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二人大戰長春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陸禹弛卻是不知道張廷玉和童戰也是吃驚不已。張、童二人心中明白陸禹弛現在有多厲害,他們也不敢說能勝過陸禹弛,至于卓翊已經超過他們了。

    在圍觀的賓客之中有一雙眼睛看著陸禹弛嘆了口氣,隨即又望向卓翊和者彤,嚴重的殺機一閃而過,隨后它四處張望,定在了烈焰谷中的紀紅秀身上。

    坐在大殿上主位的李臻早已是氣得雙目泛紅,他本想讓陸禹弛自己處理這事,但沒想到結果是這樣。他只能親自出手了,于是大喝道:“你們當我長春教是什么地方,是任你們撒野的嗎?誰敢踩長春教的臉面,我都會讓他付出血的代價。”

    “不錯,我不知道具體是怎么回事?但是你這個女人居然敢利用我哥,你當我長春教是好欺負的不成?你如此做法就是當著整個江湖武林打我哥的臉,打我長春教的臉,我豈能容你?”陸文婷也一臉憤然的站出來說道,隨后一劍向著者彤刺去。

    者彤聽到陸文婷的話,臉色蒼白起來,她之前從沒想過這么深,此刻反應過來卻已經無法回頭了。她的內心深深自責起來,臉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一時杵在原地忘了躲避。

    就在陸文婷要刺中者彤之時,卓翊瞬間回到者彤的身前,一只手伸出兩根手指夾住陸文婷的劍,一只手一掌拍在陸文婷肩上,將其打飛了出去。他是含怒一擊,雖然已經很留手了,但是依舊將陸文婷打傷了。

    一道身影一閃而至,一把接住陸文婷,隨后那人焦急的看著陸文婷問道:“文婷,你沒事吧?”

    陸文婷捂著肩頭,哇的吐出一口鮮血。

    來人正是劍一,劍一憤怒的看著卓翊說道:“易兄,好久不見,再相見沒想到是這個場面,正好,我們今日剛好一戰。”

    卓翊看著劍一說道:“劍兄,我不姓易,我叫卓翊。今日情況特殊,待我處理完這事,咱們再一戰如何?”

    “這可不成,你先是搶了我大舅子的媳婦,如今又傷我愛妻,這一戰不可后延。”劍一回道。

    卓翊看了看陸文婷,又看了看劍一,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就一戰。”

    卓翊回到者彤身邊,輕輕的拉住她的手以示安慰,輕聲說道:“這件事你不要放在心上,交給我來解決,什么事情我們都一起扛。”

    者彤看著卓翊點點頭,臉色好了不少。

    周圍的賓客們已經在竊竊私語了,都對著者彤指指點點的:“紅顏禍水啊。”

    卓翊看著劍一做了個請的手勢,劍一看著李臻行了一個晚輩的禮說道:“前輩莫急,先讓晚輩與他戰一場。”

    李臻點點頭,向后退開了。

    劍一看著卓翊問道:“你的武器呢?”

    卓翊也想有件兵器,他環顧了一下四周,眼睛最后定在烈焰谷的張廷玉和紀紅秀身上,他的銀qiāng一直放在烈焰谷,之所以不去拿回來是因為他想給烈陽股留下一個自己存在過的證明。

    張廷玉和紀紅秀只是看著卓翊,眼中的恨意已經沒有了,有的只是看上去的平淡,但實際上卻又暗藏著擔憂。

    卓翊繼續移動目光,隨即就看到身著一身墨青色繡著水浪的長袍,一臉關切的看著自己的夢如意,他點點頭算是打招呼。

    卓翊目光繼續游走,見到坐在扁慕書身旁一臉崇拜的看著自己的扁小笑,他微微一笑,再次點點頭。

    卓翊知道今天他是很難借到兵器了,隨即看著劍一說道:“我不用兵器。”

    劍一倒是發現了卓翊的尷尬,也沒有覺得卓翊在托大,于是說道:“我的劍是我的一部分,你雖然沒有武器,但是也別指望我會扔掉手中的劍。”

    卓翊笑了笑說道:“沒有指望如此,劍兄出招吧。”

