的男人:

    “那個……你嚇壞了吧?”

    “可不是把這個臭小子嚇壞了。”穆川柏的聲音自屏風后面傳出,而后就看見他轉了身子出來。

    “師父!”謝明珠有些窘迫,穆川柏哈哈大笑,示意戚煙下去之后才道:

    “徒第,你體內因為寒癥的緣故,所以每次這個時候都會疼痛異常。”

    “所以,需要注意的事情師父也不跟你多說,你身邊的女官應該也會提點你。”

    “徒兒明白。”謝明珠順勢把頭靠在容慕哲的肩膀上,繼續道:

    “難怪前幾天覺得肚子疼,原來是這么一回事。”

    “這也說明團團大了啊。”

    容慕哲好聽的聲音自耳畔傳來,謝明珠很不好意思的把頭埋在他的肩膀上。

    就在這個時候,外頭傳來謝長熙的聲音:

    “團團!”

    抱著謝明珠的容慕哲明顯發現謝明珠身子一僵,耳后傳來謝明珠的聲音:

    “太子皇兄怎么來了……”

    天哪,她不就是來了個月事嗎?怎么把太子皇兄都給引過來了?

    這怎么辦?總不可能告訴太子皇兄……呃,謝明珠自己想想都覺得尷尬,一時間抱著容慕哲的手越發的緊了。

    容慕哲把謝明珠的手臂上滑落的袖子替她往回拉了一下,道:

    “團團,莫要著涼了。”

    “嗯。”謝明珠悶悶的應了一聲,那廂穆川柏也是上道,直接把太子爺給叫了出來。

    對于收拾北寧王之前,太子爺還是要先了解一下謝明珠的情況。

    過了好一會兒,謝長熙身后跟著幾名小太監,捧了滋補的東西過來。

    太子爺的臉色也明顯有幾分尷尬,但是想著謝明珠的寒癥,也不敢掉以輕心。

    “團團。”容慕哲輕輕的喊了謝明珠幾句,后者這才把小腦袋轉過來。

    “大皇兄。”

    太子爺的臉色有些不虞,謝明珠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得干咳一聲道:

    “那個,大皇兄的事情忙完了?”

    “還沒有。”謝長熙著人把那些東西放在謝明珠不遠處的一張鋪了寶藍色桌布的八仙桌上,道:

    “那些都是對你有好處的東西,吃完了再來尋我要就是。”

    “嗯,團團記住了,謝謝大皇兄。”

    謝明珠這個時候覺得頭都有點大:總感覺她家太子皇兄跟阿言,估摸著上輩子就是對冤家……

    不然怎么這輩子不管怎么樣都不對頭?

    太子爺:這小子要搶我皇妹!

    容少主:太子爺不讓我娶媳婦兒!

    ……

    好不容易送走了謝長熙——其實是靜安國公派了人過來請的,謝明珠這才往后面一靠,正落在男人的懷里。

    “好累啊。”

    “你說你們兩個人這么就怎么不對頭,每次我都覺得我就像是御廚做的那點心里面的餡料,擠得忒難受了。”

    容慕哲把人抱的緊了緊,低頭認真道:

    “沒關系,等我娶了你以后,太子爺應該會更難受。”

    謝明珠:……這男人嘴皮子怎么越發厲害了?

    跳開這個話頭,謝明珠說起了那個不曾露面的未來嫂嫂。

    “你說這未來的太子妃嫂嫂是長得何等國色天香?竟是叫太子皇兄藏著捂著的不給人看了?”

    容慕哲想了想,道:

    “大概是就像是我對你一樣。”

    “你是我的唯一,不希望任何人看見。”

    說出來這句話的北寧王又被自家小姑娘笑著說了一句“小氣鬼”,說完這話后謝明珠倒是想起來了一件事。

    上輩子的太子皇兄并沒有娶妻,也不曾聽說有什么心上人。

    難不成,中途出了什么差錯?

    謝明珠的目光漸漸地冷靜下來,不一會兒她看向容慕哲道:

    “阿言,我有個事情想要你幫忙。”

    “我想知道那位太子妃嫂嫂的具體情況,另外——”

    “如果知道了,我希望你能夠和徐家死士暗中保護她。”

    “畢竟這是太子皇兄的心上人,做皇妹的不希望她出一點意外。”

    “好。”也沒有多問,就在謝明珠話音剛落的瞬間,容慕哲就輕輕的吐出來這一個字。

    說完這些,謝明珠又把這件事情跟靜安國公府那頭說了。

    徐初時很快就應了下來,并且派了精銳的死士前去查探。

    ——

    俗話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就算謝長熙把人保護的再好,也是被徐家跟明樓的人發現了。

    知道這件事情已經是半個月以后,謝明珠正躺在開滿桃花的院子里曬太陽。

    少女一身粉嫩嫩的襦裙,三千青絲就這么鋪散在榻上,上面沾了不少的花瓣,端的是叫人看得癡了。

    追風進來傳話的時候也是輕輕的,唯恐突然驚醒了沉睡的少女。

    聽見謝明珠“嗯”了一聲,追風才道:

    “回公主的話,找到了。”

    聽了這話的少女立刻從榻上坐了起來,兩只眼睛亮閃閃的,像是發現了什么寶貝一樣:

    “快說!”

