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200 親媽(1更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顧海瓊忍下心頭的開心和高興,對著他翻了個白眼,

    “回來就回來啊,怎么著,你這大半年不回來一次,一年在家里頭待的時間說好了能有半個月的人,這回家一趟還有功,是大喜事兒,得讓我們這些家里頭的人敲鑼打鼓的給你慶祝一番不成?”

    沈南川嘿嘿一笑,“用不著。”

    “只要你高興,家里人高興就好!”

    要是自己回來家里頭沒一個人歡迎他,沒有一個人高興。

    那他可沒法做人了!

    “行了,進屋說話去吧。”

    知道他心里頭也是擔心呂老太太的病情,顧海瓊便帶著他去了書房,

    “你先看看這個。”

    把之前醫院里頭幾次檢查的結果遞給沈南川。

    顧海瓊讓他看,自己則輕輕嘆了口氣,

    “媽現在的身體是真的什么毛病都沒有,用醫生的話如今就是自然而然的老化……”

    說句不好聽的,這就是損耗!

    現在這情況,是人到了老年后的一種癥況!

    當然,這種癥況還是病。

    可這是老年病!

    “即然沒病,那媽會不會就是記不起那么多東西了,咱們多陪陪她,多和她說說話……”

    “你說的這些醫生都說了,相對來說肯定是會比把老人放到那里沒人理會,不管不問來的好一些,可是……”

    顧海瓊看著沈南川,有些不忍打擊他。

    但有些話卻又不能不說……

    “醫生也說的很明白,也很有可能會朝著另一面發展……”

    “而且,這種病并沒有什么道理或是病理可言。”

    “這話是什么意思?”

    沈南川有些生氣的看向顧海瓊,“即然這是病,怎么可能會沒有病理可言?”

    “哪個醫生說的這么不負責任的話啊,回頭記下,以后不能再找這人看病了啊。”

    顧海瓊聽著沈南川的話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這是國家一流頂尖的專家,你還嫌棄人家了。”

    “這事兒我不止問過一個醫生,連國外的一些專家都請教過,而且,相信不止是我,大哥和爸應該都從側面或多或少的咨詢或是找人問過,但他們都沒有提出什么更好的方法……”顧海瓊雙眸定定的看著沈南川,語氣認真,“你不能因為這件事情就徹底的否決醫生。”

    “醫生也是人,不是神。”

    哪怕再發達發展的高科技,醫術。

    也肯定會有不能到達或是解決的問題!

    而醫術上的一些頂尖難題則就是很好的例子。

    “我知道,我沒有,我……”

    有些焦躁的沈南川撓撓頭,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他剛才情緒有些不好。

    不該這樣和自家媳婦說話的。

    自己這么些年不在家,自家媳婦為了這個家出力出錢操心操肺的。

    旦凡有那么一絲半點的法子,她也絕不會坐視不管……

    “對不起。”

    沈南川沒頭沒腦的這么一句,顧海瓊微怔過后,卻是瞬間紅了眼圈。

    這個人!

    她吸了下鼻子,輕聲勸著沈南川,“你也別太擔心了,媽的情況也不是只有她一個,我這些天上網和一些醫生還有家屬咨詢過,有些人的病情控制做的還是很好的,所以說,只要咱們家屬有耐心,有這個毅力打持久仗,把媽照顧的好一些,耐心多一點再多一點的,我想媽的情況不會差到哪里去的。”

    沈南川點了點頭,卻是再也沒說什么。

    現在的情況,也只能是這樣了。

    有一種無力感。

    傍晚,沈南川仍舊和往常每次回來一樣去接幾個孩子放學。

    校門口一到放學時間可以說是人滿為患。

    家長孩子蜂擁而至。

    有朝著里頭擠的,有想著往外頭走的……

    沈南川生怕幾個孩子看不到他,眼也不眨的朝著校門口那里盯。

    孰不知他那接近一米八幾的身高。

    再加上通身帶著幾分生人勿近的生硬感,卻讓人身邊人自動離他遠幾步!

