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番外一 窮困潦倒的鰥夫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踩著宮墻上的磚瓦,她感到格外有趣,稍稍偏向左邊一些,就有人會喊:“璃公主,不能私自出宮啊,君上會將我們碎尸萬段的!”稍稍偏右邊點呢?“璃公主,不要啊,掉下來老奴們可擔當不起!”

就不會為本公主考慮考慮嘛?你們這些個人老替自己的安危著想,自私。那些宮人突然從身后傳來的尖叫聲嚇都要把她嚇死,要不是本公主小心謹慎,你們豈不是真要粉身碎骨?

姜璃不管不顧走了一路,一邊晃悠著身體,一邊撐開雙臂用來維持平衡。今日她不是主角,宮殿里頭君父與洛云來的好些人在談論大事,甚是無趣,所以她出來透透氣,踩著瓦片玩。

“丫頭,小心點別摔著,還是下來吧。”

咦?這是哪兒?怎么沒了剛才宮人們聒噪的勸誡聲?四下靜得只聽見一個老伯的清晰聲音從后頭傳來。

得,今兒個就到這。姜璃將整個身體倒翻了個個兒,憑借著聽到的聲音判斷距離,精準地落到那個老伯面前,只見跟前的老伯,哦不,這點她猜錯了,看著比父君小,這個叔叔赫然往后退了一步,著實被自己舉止嚇了一跳。

他應該沒事吧,怎么一副吃驚的表情?嗯,也有可能是被她的美貌所驚到。她不認識這個人,瞧著他不是宮人打扮,穿著身尋常百姓的衣服,她上前戳了戳他問:“叔打哪來的?怎么混進來的?我,璃公主你不認識?”

那個男人站在原地亦打量她,“璃公主,齊公的女兒?”

“如假包換!”姜璃閉眼點頭,拍拍胸脯道。

“呵,你做生意呢丫頭?”那個男人較真道,

姜璃白了一眼哼了一聲:“無趣。”

姜璃正大步往回走,后頭的男人道了句:“寡人是你姐夫。”

假的吧!姜璃小碎步倒退回來將“姐夫”好好打量了一番,“你你你……”

天子將姜璃指著他的手抓住放下對她道:“如假包換。”

今兒個不是天子來這定親的日子嗎?他可是主角。所以她覺著無趣就來宮墻上玩,哎?瞧著這氣質,年齡,說話的語氣,還真很有可能是與姐姐定了親的天子。完了完了完了,他不會是來騙婚的吧,來騙她姐姐蘭長公主的嫁妝?

“丫頭別急,有什么事叔幫你解決。”看著眼前十多歲的小姑娘在自己面前轉來轉去,著急忙慌的樣子,天子同情道。

沒想到姜璃扶著腰在他面前晃著,背對著他駁了句:“解決什么解決,婚書都定了。”

天子坐在了還未修葺好的宮墻邊上的一塊大石頭上,認真威嚴道:“沒錯,寡人是天子,天子說要娶誰誰就要嫁。”

怎知,這小丫頭壓根兒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她嫌棄地看了眼“天子”寒磣的模樣,這分明是個看門的大叔啊,額,其實也不是那么老,“我可憐的姐姐呀,都怪你。”姜璃哭著又回眸怒瞪了下天子。

事情總要解決的是不?“您不趕時間吧姐夫,我們好好談談。”姜璃又換了副嘴臉,走近天子幾步與他套近乎道。

天子拍拍大石頭邊上的位置,示意她坐下來談,姜璃對一間宮室后頭吆喝了一嗓子:“婉兒,上桌子。”

天子不解,就見那丫頭飛上了屋檐,隨之一個小侍女搬上來一張茶幾,上邊還有茶水,天子明了,飛身而上坐在了小桌子另一端。

姜璃親自為天子斟了一杯茶水問他:“您準備好聽我講了嗎?姐夫。”

這事還要什么準備?天子正納悶,那丫頭便自顧自開始講話。

“如果你娶了我姐,全天下男人都會恨你,你不知道我姐姐蘭長公主有多優秀,琴棋書畫樣樣精通,禮、樂、射、御、書、數不在話下,想娶她的人從齊國能排到洛云。父君母妃視姐姐如珠似寶,若是她有什么磕著碰著,定拿你是問。而我呢?我姐夫那么窮,大家看到我優秀的姐姐都嫁成這樣,我定是尋不著什么好人家了。哎,這些都不重要。”

姜璃終于說完了一段,灌了自己三杯茶水清清嗓。她最后半句話讓鎮定如天子這般的人不由地噎了一下,他抿了抿嘴,調整好呼吸。

姜璃在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接著絮絮叨叨:“我姐很有可能離家出走,到時候洛云怪齊國欺主,大動干戈,沒等你怒,別國就會幫你討伐了齊國,齊國敗了璃兒就要家破人亡,但若是齊國勝了,你的面子往哪擱?”