    追風低頭,一字一句:

    “回公主的話,這位未來的太子妃是朝中一名翰林的女兒,今年十六,姓莊,名韶尋。”

    莊韶尋是嗎?謝明珠在心里默念了幾遍這個名字,又道:

    “可知家中什么情況?”

    “回公主的話,這位莊翰林是個學富五車的人物,不過家里的事情也是一塌糊涂,這位莊小姐雖然是嫡出,但也被那幾個庶出的弟妹欺負的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那……那她怎么被太子皇兄看上的?”謝明珠不由得有些奇怪,問了一句。

    “這事情說起來也巧,太子爺花燈節那天晚上一個人回去太子府的時候,正好撞見了。”

    “說是那位莊小姐自花燈處盈盈一笑的模樣,好看的很。”

    “本公主知道了。”

    謝明珠一邊起身一邊道:

    “著人好好保護那位莊小姐,若是有什么事情你們不方便的,立刻過來尋我。”

    “這個人,本公主罩了。”

    “是!”

    追風退下,謝明珠伸了一個懶腰,慢吞吞的在這林子里漫無目的的閑逛。

    偶爾哼幾句不知道打哪兒來的戲文。

    說起來原是容慕哲日日陪著謝明珠的,只不過這太子爺不樂意,直接在五天之前把人叫進御書房,美名其曰共商朝事。

    謝明珠:我能信你的就有鬼了。

    走了幾圈,謝明珠也是倍感無聊,叫了暗衛出來道:

    “你去盯著,那位莊小姐什么時候出府什么時候到哪兒記得跟本公主說一聲,本公主正好偶遇。”

    暗衛應了。

    謝明珠這頭無聊,卻不知道她的這些布置,救了莊韶尋好幾次。

    自打謝明珠派了人去暗中保護莊韶尋以后,這莊翰林府后院的人就覺得這幾天邪門兒了。

    尤其是那些欺負過莊韶尋的人,這幾天都在倒霉。

    不是砸了自己喜歡的物件就是走路的時候摔了,要么吃飯的時候發現飯菜里頭被人下了巴豆粉,導致跑肚了好幾趟。

    為此,這莊翰林府里頭欺負莊韶尋最狠也最得寵的妙姨娘,可不就不干了。

    尋思一下,妙姨娘心生毒計。

    跟莊翰林哭哭啼啼說什么最近夢魘,說要請了什么道士進府,查查是不是有什么邪崇所在。實際上則是暗地里派人埋了詛咒的染血布娃娃放在莊韶尋的院子里,再收買了道士,準備害死莊韶尋這個礙眼的嫡女。

    莊翰林跟已經去世的發妻乃是青梅竹馬,而這個什么妙姨娘則是莊翰林的母親給塞的。

    所以妙姨娘受寵,多多少少有這老夫人的緣故在里頭。

    莊翰林一聽這話,想也不想的答應了。

    妙姨娘自以為計劃成了,便是著人暗地里去埋布娃娃。

    只不過叫謝明珠暗地里派的人給來了個乾坤挪移,將給莊韶尋準備的娃娃給埋在了妙姨娘的院子里。

    這一切,誰都不得而知,除了當事人。

    暗衛把事情跟謝明珠一說,敏和公主當下就樂了。

    唔,自食其果的滋味看樣子很不好受吧。

    不過她倒是不介意再添一把火。

    叫來追影,謝明珠讓他拿了銀子去大梁最負盛名的道觀里頭請個老道士,叫他明天去莊翰林府。

    追影應了聲兒退下。

    次日快到用午膳的時候,被謝明珠扔去莊翰林府打聽消息的追影回來了。

    “如何了?”

