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171章路遇盜匪(2)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蘇紫和木茗也不上前,只是在回廊的陰影處站定,屋里一個大嗓門高聲道“兄弟們,這可不是個辦法啊!我們不能就守著這么一條道到死吧!天天的也不見有人上下,再這樣下去,我們可就要餓肚子了!你們說是不是”

    低低的有人在應和,大嗓門又道“大哥,龍溪寨原本就是我們的地盤,有吃有喝,日子逍遙自在。你說,有妖氣又跟我們兄弟何干,那個姓蘆憑什么將我們趕走。”

    “你住嘴!是不想活了”又一聲低斥。

    “我就是想說,他敢殺了我不成!”

    屋里一聲盤盞落地的碎響,那個低沉聲音怒道“老子要你閉嘴,你是耳朵聾了?”

    又是一聲女子尖叫,屋門吱呀打開,一個踉踉蹌蹌的身影從門中出來,背對著燭光,看不清面容,只看見正屋的大圓桌上擺滿酒菜,地上還有好些碎瓷,汁水橫流。

    桌邊的椅子上,坐著四五人。最上方的是一個扎著英雄巾的漢子,許是飲酒熱了,衣襟大敞露出黑呼呼的胸毛。

    出來的那人嘟囔著,扶著木欄到屋后去,只一會就是窸窸窣窣的水聲。

    蘇紫抬手,一道風刃飛出,只聽到那里撲通一聲,就沒有了動靜。

    屋門大開,濃濃的酒味彌漫在院子里,檐下四處掛著的氣死風燈籠突然亮起,照得院里亮如白晝。

    “誰在點燈不是說過院里不許亮燈。”

    屋里有人氣急敗壞的奔出來,才一邁步,就僵在那里,口中支支吾吾說不出一句完整話,“你……你是人……還,還是鬼?”

    “誰?”屋里其他人也警覺起來,大圓桌嘩啦一聲翻在地上,杯盤狼藉,個個手提兵刃沖出屋子。

    院子里站著兩人,一個淡粉長裙看上去十七八歲年紀模樣的女子,正看著他們笑意盈盈。

    另一個青衫勁裝,身材頎長,眉眼細長,額間一朵小花,正百無聊賴的把玩著手上一根綠枝。

    “你們是什么人為何深夜到此”頭上扎著英雄巾的漢子攏了攏衣襟,沉聲問道。

    “大當家的好雅興,自己喝酒,還請一個唱曲的!”蘇紫笑得眉眼彎彎。

    “你是何人”英雄巾漢子手一揮,幾個人無聲散開,手持利刃將蘇紫二人圍住。

    蘇紫不慌不忙的走了幾步,整個人就站在燈籠之下“大當家的,你好好看清楚再動手不遲。”

    燈光下,這女子清影照人,脫俗出塵。

    再看看后面那個青衫人,大當家目光一亮,若說粉衫女子是清俏佳人,那后面的男子就是妖孽般的存在。

    比香閣中女子還嬌艷三分,只不過看過來的目光冷淡得嚇人,好像在看一群死物。這嬌里俏,魅中煞更是誘人,周圍頓時響起一片咽口水的聲音。

    大當家只恍惚了一下,突然像是想到什么,面色一白,眼中的驚艷頓去,啞著嗓子道“齊迢雨給兩位仙師賠禮!”

    說著就單膝跪地,其他人都傻了眼,有站著不動的,有跟著也跪下去的。

    “哦!被你看出來了!”蘇紫頓覺無趣,手一揮,空地上擺出半舊蒲團,盤膝坐下,木茗站到她身側,并不看周圍人一眼。

    “七條魚,你那屋里的女子,可以放出來了!”蘇紫慢條斯理道。

    齊迢雨額角青筋一跳,沉聲道“那是小人家的婢女,平時伺候些茶湯吃喝,偶爾、偶爾才讓她唱上幾句。”說完,對身邊跪著的人使了眼色,那人退后幾步,急沖沖進了正屋。

    “哦!那你說說龍溪寨那個姓蘆的,是怎么回事?”對這些普通人的家長里短,蘇紫沒興趣。杜太沖說過,他的二師兄姓蘆,鎮守龍溪寨。

    聽蘇紫提到姓蘆的,齊迢雨嘴角微抽“是的瞎話,沒有什么姓蘆的。”

    “是嗎?”蘇紫也不著急,她知道事情涉及修士,他們這些普通人根本不敢承認背后議論的。

    若是擱在平時,她也就睜只眼閉只眼過去,可是即將面對那個姓蘆的,況且杜太沖說的話并不能全信,能在這里遇上與姓蘆的相識之人,肯定要問出些真相才行。

    她不說話,跪著的齊迢雨也慢慢動起心來。修士不殺普通人,是修界的規矩,那是怕落下什么進階的心魔。

    自己水里浪里幾十年,手上命債無數,姓蘆的占去龍溪寨,也只是趕走自己,未傷自己和兄弟們一個手指頭。

    想到這里,齊迢雨伸直背脊,一屁股坐在地上。

    修士法力再高深,又不能隨便殺人,就是嚇人的紙老虎,那還怕個屁啊!

    蘇紫見齊迢雨抬眼看自己,目光中帶著挑釁,她冷冷一笑“七條魚,你別在本仙子面前裝腔作勢,路上就還有你留下的證據。”

    到現在,若說路上遇到的尸首與這伙人無關,蘇紫是不信的。

    “仙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你也不能逼著讓我們這些普通人承認什么。”齊迢雨越發來勁,這個仙子再有法力,也不能無緣無故動手傷人。

    他的話音才落,木茗手上的綠枝見風便長,隔著半丈將他抽翻在地。

    這一鞭子力量不輕,齊迢雨硬是掙扎了幾下都沒有爬起來,旁邊的人忙架起他的胳膊。

    “仙子,你們敢對普通人動手”齊迢雨面上一道血口子,滴滴答答浸濕衣襟。

    “你滿口謊言,還敢對我不敬,為何不敢打你,這還只是小罰。”蘇紫贊賞的看了木茗一眼,小樣的!修士不動手,妖可不講究這個。

    齊迢雨抬手按住淌血的臉,掩蓋下目光猙獰“小人不敢!”

    “不敢!”蘇紫旋身而起,一步跨出丈許,跪著的齊迢雨眼前一花,蘇紫就站在正屋之中。

    屋角處,一個大漢正死死掐著一個布衣女子的脖頸,那女子雙腳在地上無力的蹬踏著,雙眼暴突,嘴角浸血,眼看著就要不行了!

    “放肆!”凌厲風刃飛出,那大漢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抱著血淋漓的肩頭在地上翻滾,一只胳膊已經被齊肩削掉。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