“這也不重要。”天子為姜璃沏了杯茶,他已基本摸清了這個丫頭的說話方式。

姜璃一拍桌子欣賞的點了點頭,“嗯嗯,是了。最重要的是我姐姐走了一半的路遇到個她傾心的男子,天子顏面何存?關鍵是他們還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你到時候要不要與他們計較?這不是太小氣了嘛,天子要有天子的氣度,是吧叔?”姜璃輕拍了下天子的肩。

天子從未被人這般“對待”過,不過他沒有生氣,“璃兒。”

姜璃沒緩過神來,除了父母姐姐,沒人這么喚過她,“嗯?”她朝聲音的方向轉頭過去,見天子正瞧著她。

“這么說是你要嫁給寡人?”天子和善地看著她,如春日里和煦的風拂過。

姜璃抱胸,警惕地往后縮了縮,“我這么小,你也下得去手?”

天子臉黑,她這些話都是和誰學的,殊不知璃公主同蘭長公主一樣,都酷愛看書,只不過璃公主看的是話本子罷了。



天子正欲解釋,那丫頭又問:“您有孩子嗎?”

“寡人有很多兒子,朝兒、猛兒、辰兒……”他又想解釋,只見那丫頭伸手打斷低著頭掰著手指頭開始琢磨。

平靜了好一陣,璃公主捋好了想要說的:“若是你娶了我,我璃公主就是母儀天下的王后娘娘,哎,這些都是虛名,本公主真正要做的就是伺候你,幫你帶兒子……”

天子深知這丫頭待會又會開始長篇大論,想到許多東西,他倒不覺得這些話無聊,他是怕與小公主待久了會影響她聲譽。他打斷道:“這樣你可以救你姐姐于水火。”

姜璃將食指搭在嘴唇上稍稍想了一下,太對了,此話有理,她正要開始下一輪的苦思冥想之時天子跳下了屋檐,與一位工匠攀談。

“不好意思貴人,修葺城墻的工人都是粗人,把您的衣服弄臟了,小的現下幫您處理好了,給您換上吧。”一個工頭模樣的人對他作揖行禮道,他將天子的衣服替他換上。

“嘭”,宮門被一個婦人破開。

齊公正與一個美婦“談心”,還好沒發生什么,要不是看到進來的是自己女兒,哪個敢這樣闖他的寢宮,他還不立即把他廢了?

待美人慌張退下,姜璃若無其事地上前問安道:“君父,璃兒回來了。”

“在那過得如何啊?洛云可還住得慣?”齊公坐在床邊,例行問女兒安好。

“一切都好的,君父,您的外孫們可有趣了,璃兒都與他們混熟了,哪天帶來給您瞧。”姜璃眼神帶光,向父親一一介紹她的兒子們道,與他說三兒子是嫡子,看著有些呆,一板一眼的像個小大人,四兒子也是嫡子,他可是個小機靈鬼,和誰說他們是一個娘生的怕是誰都不信的,哈哈哈。他們還小,從小沒了娘,所以本宮就多看著些。

齊公本就在氣頭上,吹著胡子戳她女兒的脊梁骨道:“三年了,你該有個自己的孩子了,姜璃,你嫁去難道真要替那鰥夫帶兒子?”

“君父請慎言,夫君是天子陛下。呵呵,君父不用替璃兒操心,還是操心操心您自己吧,別三天兩頭給本宮整出個弟弟來。”姜璃坐到齊公對面的椅子上翹著腿白了齊公一眼。

“別打岔,別以為寡人不知道,你私下在喝避子藥是不是?你想干什么,是天子讓你這么做的?”齊公質問她。

姜璃難得好脾氣,繞到齊公身后為其捶背,待他氣消了下去,寬慰齊公道:“是女兒自己要喝的,生孩子女兒怕疼。再說了,陛下與璃兒都還年輕,您看您這一大把年紀的人了都還……”

齊公推開女兒,警告她道:“你若再不生兒子,寡人不管是誰的主意,定要帶兵去洛云講理。”

姜璃見齊公一副想要“造反”的架勢,便勸他道:“洛云可沒什么海產給您吃,您住不慣的。”見齊公不吃她這套,她負氣離開了。

走之時,齊公勸道:“璃兒啊,君父讓你有個孩子不為別的,是為了讓你以后不后悔嫁過去。你為了你姐姐嫁到洛云夠委屈的了,若是天子再給你委屈受,君父不依的。”

姜璃背對著父親有些哽咽,可是她已經和那幾個“兒子”相處得很好了,特別是辰兒,很懂事很聰明的一個孩子,他們長大了也會把她當母親般待。

她若是生了孩子,定又是一場風波,她只想與王上,她的夫君安安穩穩地生活下去……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十一运夺金稳赚 幸运飞艇赛车计划软件 青海快3今天 快3中奖规则 棋牌赢钱游戏 飞艇pk10一天稳赚5000北京 男人晚上能做什么赚钱 河南十一选五一定牛 好友房麻将免费下载 现在还有什么交易平台赚钱 内蒙古十一选五 走势图 大满贯麻将游戏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