    謝明珠叫追影坐下回話,后者推辭不過,只得坐了,道:

    “回公主的話,一切都如公主所料。”

    “那妙姨娘自食其果,別說是莊翰林了,就連抬舉她的老太太這下子也給氣的差點中風。”

    “這會子妙姨娘已經被莊翰林直接把人扔去郊外一處偏僻莊子里頭了,至于那些庶子庶女,則是交給了莊小姐管著。”

    “說是莊小姐也都十六,該許配人家了。”

    “打算不日就要請媒婆上門說親。”

    謝明珠聽了這話差點一口茶噴出來:好家伙,她那個太子皇兄的秘密隱瞞的夠深啊。

    “可是知道莊翰林鐘意哪一家的嗎?”謝明珠定了定神,放下茶杯道。

    “回公主的話,莊翰林這個人也是個老迂腐,也就是看上了同為翰林院的韋翰林家的公子。”

    “那這莊小姐的意思呢?”謝明珠這話剛一出口,忙改了口:

    “這莊小姐心上的人?”謝明珠的語氣有些小心,唯恐叫這好不容易來個嫂嫂給送脫了。

    “不瞞公主,正是太子殿下。”追影停一停,笑:

    “太子殿下以進京趕考的秀才身份跟莊小姐通的信兒,所以莊小姐雖然傾心太子爺,但是并不知道太子爺的真實身份。”

    謝明珠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這樣也好。”

    片刻后又道:“既然莊小姐有了心上人,所以這莊翰林豈不是成了棒打鴛鴦的那個?”

    “不清楚。”

    不過很快,在謝明珠用過午膳之后不久,謝明珠方才的話就成了真。

    過來的暗衛急急忙忙的往地上一跪,道:

    “公主不好了!莊翰林準備將莊小姐給打發去家廟,說莊小姐不守閨德,私下跟外男通信!”

    “你趕緊的給本公主攔了,另外備轎子!”

    “本公主要去莊翰林府上!”

    “是!”

    莊翰林的翰林府還算比較遠,謝明珠再快也用了半個時辰!

    翰林府門口已經被徐家的死士所把守,謝明珠甫一下了馬車,就急急忙忙的往里面去了。

    “參見敏和公主。”

    “微臣(臣女)參見敏和公主。”

    這莊翰林一開始從莊韶尋的屋子里搜出來這些信件之后氣的夠嗆,正喊了婆子要把人給打發去家廟的。沒想到突然冒出來這批黑衣的人,把他的人全給扣了不說,還一句話也不闡明自己個的身份。

    本想打算叫人傳信的,但是整個翰林府連一只蒼蠅都飛不出去,更別說叫人報信找救兵了。

    直到大門口傳來“公主駕到”的通報聲,莊翰林這才反應過來這些人是誰了。

    應該就是隸屬敏和公主的暗衛。

    只不過這敏和公主的人怎么會好端端的對他的翰林府出手,他莊成文自認沒有的罪過這尊大佛啊。

    難不成是哪個地方出了偏差?

    謝明珠示意莊翰林父女二人起來,可看一眼那些庶子庶女的時候,卻是冷聲道:

    “本公主讓你們起來了?跪著!”

    那些平日里囂張的庶子庶女也不敢胡亂的動,規規矩矩的低頭跪著,大氣也不敢出。

    莊翰林哪里見過這種陣仗,然而不等他開口,謝明珠看向暗衛口中說的莊小姐莊韶尋道:

    “莊小姐,抬起頭來。”

    莊韶尋猶豫了一下,還是抬起頭來。

    只見一雙柳葉眉下的秋水盈盈,眉目間染了幾分溫婉之色,臉上并未施太多的脂粉,只是薄薄的打了一層胭脂而已,便是生的七分端莊,三分媚態。

    “唔,果然是個妙人兒。”謝明珠吩咐跟過來的戚煙:

    “回頭去本公主庫房里頭尋幾匹上好的綢緞過來給莊小姐裁衣裳,另外準備頭面,甭管瑪瑙的珍珠的寶石的,都備一套送過來。”

    戚煙應了,那頭莊韶尋倒是有些惶恐不安的跪下道:

    “臣女無才無德,實在不敢受此賞。”

    謝明珠見莊韶尋知進退,知道是個實在的。不會整什么愛慕虛榮的東西,也難怪太子皇兄會看上。

    “你安心收下就是,過幾日本公主在北寧王府設了桃花宴,莊小姐來就是。”

    謝明珠這意思就是告訴莊翰林,這莊韶尋她謝明珠看上了,不僅是看上了,還要抬舉。

    面對謝明珠,莊翰林只能應下:“老臣明白。”

    “謝公主。”

    從莊翰林的府里頭出來之前,謝明珠把戚煙并幾名女暗衛留在了莊韶尋跟前,這才離開了。

    回到北寧王府的時候,謝長熙已經不知道等了多久。

    謝明珠想著莊翰林府上的事情,一時間撞見了謝長熙,倒是生出來幾分心虛。

    “見過太子皇兄……”

    面對說話的語氣都少了幾分底氣當然謝明珠,太子爺不冷不熱的哼了一聲:

    “團團看見了,可滿意?”語氣里滿滿的得意。

    “是,團團滿意的很。”謝明珠索性也就不遮遮掩掩了,“要不是團團有本事找著了你的嬌嬌,啊呸,找到了未來嫂嫂,怕是這會子太子皇兄該哭了。”

    “你說說你這丫頭。”謝長熙背了手走了幾圈,又道:“你可沒有說破?”

