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百四十九章 虹越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穆謹的“事業”可謂蒸蒸日上,她趁著穆萌出走迅速聯絡到了穆梟及他背后的穆氏族人,他們也正想盡辦法與她取得聯系。

    穆謹很輕易地將穆萌手上的暗衛死士勢力掌握在自己手中,一切都按她的計劃正常運作。

    穆昭宮,一日深夜跪爬進一個血淋淋的女子,就連平日里心理素質極好的穆謹也被嚇了一跳,崍茜看清這女子稟報道:“主上,她是靈兒。”

    穆謹命崍茜掌了燭火,這邊,她從床上起來披上件單衣坐在暖塌上。她把玩著手中手爐,只聽靈兒哭求道。

    “主子,救救奴婢吧,奴婢可是為你赴湯蹈火過的手下啊。”

    穆謹知道靈兒慣會裝可憐,真要比起來,她都不一定賽得過她,所以她裝成沒聽見,挑著桌上的燈芯。

    靈兒感到不妙,因為她好不容易出來,指不定又會被婆母“一根針”給扎了回去,呸,什么婆母,她是在遠府關久了魔障了吧。靈兒只得一五一十交代了所有事,她眼下危在旦夕只有她主子才能替她想想辦法。

    穆謹坐在那里思慮再三,她是不是還能聽見靈兒提起當時在穆府救她于小產之事,她打斷她道:“靈兒,我這確實有一樁差事讓你去做,做成了你欠我的就一筆勾銷,我會還你自由。”

    靈兒眼前一亮,若穆謹說事成之后對她委以重用她不一定會信,畢竟她知道她背叛過她,但她如此說,她能信了八九分。

    穆謹特地召來她手下一個叫“鬼道神人”的道士,立即讓靈兒表面上暗結珠胎回到家中,接下去的事,靈兒不用說自己就辦得異常妥帖。

    靈兒回到遠府,突然倒地不起佯裝流血的樣子,直至遠塵囂把她放到床上為她把了脈她才醒轉過來。“夫君,靈兒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咳咳。”

    床上的靈兒面色蒼白如紙,她那脆弱的聲音聽得遠塵囂不停捶打自己的心口,他抓緊靈兒的一只手道:“夫人你辛苦了,懷著孩子可不要亂走了。”

    靈兒睜大了霧蒙蒙的眼睛,不敢置信道:“什么,靈兒有孕了?可母親一日來三次……我怎么保得住她,還不如現在就讓我和他一塊死了呢!”

    靈兒邊搖頭邊悲痛欲絕,順手拿起一把剪子就往自己心窩子上捅。

    遠塵囂立馬奪過剪子:“造孽啊,夫人聽話,以后為夫會讓你好好安胎,不遭那罪了,有什么為夫會替你受著。”

    “夫君。”靈兒抱著遠塵囂嚶嚶哭泣。

    “靈兒好累,想休息一會。”靈兒乞求道。

    遠塵囂立即為她擺好枕頭,將她放好在床上并給她掖上被子。

    鳳鳴宮主殿通往空中花園的樓梯角,僑王后扶著拐角的墻憶起些前塵往事。

    她與天子成婚已經八年了,她用一個月時間得到天子,卻換來了足足八年的“恩斷義絕”。

    犬戎公主僑氏,打出生起就擁有濃密的黑發、烏沉的大眼睛,她是唯一一個繼承她父親犬戎王特征的孩子,且是他唯一的女兒,犬戎王將女兒看得比任何一個兒子都重要。

    僑氏皮膚微微呈現健康的褐色,與中原蒼白羸弱的女子形成鮮明對比。

    她自小獨立睿智,最喜學習中原文化,但她與中原女子溫和謙卑的性格大為相左。

    她一眼就看重了當時還是宸王的姬辰,還對他使出了“欲拒還迎”的招數,她想:自己是天之嬌女,又如此特別,與那個冷冰冰的宸王剛好是天生一對。

    她為她的未來經營爭取著,果然,宸王殿下答應娶她為正妃,要知道中原天子王室向來是看不起戎狄人的,他讓自己做王妃肯定是因為他也對她動了心。

    宸王為公主置了禮服、家具、珠寶,還有犬戎風格的掛毯。

    公主騎馬時,宸王亦為其備了專用的馬匹、弓箭、衣服,樣樣準備妥當。

    她有無數款式的后冠,純金的、寶石的,但她平日里在鳳鳴宮戴的永遠是綠蘿石鑄成的橄欖枝式妃冠,這是當年在草原出嫁時宸王殿下親自替她戴上的。

    他站到她身側,她放下她所有的驕傲問:“您愛我嗎?”她自問出這句話時,就開始輸了。

    “從未。”