    等到二二幾個背著書包走出校門口。

    一眼看到的就是站在那里的大高個兒沈南川!

    幾個孩子嗷的一聲就撲了過來,

    “爸爸(舅舅)。”

    “爸爸你怎么突然來了啊?”

    “爸爸你什么時侯回來的,是一到家就來接我們了嗎?”

    幾個孩子圍著沈南川唧唧喳喳的說個不停。

    顧海瓊坐在一側的車子上瞧著,暗自哼了兩聲,

    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

    所以剛才她都懶得下去!

    幾個沒良心的小壞丫頭!

    看一眼默默站在二二幾個后頭幾步遠,只是和沈南川打了個招呼便背著書包朝著車子這邊看,看到半降車窗后露出的顧海瓊的笑臉后也朝著她回了個大大笑臉的小兒子,顧海瓊心里頭舒坦了不少——

    嗯,還是小兒子好!

    不像那幾個小沒良心的小壞蛋!

    她按了兩下車喇叭,“沈南川,上車說話吧,媽還在家里頭等著呢。”

    “好了,別讓你媽和你奶奶她們等久了,咱們上車說話。”

    車子上。

    二二幾個圍著沈南川說個不停。

    沈南川也不嫌煩,問什么說什么,偶爾問重復的也不在意,再說一遍就是。

    顧海瓊在前面開車。

    四四坐在副駕位上,偶爾回頭看一眼。

    但大多的注意力卻是放到顧海瓊這個當媽的身上。

    看到他媽時而撇嘴時而臉黑的磨牙時,他忍不住暗自心里頭有些好笑,

    他媽這個性子呀,有時侯總覺得和個孩子似的!

    四四笑嘻嘻的,“媽,咱們晚上吃什么啊,有沒有我愛吃的紅燒獅子頭?”

    “有有,你奶奶說了,這可是我們四四最愛吃的,肯定煮。”

    “謝謝媽媽和奶奶。”

    四四笑嘻嘻的道了謝,回過頭,“媽,綠燈了,咱們可以走了呢。”

    車子重新往前駛。

    十幾分鐘后到家。

    多了一個沈南川,多了幾個放學回家的孩子。

    整個院子好像都活了過來!

    笑聲不斷。

    眼看著就要吃晚飯,顧海瓊在廚房門口扯了嗓子喊,

    “你們幾個去洗手過來幫忙……”

    沈南川招呼著她們幾個自己去洗手,他則轉身來了廚房,

    “她們幾個能幫什么啊,我來就好。”

    有他在家呢。

    哪里用得到幾個孩子動手?

    顧海瓊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好啊,那你這次回來就別再走了,就待在家里頭幫你幾個孩子干活吧。”

    “要幫也是幫媳婦你啊。”

    沈南川的求生欲還是挺強的,眼珠子一轉,難得開竅一回的樣子逗樂了顧海瓊。

    白他一眼,“你要是真的待在家里頭再也不走我就信了你的話。”

    不然,就統統都是鬼話!

    是騙人的鬼話!

    沈南川雖然知道自家媳婦是開玩笑呢,可還是有些心虛,

    “那啥,我……”

    “你什么你啊,你不會真以為我想要你待在家里頭什么事情都不做的當個閑人吧?”

    “我才不要養個白吃飯的呢。”

    “不工作不賺錢就把你攆出去,喝西北風去!”

    沈南川眼底閃過一抹暖意,自家媳婦不管什么時侯永遠都是最溫柔體貼的一個!

    晚飯過后。

    沈南川陪著幾個孩子在院子里頭玩游戲,直到快八點才被顧海瓊把幾個孩子給攆回房間寫作業,

    “都給我好好寫啊,九點半寫完睡覺,寫不完的明天自己去和老師說。”

    至于挨罰挨站啥的……

    嗯,那不關她的事兒!

    在寫作業這件事情上幾個孩子還是比較聽話和認真的。

    沒辦法,她們不認真顧海瓊這個當家長的認真啊。

    就比如說吧,她說寫到九點半,那就一準是到九點半。

    超過一分鐘都不行!