    謝明珠點點頭:“太子皇兄放心,團團并沒有說破。”

    “而且過段時間團團著人安排了桃花宴,請了未來嫂嫂和各世家小姐過來,太子皇兄記得也要過來。”

    “你這個丫頭啊。”

    太子殿下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嗯。”

    “不過話說回來,你這丫頭也是有本事,敢捂了我這暗衛的嘴,不叫他們跟本殿說你也在的事情。”

    謝明珠趕忙擺手笑了:

    “太子皇兄說的什么話,團團可沒有什么本事。”

    “也是那些暗衛知道這只是小事情,所以敢聽了團團的。”

    太子爺白了自個皇妹一眼,繼續道:“你打算在這北寧王府一直住下去?”

    “大概吧。”

    謝明珠毫不避諱的認了,繼續道:

    “我跟阿言,皇兄不也是同意的?”

    太子殿下不說話,謝明珠只顧著笑,過一會兒才道:

    “團團都替太子皇兄護了未來太子妃,太子皇兄是不是應該把團團的阿言給放回來了?”

    “一天天就記著他,這人到底哪里好?”太子爺沒好氣的戳了謝明珠一指頭,說了幾句話之后就趕回了皇宮。

    于是,今天晚上的時候,謝明珠終于見到了被扣在皇宮五天的某人。

    “阿言!”

    謝明珠起初站在院子門口等的,結果一看見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現在視線中后,就忍不住的上前把人抱了。

    容慕哲伸手把謝明珠抱在了懷里,“團團。”

    “你總算回來了,我好想你。”

    謝明珠頭一次的把“我好想你”四個字說的如此直白,容慕哲心里頭一燙,低頭就親了一下謝明珠的額頭。

    “我也想你,團團。”

    兩個人站在外頭膩歪了一會,還是容慕哲記著謝明珠的身子骨,不好叫她著了夜里的寒氣,就把人抱起來往內院走去。

    晚膳的時候,謝明珠把今天的事情跟容慕哲一說,后者樂的差點筷子都拿不穩:

    “太子殿下也會有人收拾了。”

    說完這話,容少主照例問了一嘴:

    “團團可想好什么時候嫁給我?”

    “嗯……”謝明珠用手指點著下巴,片刻后道:

    “看情況。”

    ……

    只不過這夜的時候,謝明珠抱著某人睡的倒是比之前要安穩許多,仿佛容慕哲在的時候,就連夢都是甜的。

    “團團,快些長大才好。”

    微弱的燭光里,傳來男人一聲輕輕的嘆息:

    “我太貪心,不想等那么久。”

    翌日。

    好不容易從皇宮里頭出來的容少主,唯恐謝明珠這些日子待在北寧王府會悶壞了,便帶了人出來游湖。

    暮春四月,暖風和煦,外面多的是出來踏青的游人。

    容慕哲和謝明珠就像是尋常的有情人一般,穿了顏色樣式相近的衣裳,腰間掛了鴛鴦佩,站在船頭看兩岸的風景。

    兩岸落英繽紛,落花隨流水一路往下,紛繁的美景迷了許多人的眼,也迷了許多人的心。

    只不過嘛,當二人上岸的時候,有一枚暗器夾了紙條,直直的沖謝明珠而來。

    容慕哲的反應何其敏捷,將謝明珠往身后一拉,另一只手一伸,立刻就將那枚暗器捏在了手里。

    展開紙條,兩個人都是臉色一變。

    “團團,準備好了接下來的游戲嗎?”

    落款的名字正是謝端。

    只是派去的暗衛過來回話,說找不到人。

    容慕哲揮退暗衛,謝明珠道:“看樣子盯著咱們很久了。”

    “嗯。”

    其實謝明珠都明白,與其說盯著她和阿言,倒不如說是盯著她。

    之前謝端那眼里明明白白的占有欲叫她看得心驚。

    難不成這個人,性子變了之后智商也變了嗎?

    他們兩個人可是親兄妹啊,難不成要……

    猛然間,謝明珠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冷戰。

    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現在的這個謝端應該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能夠盯上自己的親妹妹,他就不怕被天下人指著罵嗎?

    兩個人的興致在這個時候也都沒有了,回府的路上,謝明珠靠在容慕哲的懷里,道:

    “阿言,我害怕。”

    ------題外話------

    話說今天洗澡的時候失手打翻大半瓶洗面奶——洗面奶“哐當”一聲摔進了馬桶里面,蹲坑的那種馬桶,心里頭哇涼哇涼的……

    我一天的稿費都不夠我買一瓶洗面奶的,哭哭tat

    哇涼哇涼的作者君我很想哭qaq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