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及時趕至長春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卓翊嘆了口氣,走出廚房,卻發現那對夫妻正帶著孩子要往外逃。他喝道:“站住。”

    那對夫婦聞言身體一個顫抖,又轉身跪下向卓翊磕頭求饒。那孩子見狀不明所以也哇哇哭了起來。

    卓翊有心再試探一番兩人,于是說道:“看在這個孩子的份上,我只殺你們兩人中的一人,你們自己決定誰死。我給你們一盞茶的時間。”

    那夫妻兩人相扶看了一眼,痛哭起來,男人抱著孩子親了兩口,說道:“寶兒,你以后要聽你娘的話。”

    那女人一聽說道:“當家的,不行啊。要死就讓我死吧,你是男人,在這個亂世,活下去的機會把握大。”

    男人說道:“不行的,平時在家都是作主,你比我強,再說我是男人,死就讓我死。”

    男人說完站起身來,看著卓翊說道:“公子,你要殺就殺了我吧。”

    卓翊看著兩人說道:“我突然改變主意了,不殺你們也可以,但需要你們幫我做一件事。”

    夫婦兩人聽到卓翊不殺他們,十分欣喜而又忐忑的看著卓翊,男人說道:“真的,不知道您讓我們做什么,大事做不了,一把苦力還是有的。”

    卓翊看著兩人說道:“你們且先起來。”

    等到那對夫婦二人站起來,卓翊取出身上的錢袋,想了想從中拿出了一錠銀子,在夫妻兩詫異的目光中將錢袋遞了過去。

    兩夫婦看著錢袋一是不敢伸手,他們見到卓翊拿錢以為是會給他們一些銀子,沒想到是給一袋。

    卓翊看著兩人說道:“這錢不是給你們的,只是借給你們,你們去最近的城里買個房,做個生意,掙來的錢以后要還給我。以后切不可在做傷天害理的事了。”

    兩夫婦千恩萬謝的拿過錢,保證過后就帶著孩子離開了。

    卓翊也找了個地方修養了將近一個月了,才恢復的差不多。

    這一日,卓翊來到一個酒樓吃飯,他本是要趕往趙京的,因為聽說趙皇因為叛軍都離開趙京了,不知道父母怎么樣了。

    只聽旁邊一桌上的一人道:“你們聽說了嗎?長春教的陸教主要大婚了。”

    “怎么沒聽說,江湖上都傳的沸沸揚揚了。現在國家都亂成這樣了,長春教還這么大張旗鼓的籌辦婚事,真是...。”另一人說道。

    另有一人也說道:“不過我聽說那位新娘子十分漂亮,貌若天仙啊。叫蘇什么,哦,蘇醒,對,蘇醒。”

    卓翊正用筷子夾著菜往嘴里送,聽到那個名字手一頓,菜都掉了。他急忙來到旁邊那一桌,看著幾人問道:“幾位兄臺剛剛說什么?”

    “長春教教主大婚啊,你不知道?先在江湖上都傳的沸沸揚揚的,你哪里來的?”一人看著卓翊說道。

    卓翊心里著急也不計較,有些尷尬的說道:“哦,我剛從山里出來,倒是沒有聽說,你們剛說那位新娘子叫什么啊?”

    “好像是叫蘇醒,我也不知道對不對。”那人說道。

    卓翊心中怦怦直跳,忙問道:“婚禮什么時候?”

    “就是這個月十五啊,只有五天左右了。你不會像現在去吧?現在也來不及啊,從這里去長春教,最少也要十天啊。”那人說道。

    卓翊向幾人道了聲謝,轉身就走,剛要出酒樓。小二一把叫住卓翊道:“誒,客官哪里去啊?”

    卓翊心中著急,看著小二也沒有客氣,問道:“何事?”

    小二倒是不在意卓翊的態度,說道:“你賬還沒結了,怎么?想吃霸王餐啊?”

    卓翊一愣,從身上取出五兩銀子遞給小二說道:“不用找了。”

    卓翊說完,施展快速而去。他此時的速度比之前者彤中毒時送她去鳳鳴院解毒還要快。

    卓翊顧不得休息,日夜兼程向著長春教而去。

    最后一天了,長春教中,者彤坐在房中發著呆,她的神情有些落寞,沒有絲毫因為婚禮到來的喜悅。因為卓翊還沒有到,她有些懷疑卓翊或許真死了,不然不可能不來。她喃喃的說道:“明天,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你再不來,我只能去見你了。”

