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328章 玉兒送的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來,你家姑娘給你貼花鈿。”墨玉盤腿坐在床上,伸手將一旁的妝盒拿過來,對初春數的哦哦啊。
    “姑娘,外頭好多人等著呢……”初春為難的看著墨玉,可還是走過來蹲下了。
    “讓他們等唄,他們樂意等。”墨玉托著初春的下巴,將花鈿往她臉上比劃著。
    “姑娘,奴婢自己來吧。”初春實在有些受寵若驚,縮了縮脖子,朝墨玉伸手要花鈿。
    墨玉手一收,指著初春,“蹲好了,姑娘給你貼花鈿,你這是做什么?不信我的眼光?就貼這個蓮花的!”
    “姑娘,這太華麗了……”初春快哭出來了。
    墨玉抿嘴一笑,將手中的花鈿往初春的眉心一貼,“就是要華麗才行,來,姑娘給你畫眉!”
    墨玉滿意的看著被自己打扮好的“洋娃娃”,拍了拍手,“不錯不錯,從協奏曲,你就是姑娘,我是你的女護衛,走了走了,該出門了。”
    墨玉一推開門,就看到了院子里站著的一眾穿著各色官袍的小官。這些小官在看到墨玉的那一刻,就差點想要行禮了,不過還是在最后關頭頓住了。因為……墨玉穿著的是男裝。
    “一個個吃干飯的嗎?姑娘的院子那么居然敢將外男放進來!”墨玉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墨衣衛。
    “姑娘恕罪。”
    就在眾人好奇的時候,初春帶著面紗從屋內走了出來。
    初春身穿淡藍色遍地金葫蘆雙喜紋杭綢小襖,駝底色蹙金琵琶襦裙,身披品竹底云水妝花緞煙紗。烏云般的秀發,頭綰風流別致靈蛇髻,云鬢里插著丁香花銀簪子,手上戴著一個赤金鑲翡翠如意的戒指,腰系潔白閃綠雙環四合如意腰封,上面掛著一個淡藍色繡白鶴展翅的香囊,腳上穿的是淺金色鳳紋繡鞋,整個人出水芙蓉一般清透秀麗。
    院子里的小官們對視了一眼,紛紛行禮,“見過玉姑娘。”
    “站在我家姑娘住的院子里,守著她直到出門,還假惺惺的行禮。”墨玉嗤笑一聲,上手環胸看著這些小官,“只怕是有些人好日子過多了,不記得當年的那位仆散大人了。”
    眾人一凜,原本心里頭的想法紛紛打消了。
    仆散大人那是誰?那可是當初科殿下手下的一把手,可不也在這位玉姑娘離開金國的時候,被迫守孝三年。
    科殿下好不容易等到她糊掉長安的消息,正準備奪位,誰曾想,這玉姑娘根本沒走,直接殺了仆散大人的母親,落實了他需要守制的身份。強勢的逼宮,殺了科殿下,扶持金花公主上位。
    可計算這樣還不夠,就因為當初仆散大人在她師父的去世的那一日說了不該說的話,強迫人回來上朝。得,回來是回來了,可她還趕盡殺絕,讓人潑了他一身洗也洗不干凈的臟水,直接將他趕出了朝堂。
    在場的人,只安排是連仆散山的一根手指頭也比不過,腦子更沒有人厲害,若是真在這個時候得罪了玉姑娘,只怕會落的比仆散山更慘的下場。
    左右玉姑娘也要離開金國了,聽說往后也不再回來了。可萬一呢?這幾年她可沒少出去!彼此留個面子總比撕破臉要好,也算是討好了金花公主。
    初春看著面前這一群乖乖讓開的小官,看了墨玉一眼。
    “姑娘,可要屬下將他們給……”墨玉比了個手勢。
    初春一怔,抓過她,看著院門,一眼也不再看那些小官,視若無物一般,直接出門走了。
    墨玉扯了扯嘴角,跟在了初春身后,“算你們走運!”
    墨衣衛跟在墨玉的身后,一個個手中都拿著行李,一個眼神也不給邊上的那些小官。
    小官們:???
    墨玉扶著初春上了車,敲了敲車壁,馬車很快就前行了。
    路上不乏有送行的官員或者財主,但是都不敢上前,只是默默的站在路邊。而那個被越原帶回來的男人,也和那名墨衣衛站在一處,只不過身邊的人都對他怒目而視。
    有時候,有些事情很好理解的,昨晚上死的的人,正好就是當初逼殺了他妻子的人,就算沒有證據,但是猜測就足夠給人安上罪名了。
    以至于,在面對突然出現的墨玉,以及昨晚的火,又不少心思靈活的人,也都想到了某種可能,看向馬車的目光漸漸變了。
    出了鎮子,后面還有不少人跟著,不過已經轉到暗處去了。
    墨玉靠在桌子上,給自己倒了杯茶,“越原,可想明白該如何做了?”
