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二百五十三章 明爭暗斗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牟其中和楚陽最大的區別是什么?在于楚陽有錢,玩得起資本游戲。而牟其中玩不起,只能空手套白狼,稍有不慎就可能萬劫不復。

    這和華夏那些去往蘇維埃的小倒爺是一樣的。后者難道就不知道往蘇維埃倒賣物資非常賺錢嗎?他們就不想像楚陽那樣動輒幾大火車皮地倒賣物資嗎?

    怎么可能?

    他們都把倒爺的生意做到蘇維埃了,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這個生意非常賺錢?

    幾大火車皮的貨物拉過來,轉手就能賺上千萬,他們怎么可能不想?

    問題在于資本的游戲他們根本玩不起。

    一火車皮的貨物,成本就要八九十萬,加上運費這些估計百萬不止。

    91年,別說這些小倒爺,哪怕算上整個華夏,又有多少人玩得起這個游戲呢?

    若是玩不起,小批量地往俄羅斯倒賣商品,其實沒多大意義,就跟那些小倒爺一樣,真心賺不了幾個錢。

    往俄羅斯倒賣商品的利潤確實很高,但光是單程路途就得消耗七八天,若是順利還好,還能賺上不少,若是不順利,比如碰到敲詐勒索之類,甚至可能折本無歸。

    綜合起來又能賺多少呢?

    真能賺很多,華夏前往俄羅斯的小倒爺也不會就那么點了。

    沒幾個人是傻子,華夏人的腦袋更是頂尖的好用,尤其在歪門邪道上。

    “委員先生就別夸我了,這樣吧,委員先生有什么事可以直說,我能辦到的一定幫忙。”楚陽笑道。

    “爽快,楚先生,我就喜歡你這樣爽快的人。其實我找你也沒其他事,就是希望你能從華夏拉幾十火車皮物資支援莫斯科。”盧日科夫說道。

    “免費支援嗎?”

    “當然不是,我既然找上楚先生幫忙,自然不會讓楚先生虧本。”盧日科夫說。

    “哦?那我能得到什么?”楚陽問。

    “容我想想,之前你們華夏的牟先生也往莫斯科運了一百多火車皮的物資,我們回報了一架飛機,聽說牟先生從這筆交易里可是得到了不少的好處。要不這樣,楚先生也往莫斯科運一百來火車皮物資,我們也給你換一個飛機如何?”盧日科夫道。

    楚陽聞言搖頭,笑而不語。從這話看來,盧日科夫是把他當傻子了吧?

    盧日科夫見狀一愣,雙目瞇起:“怎么,楚先生不愿意?”

    “委員先生,我是個商人。”楚陽答非所問。

    “.…...”盧日科夫無言,心說果然,牟其中那樣的傻子實在是太少了。

    “一百火車皮,楚先生,只要你拉一百火車皮物資到莫斯科,我們就給換一個飛機,你看這個條件如何?”盧日科夫讓了一步道。

    “嘖,誰說毛子都是傻大個?這都會討價還價了。”楚陽心說,搖了搖頭:“委員先生,看來你還是沒明白我的意思。我是個商人,站在商人的角度,以莫斯科目前的物價而言,一架飛機可換不來一百火車皮物資。”

    “.…..可就我所知,你們華夏很缺飛機,如果楚先生能弄到飛機,對楚先生以后的發展應該非常有利才對。”盧日科夫又道。

    “不不不,委員先生,看來我得再強調一下,我只是個純粹的商人,在商言商,其他對我無所謂。”楚陽說道。

    “.…..”盧日科夫再一次無語,他第一次見到楚陽之時,楚陽的年紀可以說讓他非常驚訝,但他并沒有因為楚陽的年輕而對楚陽輕視。

    也是,眼前這位華夏人,年紀輕輕就知道往莫斯科倒賣物資,就敢往莫斯科倒賣物資,就有能力大規模地往莫斯科倒賣物資……

    可以說,后者的眼光、膽量、財力、物力、執行力無不頂尖,這樣的年輕人,誰能輕視呢?

    但老實說,盧日科夫發現他對楚陽的重視程度還是略有不足,估計楚陽的年輕還是影響了他的判斷。后者真心不能當年輕人看待啊,難纏得要命。就如此時,楚陽就給他出了個難題。

    想了想,盧日科夫道:“那不知楚先生想要什么呢?”

    “這樣吧,我不要你們的飛機,那玩意對我沒用,甚至可能影響我的生活,因為我不喜歡曝光。你們想要我拉貨物到莫斯科也可以,直接給我按市場價結算就行,委員先生,你看這個如何?”楚陽提議道。

    “換個吧,楚先生,你如果關注過莫斯科的形勢,就應該知道,莫斯科現在的物價非常不正常,通貨膨脹非常嚴重。”盧日科夫有些生氣。

    “存在就是合理,委員先生,就我所知,物價可不是莫斯科的主要問題,也不是俄羅斯的主要問題。俄羅斯真正面臨的問題是,有價無市。”楚陽平靜道,說完喝了一口茶。

    “...尼瑪!”盧日科夫想罵娘了。他就沒見過這么難纏的年輕人,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卻對俄羅斯的局勢那么了解。

    盧日科夫甚至產生了一種錯覺,他這次來華夏,找上眼前這個年輕人,是否是個錯誤?

    “楚先生,不可否認你說的事實,但我找上你是希望你能伸個援助之手的,真按你所說的來做,那我何必找你呢?”盧日科夫道。

    “也是。”楚陽點頭,“委員先生,我也不想趁人之危,趁火打劫的事情我也做不出來。這樣吧,讓我拉物資到莫斯科也可以,就按莫斯科物價的七成來算,你看可以嗎?”

    “呸!”盧日科夫暗罵。

    七成的物價也比以前翻了好幾倍啊,這還不是趁火打劫,那什么才叫趁火打劫?盧日科夫總算見識到了什么叫做奸商。

    不過相比他人,楚陽給的這個價格其實還算挺公道的。想了想,盧日科夫選擇了接受:“可以,那什么時候可以發貨。”

    “這個不急,委員先生,我話還沒說完。”楚陽說道。

    盧日科夫面色一變,瞇著眼睛看著楚陽,心說你可別太過分。

    “委員先生,你們國家現在面臨著困難,其實我也面臨著困難,最近我打算在華夏辦個摩托車廠……”

    “所以你是想要我幫你嗎?想要設備還是技術?”盧日科夫聞言松了口氣,而且有些竊喜。心說我正愁怎么處理這些笨重疙瘩呢,你想要可以啊,拿物資來換。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什么股票配资平台安全 竞彩比分直播客户端 双色球 雅休配资 贵州11选5 银河配资 欧美图片 青海11选5 股票实时交易系统 宝牛e配 电竞比分软件 浙江快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