    關燈,睡覺!

    你寫不完?

    寫不完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想辦法去!

    經過了幾次大早上的五六點爬起來寫作業,再有最初實在完不成被老師罰過幾回站。

    二二幾個是對顧海瓊的話立馬執行!

    絕不會打半點折扣的那種。

    所以,這會兒一聽說是九點半,那誰也不敢耽擱啊。

    噌噌的往房間跑。

    趕緊寫,寫完了要是還不到九點半。

    她們還能再多玩一會兒呢。

    這就是顧海瓊給她們的彈性時間!

    當然前提是作業要寫的好。

    顧海瓊看著她們幾個回了房間,她自己則是笑著看向沈南川,

    “媽也快到休息的時間了,去和老太太說會兒話吧?”

    兩個人一邊朝著房間走一邊說話。

    顧海瓊開口的聲音里頭有幾分埋怨,“你也別老是縱著她們幾個,那幾個丫頭都是鬼精鬼精的,知道你這里松,肯定一心只想朝著你這邊使勁兒了,到時侯你走了我還得花心思去重新管她們……”

    “好,我都聽你的。”

    聽聽這話,說的多好聽呀。

    可實際上呢?

    這男人,不用到了明天,一會兒幾個孩子寫完作業出來你就能看到了。

    肯定是依舊我行我素。

    老主意在心!

    正的很!

    房間里頭,呂老太太正和老爺子在說話呢。

    兩個人也不知道在說什么。

    老太太的聲音有些大,瞧著倒像是在爭執什么一般。

    聽到門口的腳步聲。

    齊齊把視線朝著這邊望過來。

    呂老爺子只是瞧了一眼便轉開了眼,“你們來了,過來評評理,你媽她……”

    “兒子你什么時侯回來的?”

    呂老太太激動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一臉的笑,拉著沈南川的手不松開,

    “才到家的嗎,路上累不累渴不渴?”

    “一定餓了吧,我讓人給你弄吃的去……”

    朝著外頭就想喊人。

    顧海瓊對這個情景半點不意料,想也不想的攔下老太太的話,

    “媽,我剛才在院子里頭和許愛說了,她這會兒已經在廚房忙活了呢,很快就好。”

    “那就好那就好。”

    呂老太太一臉的高興,也就不再堅持著去喊人弄吃的什么的。

    只是拉著沈南川,把之前早就問過的話再一次一字不漏的問了個遍。

    最后,她上下打量著沈南川,語氣里頭滿滿的都是心疼,

    “你看看,這么大個人了怎么就不知道照顧自己,看看這又黑又瘦的,你媳婦瞧著多心疼啊。”

    顧海瓊坐在一側笑嘻嘻的,

    “媽,我瞧著還好啊,人挺精神,還結實,是媽你看著心疼了吧?”

    “我心疼你也心疼啊,別以為我看不出來。”

    老太太自己說著就笑了起來,下一刻又叮囑顧海瓊,

    “這兩天在家里頭好好的給他補補,讓許愛她們多做些好吃的,多煮點雞湯什么的養養。”

    沈南川,“……”

    還沒從老太太眨眼把他回來的事情給完全忘個光的事實中反應過來,

    雖然電話里頭聽了顧海瓊等人說了這個情況。

    早在他回來時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不就是忘個事嘛,大不了多提醒老太太幾回就是。

    不過在初初看到呂老太太,甚至和老太太聊了那么長時間的天過后。

    他心里頭其實是存了幾分僥幸的,

    瞧著這情形,不是挺好?

    或者,并沒有大家想像的那種糟糕啊。

    直到這一刻。

    低頭看著呂老太太握著自己手的干枯的雙手。

    還有老太太臉上真切切的高興和開心以及欣喜……

    沈南川的心終于真的覺得難受了起來。

    老太太這個樣子下去,有朝一日真的會忘掉他,忘掉這個家里頭所有的人?

    然后,這低落傷心情緒中還沒醞釀出來呢。

    就聽到老太太說什么補補,養一養的話,這讓沈南川忍不住聽的嘴角直抽抽,

    養養。

    他媽這是要把他當成豬來養嗎?