    越原一直跟在馬車旁,聽到墨玉叫他,瞬間就挺直了脊背,不過在聽到墨玉的文化之后,瞬間就蔫了下來。
    “我其實并不討厭有注意的屬下,只討厭有餿主意還不自知的屬下。”墨玉把玩著手中的茶杯,笑了笑,“越原,昨日的五十鞭,領了嗎?”
    馬車沒有停,只不過越原已經跳下了馬,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屬下不該妄自行動,不顧大局,引來了人,暴露了己方行蹤,更甚者,還將姑娘拖入昨夜的火災中……”
    墨玉看著手中的茶杯,沒有出聲。
    越原不知道跪在地上,看著身旁的墨衣衛一個個越過他,瞧著馬車緩緩離去,心中焦急可見一斑。
    “姑娘,可要再罰越原?”花好在馬車的另一旁,低聲問道。
    許久,馬車內才傳來的聲音,“后退只怕是不止一方人馬,昨日既已罰過,只是今日看來,還是輕了些……”
    “你讓他起來,過了前面的樹林,帶著馬車繼續往前走,我們幾人換車,繞路走,他若是因不開追兵,就不許他回來。”墨玉打開了食盒,將里面的一層抽了出來,“初春,拿去給越原,讓他吃飽了再上路。”
    花好心頭一跳,不知道墨玉就究竟是個什么打算,可還是不敢違抗墨玉的命令。若是前主子還在,只怕是越原此刻已經身首異處了,可姑娘……
    花好不敢多想,將調轉馬頭,拿著食盒到了越原面前。
    越原已經低下了頭,忽然看到花好朝自己策馬而來,眼睛一亮,“姑娘說了什么?”
    花好神色復雜的看了越原一眼,將手中的遞給他,“姑娘吩咐你吃飽了上路,過了前面樹林,帶著馬車引開追兵。”
    這話實在是引人遐想,可是越原不敢多想,老老實實的從地上站起來,接過了食盒,伸手去抓食盒里的糕點吃。眼睛紅紅的,說出來的話也有些哽咽,“你……要照顧好姑娘……”
    ……
    上官問夏收到墨玉捎來的東西已經過年了,她興沖沖的吩咐人將衛幼蕊和尚尋香宣進宮來一起拆禮物。
    “啊,對了,將玉兒送來的東西都拿來,上回我托她給四哥的套娃不知道有沒有。”上官問夏提著裙子,朝內室走去,“對了,請四哥過來,讓他一塊拆禮物,玉兒行事我放心,保管有四哥的份!他總那么忙,都不知道陪陪幼蕊,讓他們多相處點時間,也省的我們幾個擔心……”
    上官時從興慶殿過來的時候,上官問夏已經拉著衛幼蕊和尚尋香在拆墨玉的信了。
    “每次都是那么文縐縐的,也就她不嫌煩……”上官問夏噘著嘴,往下看著,“哎?玉兒傷風了?我藥庫里可還有人參?還有上回進貢的雪蓮,一并送去給她。”
    上官時的腳步頓了頓,臉上帶上了笑容,“玉姑娘病了?她體弱,一向身子不好,倒是需要不少藥材,我那邊還有一些人參,也一并送去吧。”
    “四哥?”上官問夏抬頭,笑著看了過去,“你怎么才來,再晚一步,可不給你留好東西了啊!”
    “公主又說笑,你方才還說玉兒處事得體,你替四殿下同她咬了好東西,她怎么可能不分成四份?”尚尋香調笑著,站起身對上官時行了一禮,“見過四殿下。”
    “尚小姐。”上官時還了半禮。
    衛幼蕊也站了起來,低著頭,看著上官時笑著,“殿下。”
    “哎呀呀,這連個四都被丟了,叫四哥你殿下呢!”上官問夏沖上官時擠眉弄眼的。
    上官時瞪了上官問夏一眼,“不知羞!幼蕊可是你未來嫂嫂!”
    上官問夏撇了撇嘴,沒有理會上官時,抬手從一旁拿了一個套娃出來,“喏,你要的套娃!”
    衛幼蕊在看到那個套娃的時候便愣了,下意識的轉頭看向上官時,臉上的笑容有些勉強,“殿下也喜歡玉姐姐做的這個套娃?”