    僑王后隨意拿了方竹簡,坐在拐角處看書以平復自己的心緒,但她只是捏著竹簡兩端,一個字也看不進去。

    她是大周王后,擁有著無上榮耀和尊嚴,正坐于萬眾矚目的寶座,這是她用自己“愛慕虛榮”的心換來的,她當時聽完宸王殿下說“你現在后悔還來得及,本王親自去退婚”時,她握住了他的手分明說道:“不必,我承受得住。”

    是的,這是出于她的虛榮心,她戀慕這個位置,她再不敢用“真心”二字表明自己的心境,因為她的心不知道如今在何方,傷了痛了亦感受不到。是的,她好好的一方公主、九方領土宗主的妹妹不當,就歡喜當個中原人指指點點的戎狄王妃。

    “妹妹!”

    僑王后攜著書卷嫣然一笑望著聲音來的方向,斜陽照在她的妃冠、臉龐、裙擺、腿上似絕美下凡的仙女。

    小西戎王之前早已看穿了一切,他上前奪過卷軸扔到一邊:“早知道這樣,哥哥就應該在你小的時候把這些無用的書給你扔了,統統扔光。”

    小西戎王將一只新打制的酒杯塞到僑王后手中,酒杯由金銀制成,杯蓋頂端雕有一只威風凜凜的鷹,這是她們家族的圖騰,一只戴著后冠的獵鷹立在一個紅白花圍繞的樹墩上……

    僑王后將被子塞回給小西戎王,對她道:“哥哥,都散了吧,你回西戎去。”

    “妹妹怎么說這樣的話?就算我倒了,你還有別的哥哥,你的哥哥們足以幫你奪到一切。”小西戎王用雙手撐著僑王后的肩,認真瞧著她說。

    “那匹馬哥哥帶回去吧,她在這里活不下去的。”王后眼神渙散,吃力地靠倒在墻上。

    小西戎王放下手,放緩語氣道:“那我帶你一起走。”

    “他娶多少女人我一點都不在意的,不在意。”僑王后根本沒有聽見小西戎王在講什么,她只是在想著姬辰,一直在想,她喃喃自語一番又激動地反問哥哥:“為何就這一個人,能把他的心全部填滿,不留一絲縫隙給我?”

    “啪”,小西戎王給這無用的妹妹狠狠一巴掌,欲將她打醒。他一把將僑王后整個人帶起,責問道:“你叫什么?”

    僑王后捂著腫脹發紫的臉道:“紉佩啊。”

    “你那馬叫什么?”他又問,聲音比上一句還高。

    “虹越。”僑王后答。

    “是啊,虹越,虹越啊,你還記得嗎?你原來的名字是虹越。”小西戎王咆哮著搖晃著僑王后,放蕩不羈的他留著熱淚欲將她妹妹喚醒。

    草原上,五歲的犬戎公主由犬戎王陪著坐在一匹小馬上,“駕,駕。”小公主笑嘻嘻地揮揮馬繩,犬戎王無時無刻不護著寶貝女兒的安全。

    “啊,父王,看,是彩虹,彩虹!”小公主激動地跳下來,一會站在馬上,一會爬到樹上,再后來沒有犬戎王的阻攔,她都要爬到屋頂上。

    犬戎王抱著女兒坐在草地上看那久久未消散的虹,大概它是為尊貴的公主而留在那的吧。

    “父王,女兒想要站在比彩虹還高的地方,然后越過它去,看看后頭有什么,定是很沒很美的地方。”小公主彎著那雙烏沉的大眼睛,嘻嘻笑著。

    “那父王就給女兒取名叫虹越。”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37游戏平台 江苏快3走势图 福州麻将胡牌牌型图解 快乐赛车 澳门大小有规律吗 15岁可不可以赚钱 排列五最易中奖方法 新疆35选7 快速时时走势图 霸屏天下发朋友圈赚钱是真的 捕鱼大富翁最新版官方版 北京pk10高手赌法 长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