    劍一臉色肅穆,一臉莊嚴的看著卓翊一動不動,卓翊同樣神情嚴肅的盯著劍一的雙眼沒有動。

    周圍的賓客們都知道兩人開始了,都在蓄勢待發,又都在等對方先出手,好讓對方露出破綻。

    兩人就這么對立的站著,紋絲不動,連眼皮都不眨一下,約有一盞茶的時間,此時已經到了正午了,陽光明媚,從頭頂灑落。

    劍一突然拔劍,一道耀眼的劍氣爆射向卓翊。

    卓翊身體一側,避開劍氣。他再次望向劍一時,劍一已經不見了。卓翊一驚,抬手就向頭頂一掌,身體向側面撲去。

    嘭的一聲,隨后就是漫天的劍光從天而降,仿佛是盛夏時正午的烈陽發出的刺目的光芒,可這光芒的破壞力有點大,將地面的石板都攪碎了。

    劍一連續使用了破曉之劍以及正陽之劍,他以破曉之劍遮擋住卓翊的視線,正陽之劍才是殺招。

    卓翊在發現劍一不見之后,立馬就做出了反應,在躲避開正陽之劍后,隨手就是一掌。

    本來要緊隨其后的劍一揮劍斬開了掌印,但是人也被阻攔了下來。建議看著卓翊說道:“你不是烈焰谷弟子嗎?怎么用的是金剛堂的功夫?”

    卓翊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了,他看了看張廷玉和紀紅秀,隨即又看向劍一說道:“好,就以烈焰谷的功法。只是烈焰谷的功法我只學到了些皮毛,希望你不要介意。”

    劍一搖搖頭說道:“我并不是想約束你,只是好奇而已。你盡管使用你所學的本事就是。”

    卓翊并指成劍看著劍一道:“接招吧。”

    兩人相互沖去,都化作一道殘影,瞬間交錯而過,卓翊收手而立,劍一也持劍站定,只是從他的側髻飄落下一束發絲。

    在場的嘉賓很多功力不夠都沒有看清楚,只有為數不多的幾人看清楚了。就連李臻的瞳孔都微縮了一下,他暗中心驚,心道:“這小子的武功居然已到了快要進入內外循環的地步了,恐怕我一個人也留不住這小子。”李臻心中暗恨,仰天嘆息,心道:“難道我長春教要成為這小子揚名的踏腳石。”

    劍一看著卓翊問道:“好一個人劍合一,這一招叫什么?”

    “無劍無我,就叫敗一吧。”卓翊說道。

    劍一嘴角抽搐了兩下,說道:“敗一,敗一,好啊。你自創的?”

    “算不上,這就是烈焰谷的劍招之一。”卓翊說道。

    聽問道卓翊這話的人,都不太明白,紀紅秀也看著張廷玉疑惑的問道:“大師兄,我怎么不記得有這招?”

    張廷玉沒有說話,只是案中思索,他已經微微有些頭緒了。

    “哦,是我輸了。”劍一雖然心中疑惑,但是也沒在多問,輸了就輸了,他還能接受。

    陸文婷有些擔心的看著劍一說道:“劍哥,你沒事吧?”

    劍一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沒事。”

    卓翊看向陸禹弛說道:“是彤兒對不住你,我們不奢求你的諒解,若是力所能及,將來定會補償。若是實在不想放我們走,你們有什么不滿的盡管對著我來。”

    “真是猖狂,莫非仗著自己武功高強就可以公然戲耍我長春教。今日之事還請天下英雄評個理,還我長春教一個公道,李某感激不盡。”李臻知道自己一人很難留住卓翊,開始請幫手了。

    鏡琮早就不滿卓翊,見到卓翊的功夫比自己都要高了,正愁沒有辦法下手,此時李臻邀請,正好讓他借機對付卓翊。

    “不錯,這一男一女,私自茍且不說,還算計長春教,故意一長春教為踏板,想要在江湖上揚名,這種行為如何讓人不惱。”鏡琮說道。

    圍觀的賓客們都對這卓翊和者彤指指點點的,暗罵兩人。

    卓翊看著鏡琮,眼中帶著怒色,說道:“你胡說八道什么呢?彤兒和我從小就定了親的。”

    此言一出,讓周圍的人又嘩然,他們看著陸禹弛的眼神帶上了鄙夷,像是陸禹弛是一個搶奪卓翊老婆的人。

    者彤站出來說道:“此時是我的注意,是我一心想找到翊哥哥,沒想到最后事情卻弄成這樣,你們要罵就罵我吧。”

    這一下所有都看著者彤罵了起來。

    “不知廉恥。”

    “蛇蝎美人。”

    “紅顏禍水啊。”

    卓翊擋在者彤身前說道:“有什么事都沖著我來,她的錯,我來扛。”

