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第四百七十八章 大結局(二)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玉雪魄落地,身姿輕盈若雪。

伏澹恨恨地看著玉雪魄,想要調動體內的真氣。

他不甘心到手的成功就這樣變成失敗,很不甘心。

只不過,受了重創的他,無論怎樣都沒辦法重新站起來,更別提要將玉雪魄怎么樣了。

伏澹早就在風回山上設置了多重障礙。他想一人獨占玉雪魄體內的精魂。如果順利,等到松巖他們來,他就已經得手了。只是他千算萬算沒有算到自己會栽在玉雪魄的手中。

空氣驟然變密,松巖他們來了。

“尊長師兄,玉雪魄這個女人詭計多端,你們可千萬要小心。”

松巖望著伏澹,冷笑道:“伏澹師弟,我們本以為你是跟我們在同一戰線,要幫我們的,沒想到你想獨占鰲頭啊。”

“師兄,你誤會了,我絕對沒有這個想法,玉雪魄她……”

伏澹說著望向玉雪魄,只見她趴在寒潭邊,臉色白的透明,感覺隨時都有可能香消玉殞的樣子,她頭發凌亂地粘在臉上,想要往寒潭爬去,手上用力,指關節發白,但是身子卻也沒有挪動一分一毫。

“師傅,師傅,”

剛才明明還好端端地站在這里,怎么轉眼……

伏澹從玉雪魄身上收回目光又看向松巖,瞬間明白了。

她在假裝,在演戲給松巖看。

“師兄,她這是裝的,她體內不僅有梅之精魂,還要冰巒的真氣內力,我們可不能大意啊。”

伏澹說著撫著胸口,站起了身,朝松巖走去。

松巖眼眸一冷,抬手就朝伏澹的胸口打去。

伏澹身子一閃,抬手,就是一個反擊的動作。本來只是下意識地一個動作,也沒有抱多大的希望。因為剛才他被玉雪魄傷的不輕。

可是,這一閃躲,竟然輕輕松松就躲過了松巖那一掌。而那一反擊,竟將松巖逼退了好幾步。

“你果然獨自霸占了那精魂。”

伏澹不可置信地看看自己的手,急忙辯解:“這不可能,是玉雪魄在陷害我。明明剛才她才重傷了我。”

“伏澹,你當我們是三歲小孩嗎,竟然還編這么弱智的謊話。”

其他幾個師兄弟也都站在松巖身邊,怒目而視著伏澹,他們每個人的掌心都聚集著一個白色的氣團。

伏澹看著自己的這些同門師兄,心里抱著的最后那一點兒小僥幸也消失了。其實他們跟自己一樣,如果是他現在知道那精魂被他們奪走了,他自己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眨眼之間,那白色的氣團就朝著伏澹的周身大穴襲來了。

雖說現在的力量比不上在寒域,但這若是全打在伏澹的身上,要了他的命是綽綽有余。求生的本能讓他調動了全身的真氣來對抗松巖他們擊向自己的那團團白色氣旋。

“轟”地一下,兩股力量撞擊在了一起,伏澹和松巖等人都被迸發的力量彈開,也全都受了不輕的傷。

“你,你還敢說你沒有得到玉雪魄的精魂?”松巖擦掉嘴角的鮮血,瞪著伏澹。

現在的他跟寒域之上那個一直以遠離俗世飄逸出塵的松巖判若兩人。全部的**都寫在那張猙獰的臉上。

伏澹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還有力量在最后來個絕地反擊。

本來,他是必死無疑的。

不過,即便是這會兒沒死,也撐不了太久了。伏澹可以感覺到自己的五臟六腑正像被放在大火上炙烤一般難受。

突然,一雙白色的靴子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鞋面往上幾公分是沾了泥土的袍角。

伏澹抬頭,玉雪魄正居高臨下地望著自己,哪還像剛才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樣子。

“你贏了。果然是青出于藍,”

從玉雪魄站起來緩緩走向伏澹的時候,松巖就知道他們hi中了玉雪魄的計了。可是現在,已經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局面,他們已經沒有力量去跟玉雪魄斗了。

“你不該拿他的命來威脅我。”玉雪魄說著,手掌翻覆。

伏澹的身體便不受控制地被扔進了寒潭。

他一進入,冰巒便從里面緩緩而出,在玉雪魄的控制之下,緩緩落在了地上。

他依然緊閉著雙眼,但是情況看起來也并沒有變得更壞。

伏澹一如寒潭,潭里便傳來了慘叫聲。

他的五臟六腑像是一點一點地被焚化,而肢體卻因為這寒潭里的寒,一點點變得僵硬,只能清晰地感受著這種痛苦地煎熬一點點地將生命帶走。

沒過多久,慘叫聲戛然而止。

玉雪魄走到冰巒跟前,輕輕地蹲下身,眼里全是冰巒的樣子。

北池翼在松巖他們來之前就已經到了,只是在看到玉雪魄突然裝作重傷倒在地上之后,他已經準備邁出去的腳步停了下來。

他站在玉雪魄的身后,背對著她,面對松巖。

“怎么,你要為了這個女人,殺了自己的師傅嗎?”

“不想殺您,但若是有人想傷害她,我就不會輕饒。”

“其實我早該想到,你也喜歡她,否則也不會那么巧,在她死了沒多久之后你也不知所蹤。只是,我沒想到你會為了她愿意放棄自己這么多年的修為,還有生命。”

北池翼望著松巖,沒有說話。

“罷了,看在我們曾經師徒一場的份上,我只求你能放過這些寒域弟子,他們并不知情,都是被蒙在鼓里的。”

一個玉雪魄,他們已經應付不來了,現在北池翼也來了,又是在玄國的地盤。即便再不愿意,到現在也不得不承認,他們已經無路可退。

“我不會為難他們。”

有了北池翼這句話,松巖松了一口氣。

他們會怎樣,他不敢說。但是這么多寒域的弟子,若都因為他死在了這里,他就是死也不能安寧。

眼看著伏澹沉沒在寒潭,松巖反倒逐漸平靜了下來。

已經預料到自己無法安然從這里離開,對生的渴求也就沒有那么強烈了。也許這就叫認命吧。

“我們自詡是修道之人,高人一等,可終究也逃不過**和誘惑。呵呵呵,都是咎由自取啊,”

其他人看著已經失去斗志的松巖,也都耷拉下了腦袋。

今日,他們是注定逃不處這里了。

可是,就這樣跟著松巖稀里糊涂糊涂地死,他們不甘心,也不愿意啊。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