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百零七章 達明瑞大義滅親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莊園上題有三個大字“墜龍潭”,卓翊和扁小笑絲毫沒有客氣直接向著莊園內闖去。

    莊園門口的守衛見此想要阻攔,被卓翊和扁小笑一人一個直接打飛了。

    莊內的墜龍潭弟子見有人闖入,都匆忙圍了上來,卓翊看著墜龍潭弟子喝道:“把達慶給我叫出來。”

    墜龍譚弟子并未答話,只是圍著卓翊和扁小笑。另有人去稟告墜龍潭潭住達明瑞了。

    卓翊和扁小笑見墜龍潭弟子不答話,又要向里闖。

    達明瑞速度極快的飛躍而來。他打量了一下卓翊和扁小笑,在看到扁小笑后眼中明顯有喜色閃過,隨即就收斂表情。他看著卓翊和扁小笑說道:“你們是什么人?為何強闖我墜龍潭?莫非是自恃武功高強,想要挑釁我墜龍潭?”

    “在下卓翊,見過達潭主。”

    “在下扁小笑,見過達潭主。”

    卓翊和扁小笑自我介紹了一下,卓翊說道:“要說我們自恃武功高強,莫不如說達潭主的公子自恃墜龍潭實力強大,在幽州城欺男霸女,無惡不作。”

    達明瑞眼神微微瞇起,似乎有怒氣在醞釀。他看著卓翊說道:“你說話可要講證據。”

    “哼,他有沒有做你很清楚,本來他不熱我們我到也不管,可是他人居然敢抓我的朋友,那就別怪我不客氣。”卓翊冷哼一聲,毫不示弱的看著達明瑞說道。

    達明瑞盯著卓翊看了一陣之后突然微微一笑看著身邊一人問道:“可有此事?”

    那人說道:“沒有,公子今日一直在家。”

    卓翊冷哼一聲說道:“你這么說是說我眼瞎,還是說幽州滿城人都眼瞎?”

    扁小笑也說道:“他抓得可是滄瀾派的夢師姐,你們想和五脈為敵嗎?”

    達明瑞一聽達慶抓的是滄瀾派的夢如意,眼神突然犀利起來看著那人道:“說實話。”

    那人低著頭說道:“是出去了,還帶了個女子回來。”

    “他人呢?將他叫來。”達明瑞說道。

    那人還有些猶豫,達明瑞喝道:“沒聽到嗎?快去。”

    那人立馬向莊園內跑去。

    達慶帶回了夢如意,封住了夢如意的穴道,又點了她的穴。因為自己受了傷,他倒是沒有急著冒犯夢如意,而是先療傷。

    那人急沖沖的進入到達慶的房間,達慶看著來人怒道:“付翔,你找死嗎?”

    付翔連忙跪下說道:“公子不好了,潭主知道了,他讓我叫你馬上過去。”

    “什么?我爹怎么知道的?”達慶說道。

    “有兩個人找了過來,其中一個叫卓翊,另一個叫扁小笑。”付翔說道。

    “是他們?”達慶說著,說道:“好,我去看看。”

    卓翊和扁小笑沒等多久,達慶就來了。

    達明瑞看著達慶說道:“慶兒,他們說你抓了滄瀾派的夢姑娘可有此事?”

    達慶裝作一臉無辜的說道:“沒有啊爹,我本來是在抓一個欠我錢的丫頭,結果滄瀾派的夢師妹突然出現將那女子就走了,還將我打傷了。”他說著還將胸口的衣服拉開露出胸口,胸口果然一大片都紫了。

    達明瑞看得也有些心疼,他看著達慶說到:“你當真沒抓她?”

    達慶哭喪著臉,裝可憐道:“爹,真沒有,我都打不過她。”

    大慶表情真誠,說得像是真的一樣,就連卓翊和扁小笑都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弄錯了。

    達明瑞有些生氣的看著達慶說道:“我再問你一次,你到底有沒有抓,想好了回答我。”

    達慶看著父親嚴肅的臉色,有些猶豫起來,最后還是說道:“真的。”

    達明瑞嘆了口氣,身體突然移動到達慶的身前一巴掌扇去,將達慶打得飛了出去。達明瑞喝道:“她被你關在哪里?你有沒有對她怎么樣?”