    者彤拿出藏在袖子里的bǐ shǒu,她不能嫁給陸禹弛,她對陸禹弛只有感激,她心中知道對不起他,但是她只能說抱歉。她準備如果明天成親之前卓翊還不出現,她就自殺。

    第二天一早,長春教青山上人頭涌動,歡聲笑語,此刻已是初春時節,山上姹紫千紅的花朵正爭相競艷。

    陸禹弛一身鮮艷的紅色婚衣,正一臉的春風得意的迎接來賓。

    者彤正被動的被幾個丫鬟伺候著洗漱穿戴,她此刻就像是個木偶,眼神已經看不到希望了,只是手中緊緊的撰著藏在紅色婚袍袖子里的bǐ shǒu。

    等到時辰到時,者彤帶著最后的一絲希望走出了房門。

    陸禹弛一臉欣喜的看著頭戴紅蓋頭被幾個丫鬟領過來的者彤。

    陸禹弛看著走過來的者彤,正準備和者彤進入正堂拜天地的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慢。”

    突然出現的聲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陸禹弛看著一個書生打扮的中年人說道:“不知先生何人?可又什么要事?”

    陸禹弛看著出現的這人,心中十分不滿,居然有人跳出來阻攔他的婚禮。

    “蘇姑娘,是你嗎?”書生打扮的中年人沒有理會陸禹弛,而是看著者彤問道。

    者彤本來聞言先是一驚,但是隨即就覺得聲音有些熟悉。這不是卓翊的聲音,不過她還是揭下了蓋頭。蓋頭下的她美顏不可方物,讓在場的眾人都微微愣神,連女人都不例外。只是張廷玉和紀紅秀看著者彤有些不滿,他們也不知道為什么,但是就是為卓翊感到不值,可是他們心中又不想想到卓翊,那種怪異的情緒,連他們自己都很糾結。

    者彤看著中年書生說道:“朱先生,你怎么來了?”

    來人正是朱淪治,他看著者彤說道:“蘇姑娘,還好我來得及時,你怎么私自成親了,都沒跟你師傅商量?”

    者彤聞言,臉上有些羞愧起來。

    陸禹弛本來對朱淪治非常不滿,但聽到他的話后也愣住了,他根本就不知道者彤還有師門,者彤一直沒高速他她的身份。

    陸禹弛看著朱淪治說道:“原來先生是醒妹的同門,不知該怎么稱呼?”

    朱淪治到時沒有完全忽略陸禹弛,回道:“朱淪治。”

    朱淪治說完又看著者彤說道:“難道你不認師門了?”

    者彤連忙說道:“不是這樣的,我有難言之隱。”

    朱淪治說道:“哦?不知你有什么難言之隱?”朱淪治的語氣有些變化了,看了眼陸禹弛說道:“難道是他強迫你的?你盡管說,就算他是長春教教主,也無需怕他。”

    者彤搖了搖頭,握緊手中的bǐ shǒu,她已經不愿再解釋了,只想自我了斷算了。

    “彤兒。”

    一個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一到身影喘著粗氣飛速而至。

    者彤聽到聲音,就放眼望去,這個聲音太熟悉了。她的眼淚就再也忍不住,嘩啦啦的直流。

    卓翊站定看著者彤說道:“彤兒。”

    者彤扔到蓋頭向著卓翊跑去,一把撲在卓翊的懷里哭得稀里嘩啦的,她叫道:“翊哥哥。”

    卓翊緊緊的抱住者彤說道:“彤兒,你不要嫁給別人,我不能沒有你。”

    者彤也緊緊的抱住卓翊說道:“我不會嫁給別人的。”

    參與婚禮的嘉賓們都被這一幕驚掉了下巴,一臉的懵逼,完全不明所以啊。有人猜測道:“難道真是長春教主逼迫這位姑娘的?”

    有一部分人自然是看熱鬧不嫌事大。

    張廷玉和紀紅秀看到卓翊出現都輕輕的蘇了口氣。

    但是長春教的人都怒氣騰騰的看著卓翊和者彤。這算怎么回事?長春教主娶親,婚禮上新娘子跟別人跑了?這還不讓天下笑話,以后長春教弟子還怎么在江湖上立足?所以一個個都拔出撿來指著卓翊和者彤。

    陸禹弛心中的怒火直冒,此刻他已經明白了這是怎么回事?他感覺自己就是個傻子,白白的被人利用。他拔出撿來指著卓翊說道:“你放開她。”

    者彤發現了情況的不妙,轉過身來看著陸禹弛說道:“陸大哥對不起,我…。”

    陸禹弛看著者彤叫道:“你利用我就是為了找她對不對?我有什么對不起你的啊,你要這么對我?”