    上官問夏沒有察覺到衛幼蕊的不對勁,下意識的接過了話,“是啊,上回四哥來我這見到就覺得喜歡,也想要,托我問玉兒要來著。”
    還是尚尋香發現了衛幼蕊的不對,岔開了話題,“玉兒那人總是這樣,喜歡做些稀奇古怪的東西,做好了都丟開不要了,倒是咱們,總做她的置物柜!”
    上官時看了衛幼蕊一眼,只覺得她與尋常不太一樣,但是哪里不一樣也說不上來,只覺得是女兒家的一些小心思,便朝她笑了笑,“只是覺得新奇有趣,我總不好搶八妹的愛物。”
    衛幼蕊看了一眼那個套娃,點頭表示理解。她見上官時轉過頭去研究手中的套娃,抿了抿嘴,小聲的問上官問夏,“公主,這個,怎么與你的那個一樣?”
    上官問夏一滯,看了正將套娃一個個取出來的上官時,小聲的對衛幼蕊說道:“就是我那個,你可別告訴四哥啊。我上次可是和他夸了海口,說要問玉兒要的,結果玉兒說在路上不方便做,沒給,我這不是怕丟臉嘛!好幼蕊,你可不許拆穿我!”
    衛幼蕊只覺得嘴巴發苦,卻只能做出一副“我理解”,“我大度”的模樣。她點了點頭,“玉姐姐是最有分寸的人了,這樣私相授受的確不好,她是對的。”
    上官問夏拍了拍她肩膀,“哎呀,就這一次,左右我也玩過了,就給了四哥也好。反正玉兒行事妥帖,往后也不會少了四哥的東西,我也不用割愛了。”
    衛幼蕊陪著笑著,“玉姐姐行事自然是事事妥當的。”
    尚尋香略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衛幼蕊,但是沒有坐在衛幼蕊身邊,只好看著她和上官問夏說話,給了上官問夏好幾次眼神,她都沒有接收到,只好和上官時說話,錯開他的視線,不叫上官時看到衛幼蕊的失態。
    “四殿下,這個套娃疊放在一處是一個,可若是分開擺放,也很是好看呢,上回玉兒給我們畫了畫,有幾幅倒是有趣得緊,你看這樣……”
    上官問夏也被尚尋香的話吸引了,“對對對,四哥不能看,這樣擺……”
    衛幼蕊咬著唇,看著眼前三人說笑,只覺得心里酸楚。墨玉的行事向來妥當,她也相信墨玉,墨玉也的確沒有給上官時套娃,甚至也只是給了上官時明面上的一點面子情禮物。不少女兒家的玩意,都還是只有她們三人有。
    這不是什么大事,上官時和墨玉之間也沒有逾鉅,是上官問夏找墨玉討的。可是當看到墨玉親手做的套娃出現在上官時的手中,她卻還偏偏不能說那個套娃是上官問夏給上官時的,心中愈發難受。
    墨玉給的東西很講究,沒有一樣是不同的,除了一些女兒家的物品是她自己搗鼓的,不能分給上官時,其他的都是經了別人的手,四個人都是一樣的。
    就像是看到上官時拿著那方手帕,笑著與自己說話時的場景,他說出的每一個字,都扎進了自己的心里。沒有人有錯,錯的只是她,所以也是她在暗處受盡苦楚。她后悔了,可是卻什么都不敢說,說了就是無法挽回的局面,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幼蕊?幼蕊?”
    “啊?殿下?”衛幼蕊回過神,轉頭看向上官時。
    上官時放下手中的套娃,“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嗎?你今日好像提不起興致的樣子?”
    上官問夏縮了縮脖子,拉著衛幼蕊的手,“幼蕊,是不是那個來了?”
    衛幼蕊紅了臉,低著頭不說話,這倒是讓上官時安心了些,只覺是女兒家的心思敏感,害羞了。
    他輕咳一聲,笑著問道:“我們方才在說,勞玉姑娘破費,這些蜜餞與小玩意想必也費了不少心思,不知她喜歡什么,好回禮。你心思細膩,與玉姑娘也是手帕交,我這一方的回禮,怕是要勞煩你了……”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百家乐7赢6 视频游戏吧锦州510k 幸运飞艇论坛 时时彩700注平刷方法 17175棋牌游戏手机版 没什么玩具赚钱 微信捕鱼送分能提现金 心悦辽宁麻将最新 双色球预测最准最人 秒速飞艇官网 安徽11选5一定牛推荐号 怎样在网上写东西发表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