    達慶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父親,長這么大還沒被父親這么打過,他有些不明所以。就連卓翊和扁小笑都吃了一驚,兩人也不好在說什么,只能看著達明瑞怎么處理。

    達明瑞看著達慶說道:“看來是我平時太縱容你了,簡直無法無天。”

    達慶嘴角流著鮮血,看著父親犟嘴道:“我說了沒有就是沒有,你打死我也沒有。”

    達明瑞氣得手都發抖了,點點頭說道:“好,既然如此我就打死你。”

    達明瑞說完,伸手向著達慶抓去。達慶沒想到父親真動手,有些驚慌起來。

    達明瑞手快要抓到達慶脖子的時候一道身影快速沖來,一劍斬向達明瑞的手臂。達明瑞收手回身后退一步。

    來人是一個美麗婦人,正是達慶的母親姬梅。姬梅看著達明瑞說道:“你做什么?還真想殺了慶兒啊?你索性連我一起殺了得了。”

    達明瑞氣惱不已,看著姬梅說道:“你看看你將他寵成什么樣了?他做的事遲早給墜龍潭帶來災難。”

    姬梅看著卓翊和扁小笑一眼,那神情明顯帶著氣憤,她轉頭看著達慶,一臉心疼的說道:“慶兒,你怎么樣了?疼不疼啊?”

    達慶沒有理會母親,只是氣呼呼的看著父親達明瑞。

    達明瑞一見達慶這模樣,心中又是怒氣騰騰的,他說道:“怎么?你還不服氣?人呢?趕緊給我放出來。”

    姬梅看著達明瑞問道:“他到底做什么了,你將他打成這樣?”

    達明瑞指著達慶說道:“你自己問問這個逆子。”

    姬梅見達明瑞很生氣,連忙對達慶說道:“慶兒,你到底做了什么惹你爹生氣了。”

    達慶回道:“我什么也沒做。”

    達明瑞氣不打一處來,說道:“你這孽畜的性子我還不知道,還敢狡辯,你沒做,他們會找上門來?”

    姬梅心里也了解達慶的性格,但嘴上還是維護道:“慶兒說沒有就是沒有。”

    達明瑞點點頭說道:“好,既然你不說,那你說。”達明瑞后半句話指著達慶的一個跟班說道。

    那個跟班嚇了一跳,偷偷的看向達慶,達慶眼神兇狠的看著付翔。達明瑞說道:“不用看他,說吧,關在哪里?”

    那個跟班回道:“小人不知…。”他話還未說完,達明瑞就一掌拍去。他直接被拍飛了出去,吐了幾口血就死了。

    達明瑞又看著付翔說道:“你說。”

    達明瑞話說的很輕,可是手掌中內力滾滾而動,大有你敢說假話就一掌劈死你的意思。

    付翔嚇得癱倒在地,嘴里哆嗦著說道:“被…被公子…關…關在…地…地下室里。”

    達明瑞點點頭,收了內力,看著正在惡狠狠的等著付翔的達慶說道:“來人,給我抓住他,等我回來處理。”

    達慶瞪著周邊的人,墜龍潭的弟子都不太敢動手。

    姬梅也說道:“既然找到了,為什么還要抓慶兒啊。”

    達明瑞看著周圍的弟子說道:“我的話不管用了是嗎?還不快去。”

    周圍的弟子無奈,只能上前抓住達慶。達慶還想反抗,達明瑞突然出手封住了達慶的穴位,讓其無法運轉內力。

    達明瑞做完后看著卓翊和扁小笑說道:“一起去吧。”隨后又看著付翔說道:“前面帶路。”

    付翔膽戰心驚的在前面帶著路,不多時便到了達慶的房間內。在付翔帶著幾人要進入地下室的時候,卓翊眼睛瞟到了墻上的一幅字,字體十分熟悉,只是一時記不起來。幾人來到關夢如意的地下室。夢如意正躺在床上不能動彈,她倒是醒了,看著走近的是卓翊和扁小笑松了口氣。

    卓翊見夢如意不能動彈,知道是被點穴了,他并指想替夢如意解穴,可是試了兩下居然沒有效果。他轉頭看向達明瑞。

    達明瑞看著躺在床上的夢如意,發現她并未被侵犯才松了口氣,看著卓翊說道:“這是獨門手法,我來吧。”

    達明瑞并指點在夢如意的中脘穴上,夢如意輕吐了口氣,坐了起來。

    卓翊和扁小笑連忙問道:“夢師姐,你沒事吧?”