    者彤看著陸禹弛那兇狠的眼神沖滿了愧疚的點點頭說道:“陸大哥對不起,我確實利用了你。我不能和你成親,我愛的是翊哥哥,以后我們會報答你的。”

    陸禹弛怒極反笑,他哈哈大笑著說道:“報答,我不要你們的報答,你現在已經找到他了,只要你繼續跟我成親,我就原諒你也放過他。”陸禹弛用劍指了指卓翊。

    者彤還想說什么,卓翊輕輕的將她拉到身后說道:“彤兒利用了你,是她的不對,如果你有什么不滿都對著我來,她所有的過錯都由我扛。”

    者彤看著卓翊心中十分的滿足,緊緊的拉住了卓翊的手。但是這一幕更是讓陸禹弛目眥欲裂。

    陸禹弛看著卓翊說道:“好,既然此如,那就只能生死一站了。”

    者彤聞言一驚,她可不想兩人有任何一人損傷,畢竟一個是她最愛的人,一個是她虧欠的人。

    卓翊拍拍者彤的手說道:“沒事的,我不會傷他。”他本是安慰者彤的一句話,但是因為沒有隱藏被陸禹弛聽到了。

    陸禹弛瞬間氣炸了,他看著卓翊怒道:“不傷我,倒是挺猖狂,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不傷我?”

    陸禹弛說完就一劍刺向卓翊,卓翊輕輕一推將者彤送到一旁,隨后身體微側就避開了陸禹弛的一劍。

    陸禹弛含怒攻擊,身法卻是不亂,回身就是一掃。卓翊并不還手,練練閃避,他如今的已進入了第九層,已進入了第八層后期。身法也已經領悟到了精要,身形閃轉騰挪都妙到巔峰,總能及時的閃避開了陸禹弛的劍招。

    陸禹弛劍招十分簡單,但卻極快,連城一片,一氣呵成,劍招中的殺機畢露,每一招都是向著卓翊的要害去的。

    卓翊盡量閃避不和陸禹弛交手,但是他這樣的表現卻讓陸禹弛更加氣憤,出手間劍氣肆掠,順帶施展出飄羽劍氣。

    者彤見到卓翊只是閃避,知道他是因為自己的原因,但是看到陸禹弛殺氣騰騰的劍招也難免會為卓翊擔心。

    陸禹弛的千方飛羽已然練到了最深的境界,無數在陽光下像是冰晶般閃著光亮的劍氣向著包圍住卓翊。

    圍觀的嘉賓們都一臉的震驚,人大多都震撼于兩人的功力之深厚。

    紀紅秀說道:“陸禹弛的千方飛羽居然練成了。”

    張廷玉也一臉慎重的點點頭。

    童戰暗道:“就是我也防不住啊。”

    陸禹弛嘴角閃過一絲殘忍的笑意,他的腦海已經有了卓翊被射成篩子的畫面,仿佛勝利已經屬于他了。隨著他一揮手無數的劍氣射向卓翊。

    “不。”者彤急得大叫。

    劍氣撞在卓翊身周砰砰作響,連忙不斷,由于劍氣太多幾乎遮擋了所有人的視線,等到劍氣散盡,只見卓翊身周起浪滾動突然仿佛凝使了一般劍氣被一層厚厚的氣罩擋住了。

    者彤見到這一幕這才松了口氣。

    鏡琮看到這一幕眼睛都瞪圓了,他也不敢說完全能擋住這一招千方飛羽啊。

    雖然金剛堂的功法有些克制長春教的功法,但是這其實是相互的,還是需要有過硬的功力才行。

    鏡琮知道卓翊的內力不在自己只下了,暗自惱怒。

    陸禹弛不敢置信的看著卓翊,突然身形一轉,像是一個橫向的陀螺向著卓翊刺去。

    卓翊在陸禹弛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伸出兩根手指直接夾住陸禹弛的劍,而后將其一把甩開。

    陸禹弛著地后連退了幾步才站穩腳步,他的臉上瞬間失去了血色,看著卓翊的眼光中充滿了恨意。他的神情有些落寞,他本以為自己的功力現在應當已經和張廷玉、童戰兩人不分上下,年輕一輩中難有人可以抵擋,誰知卓翊居然能輕易打敗他,這讓他懷疑氣自己來。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排列三组六 稳赚技巧 上海时时开奖公告 时时彩玩法介绍 华体网即时赔率体网即时赔率 六合彩开奖结果 姚记娱乐棋牌 福建快3走势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苹果 四川时时彩 买作弊器被骗全过程 甘肃快3推荐号码今天专家推测 篮球比分90v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