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二百五十六章 舍友們太嫩了(第一更)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     委員先生可是后世俄羅斯的第三號實權人物,結識了委員先生,就代表著獲得了俄羅斯未來高端圈子的通行證,于楚陽當然有用處。

    不過楚陽沒想過巴結委員先生。

    委員先生權勢再大也只是在俄羅斯,楚陽連國內的達官貴人都不想巴結,又怎么可能會去巴結遠方的委員先生呢?

    一切順其自然罷了。

    反正楚陽是把自己和委員先生擺在同等位置。能交好委員先生當然最好,交不好也無所謂,只要不交惡就行。

    順其自然,不刻意,不巴結,不奉承,就是楚陽重生之后的心態。

    當然,在此基礎上,能交好委員先生是最好的。伏爾加之后,后世俄羅斯的汽車工業算是萎靡不振,基本沒什么拿得出手的品牌。

    楚陽如果想汽車行業有所發展,俄羅斯絕對是個潛力不小的市場。

    而莫斯科是俄羅斯的國都,世界有名的大都會,富人的天堂,其消費潛力一直排在世界前列?

    委員先生貴為莫斯科的土皇帝,俄羅斯的第三號人物,往來都是達官貴人。

    只要交好了委員先生,便意味著手握俄羅斯上層圈子的通行證,又何愁打不開俄羅斯的市場呢?

    這是楚陽在第一眼見到委員先生時就產生的想法,不得不說,他想得很遠。

    一切談妥之后,委員先生就第一時間返回了莫斯科。那邊還有一個爛攤子等著他處理,確實耽誤不得。

    楚陽卻變得無所事事起來。

    他確實答應了委員先生拉物資到莫斯科,但絕不是現在,怎么也得南巡之后才行。

    這是個非常時期,楚陽是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的。當然,暗中準備倒是可以。

    時間悄然來到了1992。

    委員先生是1月5號來見的楚陽,在委員先生回去莫斯科的第五天,楚陽和沈萬金二人見了一面,然后就回了學校。

    這趟回去,楚陽是為了準備期末考試的。

    是的,不知不覺,楚陽第一個學期的大學生活已經接近了尾聲。

    再過十來天時間,楚陽他們就要期末考試了。

    老實說,大學的考試不難。

    好吧,糾正一下,是及格不難,想要優秀還是得下功夫。

    楚陽倒是咸魚,他可沒想過學科全優,對獎學金什么的也沒追求,那樣多累啊?

    于他而言,只要及格就行,掛個一兩科也無所謂。大學嘛,掛個科不是很正常?沒掛過科,你好意思說你上過大學?

    反正楚陽是不好意思的,不過貌似想讓他掛科還有些難度,誰讓幾個任課老師都跟他稱兄道弟了呢?

    楚陽回校,雞飛狗跳!

    整個宿舍樓都轟動了,隔壁鄰里什么的早就知道材料專業出了一個牛人,一個學期就上了十來天課,剩余的時間都在請假。

    于是個個彈冠相慶,幸災樂禍,都說楚陽這學期的學科掛定了。

    楚陽的幾位舍友直接取笑楚陽還回來做什么的,任課老師可不止一次在公開場合用楚陽當成反面教材說教,考不考試還不都一樣?反正沒救了。

    當然也是玩笑,別看楚陽在學校的時間不長,跟鄰里同學的關系還是相處得不錯的。

    兩世為人嘛,以楚陽的智商情商,想跟同學打好關系實在太簡單了。

    對于鄰里舍友們的取笑,楚陽笑而不語,心說這些人還是太嫩了。

    這可是大學啊!

    憑真材實料楚陽還可能掛科,但大學什么時候憑過真材實料?

    不,應該說,真材實料在大學還是很重要的,卻不是全部,人際交往也是大學的必修課。

    就如現在,在鄰里舍友們取笑楚陽的同時,他們卻不知道,幾位任課老師早在前兩天就被楚陽搞定了。

    沒有什么一頓酒搞不定的事情,如果有,那就兩頓。兩頓還搞不定,那就從師母那邊下手。

    除了分別請幾位任課老師喝酒之外,楚陽還從莫斯科給幾位師母帶了不少禮物。都是些生活用品,諸如電風扇、電飯鍋之類,不貴,卻很實用。

    幾位師母歡喜得不得了,越看楚陽越順眼,就差把楚陽當成干兒子看待了。

    幾位任課老師若敢掛楚陽科,幾位師母也會第一個不答應,估計晚上能把前者踢到床底下去。

    當然,幾位任課老師肯定不會掛楚陽科的,他們早就和楚陽混成了酒肉朋友,都是一丘之貉,狐朋狗友何必為難狐朋狗友呢?

    幾位任課老師喝得醉暈暈之時,甚至說過要給楚陽全優,爭取拿獎學金。

    嚇得楚陽裝醉的狀態一下子機靈靈地打了個寒顫,好說歹說才阻止了導師們這個可怕的想法。

    確實可怕!

    楚陽和幾位任課老師的關系再好,也掩蓋不了他這學期只上了十來天課的事實。

    幾位任課老師幫著給他個及格糊弄過去也就算了,學科全優?拿獎學金?

    別鬧!

    那會死人的!

    十來天課,憑什么學科全優?憑什么拿獎學金?想想都知道不正常,這中間肯定存在著什么貓膩,比如py交易之類。

    假若楚陽真拿了獎學金,他在學校的一切鐵定被曝光,嫉妒的力量是可怕的。

    眼紅是個病,更別提楚陽真拿了獎學金,對很多人來說,本來就不公平。

    楚陽倒是無所謂,他被曝光了頂多就是被退學,會有些遺憾,但真心沒多大影響。

    幾位任課老師呢?被曝光了絕對很凄慘,身敗名裂那是肯定的,還鐵定會失去大學教授資格。

    那可是同濟大學的教授資格啊,多少人朝思暮想都拿不到好嗎?

    沒了這份工作,幾位任課又該如何呢?他們是否承受得住?他們的妻兒以后該如何生活?

    楚陽自認為不算什么好人,卻也做不到那么自私,讓別人承受那么大的苦果。

    所以楚陽將幾位任課老師的想法制止了,只讓后者幫著弄個及格,糊弄了事。

    總之,掛科是不可能掛科的,所以楚陽覺得舍友們太年輕,社會經歷還是太少了。

    當晚楚陽和鄰里舍友們嗨得很晚,第二天直到中午還躺在床上。

    然后,楚陽的輔導員,李子涵直接拍響了楚陽他們宿舍的門……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湖北快三中奖技巧 刷照片赚钱的app 大圣捕鱼最新版下载 甘肃快三 免费开单软件 彩票销售 湖北11选5 澳门博彩十大平台 三国麻将游戏下载 辽宁快乐12机械版 nba比分网188 私家豪车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