    這些武林豪杰中不乏女子,大多是離經叛道之人,聽到卓翊如此說,反倒不在辱罵者彤和卓翊,都羨慕起兩人來。

    “好,既然如此,你就不要怪我們以多欺少了。”李臻說完,看著長春教弟子說道:“布陣,殺。”

    十二名長春教弟子應聲而出,他們手持長劍將卓翊和者彤團團圍住。

    陸禹弛看到這一幕擔心長春教弟子將者彤也給殺了,連忙叫道:“慢。”而后看著者彤說道:“醒妹,你出來。”

    者彤看了陸禹弛一眼,搖了搖頭說道:“無論生死,我都和翊哥哥在一起,對不起了。”

    陸禹弛氣得臉色發白,看著者彤說道:“只要你留下,我就放過他。”

    者彤搖了搖頭,不再說話。

    陸禹弛氣惱道:“好,既然你想死,那就去死吧,殺了他們。”

    十二名長春教弟子在快速穿行中發動殺招,有兩人同時發出一道劍氣射向卓翊和者彤。

    卓翊帶著者彤快速避開。可緊接著又有兩道劍氣射來,連接的極為緊密,實在兩人的身體避開的方向,讓兩人很難避開,卓翊強行頓住又閃避開,可他和者彤腳還未著地,緊接著又是兩道劍氣,這讓兩人避無可避。卓翊知道就算避開了,后面恐怕還會繼續,于是他將者彤擋在身后運轉內力施展金剛不破迎接了兩道劍氣。

    剩余的長春教弟子見卓翊硬抗居然同時發出一道劍氣斬向兩人。卓翊一把抱住者彤施展著金身不破向著一側的一名長春教弟子沖去,并一掌拍去。

    那十二人見卓翊向著那名弟子沖去,偏向那人的五人都向著那名弟子極速聚攏,手搭著后背,那位弟子突然斬出一道極為凝聚的劍氣。

    轟的一聲,掌印和劍氣相撞了。卓翊被阻擋只能向后退去,可后面的六位長春教弟子也如前六位一般發出一道劍氣。

    卓翊慌忙間將者彤推向一邊,同時緊急施展金剛不破。金剛不破還未完全施展成型直接就被轟開了。但是這未完全成型的金剛罩也將劍氣擋住了絕大部分,只有一絲氣息透了進來擊中了卓翊的胸口。

    卓翊胸口的衣服裂開,斬在了他掛在胸口的一塊木牌子上。木牌應聲而裂,從中掉落出一塊黃說的玉牌。卓翊下意識一把接住。

    “掌教玉牌。”鏡琮看著卓翊胸前掉落的玉牌喝道。

    這塊木牌是大牛一直帶著的,大牛死后,卓翊將其留下做個念想,沒想到其中居然是金剛堂的掌教玉牌。

    鏡琮看著卓翊說道:“果然一直在你這里,虧了先前我還相信你說的話。”

    卓翊皺著眉頭拿著玉牌并未解釋,他看了鏡琮一眼就將其揣進了腰間的一個步袋中。

    鏡琮氣的牙根癢癢,不過此時還不是他出手的時候,只要長春教殺了卓翊,他照樣可以取回。

    卓翊將者彤擋在身后,者彤拉了拉卓翊說道:“翊哥哥,不用管我,他們傷不到我的,你盡管破陣。”

    卓翊看了者彤一眼,見后者一臉自信,于是轉頭看了看長春教的十二為弟子,心中發狠,不再手下留情,他再次向著一人沖去。在幾人聚攏之際,他向著其中兩人分別點出一記金剛指。

    這一指阻擋住了三人,只有三人聚在一起,卓翊施展身法避開三人合力施展的劍氣,一掌拍向最前方的那人。

    那人沖忙間也一掌拍出,和卓翊對了一掌,后面兩人還來不及動作,三人就口吐鮮血飛了出去。

    卓翊回身看向殺向者彤的其他人,身形一轉回道者彤身邊,施展出暴風劍氣。

    無數的劍氣爆射擊向其余的九名長春教弟子,有兩人靠得較近,直接劍氣透體,頓時死了,另有三人受了重傷倒在地上哀嚎,其余幾人都受了些輕傷。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股票配资平台ˉ选杨方配资靠谱 一本道伦理快播影院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佣金再多少 青海11选5 股票配资渠道 6场半全场 吉林时时彩 鑫配网配资 股牛配资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篮球 浙江快乐12 福建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