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2

168 反恐組織帶走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但是現在的情況卻沒有給她多想的機會,墨殤忽然重新上了些子彈,丟給陸天翊一塊手絹。

    陸天翊立馬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幾乎是同一時間,陸天翊屏息,用手絹捂住墨殤的口鼻。

    墨殤抬手朝半空開槍,剛到半空子彈遍化為了煙霧,以極快的速度擴散到方圓一百米的范圍。

    一行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不到一秒的時間,整個工廠內外的所有人紛紛倒地暈厥。

    墨殤和陸天翊依舊處于屏息狀態,墨殤從懷中掏出了兩顆藥丸,一顆遞給陸天翊,一顆自己服下。

    陸天翊卻依舊捂著他的嘴,墨殤皺了下眉,指了指他的手。

    陸天翊笑了一下,先行將藥丸吃進去,嘗試著呼吸了幾口,這才將墨殤放開說道“別生氣,當初做的時候你就說是實驗品,所以當然要我先試試,這樣不至于兩個人都倒下。”

    墨殤自然明白他的意思,說道“沒生氣,以后這樣的事我來就好。”

    陸天翊感動道“墨殤,你也太好了吧。讓我親一口。”

    墨殤推著他的臉,有些無奈說道“忙正事,只有十分鐘。”

    陸天翊笑了起來,先從戰斗工具中找繩子將歐陽桀綁起來,接著以極快的速度將他們身上的武器繳了。

    因為不確定距離過遠的藥效持續多久,所以就將一樓的窗戶用一些睡袋遮了起來。

    最后一分鐘時,墨殤將精神發揚光大,拍了歐陽桀的照片,以及定位,直接傳給了個聯合國反恐總部。

    葉安靜等人緩緩醒過來,此刻臉上一臉懵逼。

    墨殤雙手還胸,不理會眾人的眼神還有歐陽桀等人掙扎的動作,自顧自走去窗邊掀開睡袋的一角,看到外面的餓人歪歪扭扭起來后立馬將睡袋放下。

    從懷中掏出一個錄音筆,說道“想要你們家主活著出去,就不要輕舉妄動。”

    說完將錄音筆用力一拋,丟在了不遠處的空地上。

    沒有在意窗外雇傭兵滑稽警戒的反應,直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歐陽桀怒道“你做了什么?”

    墨殤沒有理會他。

    葉安靜等人醒來以后揉著發疼的太陽穴,問道“什么情況?”

    陸天翊說道“在組織基地的時候墨殤研究了一種迷藥,和子彈結合在一起,有限范圍是方圓一百米內。”

    葉安靜起身看了眼完全壓倒性的情景,爆粗口“靠,開掛啊?還有,我們是隊友!!干嘛不提前通知。”

    墨殤淡淡道“沒必要。”

    眾人“”

    陸天翊看她們這樣心中莫名很爽,卻還是解釋道“這個迷藥藥效不穩定,怕沒什么用,而且解藥只有兩顆。”

    “所以你們一人一個?”

    陸天翊打了個響指,驕傲的說著“正解。”

    眾人這才從操作臺下起身,明南風捏著眉心念了句“這就解決了?”

    墨殤用手機打了行字已經通知聯合國反恐組織。

    明南風和楊晉非看完之后對視一眼,達成共識。明南風道“你們先走,聯系佟華山確認付琛的位置。”

    殺手組織眾人不再猶豫,拿起自己的裝備,從工廠大門離去。

    在葉安靜擦肩過時,明南風拉住了她說道“注意安全,不要逞強。”

    葉安靜笑道“好,你也注意安全,等回去”

    說到這里,葉安靜頓了下,踮腳在他耳邊說了句話,然后低著頭離開了。

    明南風看著她的背景輕笑了聲,這個小丫頭,看來他得趕快娶了她了。

    葉安靜等人以戰斗小組的方式從工廠離開,警惕的看著四周黑壓壓的槍口。

    葉安靜提醒道“你們家主的命現在可在你們手上。”

    這些人氣惱,卻又不得不看著她們離開。

    從工廠順利離開后,葉安靜等人立馬聯系了佟華山,卻得到消息,付琛似乎察覺到了什么,已經轉移到了東南亞。

    眾人立馬搭飛機趕往東南亞。

    至于明南風那邊,后來葉安靜才知道,反恐組織到了以后沒想到宮殿也在。他們原想一箭雙雕,但是權衡了一下戰斗力,他們并沒有把握在兩個組織的老大都在的情況下完成全殲。

    而明南風等人雖然有傷亡,但主將的戰斗力基本完好。而暗夜本就是敗方,撿一個大功回去才是聰明的選擇。

    只是葉安靜聽明南風說,在反恐組織要帶人走的時候,白希辰和歐陽桀說了些話。這些話說的聲音很小,沒有人聽到。

    但是歐陽桀的反應似乎更加強烈,整個人就好似是一頭失控的野獸。

    葉安靜聽后沒有說什么,其實,交給反恐組織處理是最好的。最初的時候,葉安靜的確是恨著歐陽桀的,恨不得親手將他凌遲。

    但是后來,知道的越多,回憶的越清晰,就發現自始至終歐陽桀原本的計劃都沒有實現。

    如果站在歐陽桀的角度上,他的確是個可憐的人,雖然他本身的三觀也有問題。

    將一切的信息串聯在一起,她發現歐陽桀在這樣的故事里,并不是最主動的那個。罪惡的源頭誰也說不清楚,但她該做的都做了。

    導致爸爸和夏茉的死亡的兇手她已經找到了,那個人也付出了代價。讓媽媽死亡的那個人,她早在幾年前就在某次的交易中將他直接暗殺了。

    至于歐陽桀,該做的也做了。

    七年前的是非而恩怨,現在,就剩下楚塵埃了。

    飛機上。

    蘇云看到她想事想的出神,沒有打擾她。

    直到葉安靜回過神后,她才開始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東南亞原本也是殺手組織的地盤,如果沒有佟華山,東南亞的確是最安全的。”

    六小姐感慨道“聰明反被聰明誤。”

    葉安靜道“佟華山此人,不容小視。付琛這樣的人,他要去東南亞必定只告訴原本的舊部,走的時候帶著他女人,絕不會透露給旁人知道。

    但是這個佟華山卻可以拿到準確的消息,是個危險的人物。城府很深,也許是大組織打壓小組織太厲害,他本身又沒什么資源。否則,他一定不是個默默無聞的人。

    只是,東南亞這個消息,會不會是騙我們的。”

    陸天翊分析道“不會,東南亞本就是我們的地盤,付琛如果是費心把我們引過去的,他能得到什么好處?”

    說完,陸天翊又頓了下笑道“就算他是有預謀的,各位,你們就不去力去嗎?”

    這話說的葉安靜啞口無言,他說的對,就算付琛是算計他們去的,他們也不會放棄這樣一個好機會。

    畢竟付琛在殺手組織地盤的機會不多,上此僥幸讓他逃了,這次這么可能放棄這樣的機會。

    看到眾人沒有說別的話,陸天翊又看了眼墨殤,認真的問道“墨殤,付琛和殺手組織的恩怨到底是什么?”

    他說完看了眼墨殤的臉色,他擔心自己戳中墨殤的心事,又說道“要是不方便也不用說,我就是問問。我們肯定是站在你這里的,堅定不移。”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