    養肥了,殺了過年?

    這么一想,心頭的酸澀倒是被無形中沖走了幾分。

    他心里頭嘆了口氣,臉上帶著笑,陪著老太太再次重演了一回之前才出現過不久的畫面!

    好像,電視在回放?!

    好半響,老太太才放開他的手,視線朝著門口處看了好幾眼。

    最后還是顧海瓊想起自己剛才的話。

    頓了下,她起身,“媽,你先和沈南川說話,我去廚房看看好了沒有啊。”

    “行,那你去吧。”

    老太太很干脆的點頭,順便還不忘叮囑顧海瓊,

    “你和許愛她們兩個說,簡單點,能填飽肚子就好,回頭咱們明天再吃好吃的。”

    “我知道了。”

    臨出去前,顧海瓊投給沈南川一個愛莫能助,你自求多福般的表情。

    沈南川,“……”

    顧海瓊很快去而復返,

    “媽,許愛她們煮好了,我沒讓她們端過來,讓沈南川過去吃吧?”

    怎么說也是自家男人。

    好歹的不能回來頭一晚上就吃撐或是因為吃的多而生病吧?

    到時侯看醫生一說,自己這聽了也沒面子呀。

    所以,嗯,還是能救就救一救的好吧。

    可惜,老太太卻是直接不樂意了起來,

    “廚房多熱呀,那里就那么一個風扇,讓她們端過來,不過就是一趟路的時間能費啥功夫?”

    “算了算了,我去好了……”

    這下,顧海瓊看著沈南川的臉忍不住撲吃就笑了起來,

    剛才老太太愛兒心切,晚飯上可是沒少給沈南川夾菜裝湯遞吃的!

    沈南川心疼老太太,幾乎是來者不拒。

    嗯,估計早就吃撐了吧?

    這要是再被老太太盯著吃上一頓……

    她似笑非笑的看向沈南川,那意思是你自己看著辦啊。

    偏老太太還在那里催,“你起來做什么,我去端過來就好,幾步路……”

    “媽,我去端。”

    好歹的,她過去還能用湯多面少的碗來哄弄一下。

    面條很快端過來。

    沈南川瞥了眼顧海瓊,揚揚眉,你什么時侯讓許愛煮的面?

    哦,就是你和媽說話那會兒。

    看到呂老太太把沈南川回來的事情給忘到了腦后,顧海瓊就想到了這一點兒!

    “你好歹吃一點,填下肚子,想吃什么明天媽一早去買。”

    呂老太太看著坐在那里沒動的沈南川,心疼的以為自家兒子這是餓壞了啊。

    瞧,看到吃的都高興的說不出話來了。

    一心一意的催著他,“你趕緊的吃呀,許愛她們煮的面條很好吃的,不夠了媽再讓她們去裝。”

    沈南川抬眼看向自家親媽。

    視線落到老太太滿是笑意的臉和眼上。

    最后,他深吸了口氣,又暗自揉了下肚子,重重點頭,

    “謝謝媽,我早就想吃她們兩個煮的面了,可惜在外面吃不到,不知道有多想呢。”

    呂老太太一本正經的點頭,“可不是,這人啊出門在外,想的念的可不就是家里頭這一口吃的?”

    對面,沈南川在老太太灼灼目光盯視下一口面吃下去。

    一口又一口。

    已經完全是不想再說話。

    只是偶爾眼神幽怨的瞟一眼顧海瓊,還有旁觀的呂老爺子,

    你們還是不是我親媳婦,親爸?

    顧海瓊加呂老爺子呵呵一笑,想也不想的轉開頭,

    他們啥也沒看到!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建議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排球比分直播 新疆风采35选7开奖记录 3分彩下载什么软件 哈尔滨麻将群 今天nba比分 下载单机麻将无网版手机 云南十一选五近期的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开奖 黄陂麻将红中赖子杠 股票涨跌的原理是什么 1768江苏麻将app 三级片之姐姐和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