    夢如意臉色緋紅,搖搖頭說道:“我沒事,多謝你們了。”

    卓翊看著達明瑞說道:“還要多謝達潭主深明大義。”

    達明瑞回道:“哪里,都是我那逆子的錯,既然夢姑娘沒事,我們就出去吧。”

    幾人再次來到前廳,達明瑞看著達慶說道:“看來平時對你縱容太過,導致你什么都敢做。”說完又看著周邊的弟子說道:“來人給我杖打五十。”

    周邊的弟子都嚇到了,一時誰也沒動,不知道潭主說的是真是假。

    姬梅也看著達明瑞說道:“夫君,這慶兒的身子骨那經得起這么打,你看夢姑娘也沒事,要不就算了吧。”

    達明瑞看著姬梅罵道:“就是你縱容的,你給我閃一邊去,誰敢求情一同受罰。”

    達明瑞說完又看著周邊的弟子說道:“還不快去。”

    周邊的弟子這才拿來一根小兒手臂粗的木棍行刑。那行刑的弟子哪里敢打重,一棍一棍下去,達慶叫都沒叫一聲。姬梅見此松了口氣。

    達明瑞看到這一幕說道:“給我重重打。”說完似乎覺得不解氣,一把奪過木棍,重重的打了下去,一棍就讓達慶大嚎起來。

    達明瑞將棍子交給那行刑的弟子說道:“就這么打,我就在這里看著,誰敢留情,就逐出墜龍潭。”

    那弟子不敢再留手,下手都是砰砰作響,打得達慶哀嚎不已。看的卓翊和扁小笑以及夢如意解氣不已。

    姬梅看著這一幕,心疼不已,哪里還坐的住,哭嚎著要去護住達慶,被達明瑞擋住了。

    姬梅看著達明瑞說道:“達明瑞,你是想要慶兒的命嗎?你索性連我一起殺了。”她說著就向著達明瑞沖去。

    達明瑞身若游龍,避過姬梅的瞬間封住了姬梅的穴道,姬梅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達慶被打得大喊大叫。

    五十杖打完,達慶的臀部已是一片血跡,人都暈了過去。

    夢如意見達明瑞下手這么重,也就不在追究達慶了。

    三人離開之后,卓翊突然想起自己看到的那幅字字體在哪里見過了,他連忙讓夢如意拿出那一封從她師伯那里找出來的信。他一看就確定了,這是一個人的字體。

    夢如意見卓翊突然要這封信,于是問道:“怎么啦?你想到了什么?”

    卓翊說道:“我剛剛見到了和這一樣的字體。”

    “什么?你在哪里見到的?墜龍潭?”夢如意吃驚道。

    卓翊點點頭,和夢如意對視一眼。

    扁小笑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你們在說什么?”

    夢如意便將事情說了一遍,扁小笑說道:“你們懷疑那個兇手很可能就是墜龍潭的人?之前圣意門的掌門也是墜龍潭的老潭主,這中間難道真是我墜龍潭再打五脈的注意?”

    卓翊說道:“不管如何,我們都需要弄明白,不如我們潛入墜龍潭一探究竟?”

    夢如意和扁小笑都點點頭表示贊同。

    三次再次悄然潛入墜龍潭。

    姬梅坐在達慶床邊看著躺在床上哀嚎的達慶心疼的眼淚直流,她看著達明瑞說道:“你怎么下得了手,為了一個外人,值得嗎?”

    達明瑞看著達慶的慘樣也有些心疼,但還是說道:“這逆子膽子也太大了,滄瀾派的夢姑娘的注意也敢打,那是一般人嗎?她隨時接任滄瀾派的教主之位。”

    達慶哼哼的說道:“不過就是個衰落的門派,掌門都死了,我們還用怕她們?”

    “混賬,你想要滄瀾派和我們開戰嗎?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況且五脈一體,墜龍潭能和五脈打嗎?”達明瑞氣道。

    達慶沒有再說,只是一臉不甘心的模樣顯然還沒有死心。

    達明瑞警告道:“一些普通人家姑娘你搶了也就搶了,但是你如果敢再對夢如意動手,不用人家上門,我就一掌將你拍死,我的話你記牢了。”

    達明瑞說得很慎重,連姬梅都有些心驚。姬梅看著不是太在意的達慶勸說道:“慶兒,你要聽話,不就是個姑娘嗎?娘給你物色幾個,你別去打那夢如意得注意啊。”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多乐彩票官网 亿客隆彩票官网 挂机赚钱试玩 甘肃快三最新走势图 竞彩比分直播新浪切换到旧版 在超市里门口卖什么赚钱 雪缘园篮球比分 九线水果机技巧 股票行情查询今天 北京麻将基本规则 雷速体育直播电子盘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专家推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