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末七十二:能否和你,再跳支舞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表演賽結束后,第六輪淘汰賽正式開始了。

    云歸默默地站在決斗場上,阿波羅廣場上的燈火輝煌掩蓋了夕陽沉淪的昏暗光輝。

    經過了第四輪和第五輪的浴血廝殺,云歸的臉上帶著一絲疲憊和倦怠,渾身上下已經血跡斑斑,也不知是他的血,還是對手的血。

    云歸的斷臂空蕩蕩的,一如末世陰影下不屈的無奈。

    云歸正凝視著眼前的對手。

    臉上帶著極為復雜的神情。

    他最后一輪的決斗對手竟是一個女人。

    擁有第十三屆世界戰斗大賽參賽資格勛章的選手里面并非沒有女人。

    但能走到第六輪的女選手寥寥無幾。

    女人也凝視著云歸。

    不知為何,他們就這樣靜靜地相互注視著。

    誰也沒有動手。

    奇怪的是,現場的氣氛并不凝重。

    倆人身上也沒有絲毫的殺氣。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他們就這樣互視著對方……

    突然,云歸的左手臂凝聚起冷峻的刀氣,朝著女人飛奔過去。

    女人木然看著飛奔而來的云歸,卻沒有做出任何的防御動作。

    在接近女人時,云歸舉起了左臂。

    女人仍然沒有絲毫防御的動作。

    云歸的左臂形成的無形刀氣,剎那間猛然揮下,仿佛想要撕裂道貌岸然的偽善者們賊厚的心門。

    女人高昂著頭顱,仿佛一只優越到直立的貂。

    霸刀以霸為食,這一刀確實很霸。

    只是,霸歸霸,再霸的刀也怕砍不中。

    在如此近的距離下。

    在女人沒有絲毫防御動作的前提下。

    霸刀這一刀居然砍偏了。

    地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深深的刀痕。

    一如心頭被割的那一刀。

    女人看著那道刀痕。

    笑了。

    女人笑出了眼淚。

    因為,笑比哭好看一點。

    這是女人的邏輯。

    女人想要咒罵,一開口,卻成了“云歸,我等了你二十年,你卻一直沒有云歸故里……你知道這二十年來,我苦盼了多少個日夜,廝守了多少道年輪嗎……?”

    “舞月……”

    “你的手怎么了?沒有我,你連只胳膊都保不住嗎?!”

    “我……”云歸欲言又止。

    “你為什么不回來找我?”舞月質問道。

    “我沒臉去找你,我現在已經什么都不是了……”云歸撇過頭去,不敢看舞月的眼睛。

    “你曾經是什么?”

    “元帥……”云歸脫口而出。

    “元帥?你再仔細想想看!你曾經是什么?”舞月追問道。

    “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云歸一臉迷茫的神情。

    “怪不得你一直不來找我!原來你已經全部忘光了!云歸,你不是什么元帥!你……是我的舞伴啊……”舞月的眼中閃爍著晶瑩的淚光。

    舞月不是一個漂亮的女人,也不怎么溫柔,她的外貌很普通,普通到往大街上一站就會被淹沒在人海中的那種。

    她從不化妝,由于年齡的增大,舞月滄桑的素顏臉龐、略顯臃腫的體形顯得更為普通。

    就是這樣一個不修邊幅、長相極為普通的女人,卻有著不凡的戰斗力,她曾是云歸的戀人,也曾是云歸的師父。

    除了云歸后期自己領悟出來的「霸刀」之外,云歸的大部份戰斗技術可以說都是她教的。

    “我……退賽!”云歸低頭說道。

    在末世決斗場上說出「退賽」或「認輸」等詞語時,會立刻被周圍的機器士兵記錄,并上傳到對戰表系統,是不能收回的。

    “怎么?你沒有信心戰勝我嗎?雖然你現在只剩下一條胳膊,但你剛才的那一招比以前的你強太多了!我不一定能打得贏你。”舞月道。

    “不……我不想和你廝殺……”

    “如果你放棄登艦名額,你會死在地球上的!”舞月凝視著云歸,語氣中似乎帶著一些試探。

    “我生來從沒見過我的父母,我本來就是個不該活下來的人……舞月,這個登艦名額是你的了,就當我給你這二十年來的補償吧……”

    說完,云歸轉身想要離去,剛走幾步,只聽身后傳來舞月的喊叫聲“等一下!!”

    云歸驀然回首,舞月迅速飛奔到他的面前。

    “還有什么事嗎?舞月,沒事的話,我……”

    “啪!!”沒等云歸說完,舞月狠狠地打了他一耳光。

    云歸愣在原地。

    “云歸,收起你的自以為是!還說什么補償!你有資格道貌岸然的“施舍”給我一個登艦名額嗎?!你以為你是誰啊?!我這二十年等來的難道是這樣的“補償”嗎?!”舞月大聲責備道。

    “那……你想怎樣?”

    “我把我所有的青春當成賭注押在了你身上,我不想輸得太慘……”舞月已經熱淚盈眶“如果你死了……我去哪里找我的舞伴……”

    “舞月……對不起……”云歸剛毅的臉上浮現出前所未有的傷感,他緩緩伸出僅剩的左手,想要觸摸舞月飽經滄桑的臉。

    “我孤身等了你二十年,我不想再過如同行尸走肉般的一個人的生活……云歸,我想跟你一起走!”舞月哽咽道。

    “舞月,不……答應我!不要放棄這個活下去的機會!”云歸的手指已經觸摸到舞月的臉龐。

    “沒有你的日子里,我的靈魂真的好孤單……云歸,如果末世降臨,我不想再一個人茍活……我……”

    云歸猛然把舞月攬入懷中……

    “別說了,舞月,我懂……我什么都懂……我已經一無所有!我現在唯一能給你的只有一個活下去的機會……”云歸輕聲道。

    “云歸,你忘了嗎?你當年,除了我之外,原本就一無所有……”舞月靜靜依靠著云歸的胸口,聆聽著他的心跳聲。

    “舞月,我還有最后一個心愿,我……能不能和你……再跳一支舞……”

    “云歸……”舞月哭泣道。

    “在這個殘酷的末世時代里,我們能在這里重逢,這是上天給我云歸的最大恩賜了,我已經沒有什么好奢求的了……舞月,你應該開心才對……!”

    女人淚流滿面,驀然,破涕為笑。

    伴著笑,女人翩翩起舞。

    步履蹣跚,動作僵硬,手腳笨拙。

    顯然,她不怎么會跳舞,像只搖擺的鴨子。

    但霸刀似乎并不在意,他注視著女人難看的舞步。眼中仿佛有一縷前所未有的溫柔……

    霸刀跟隨女人跳起了一樣的舞,動作看起來比女人更生硬。

    “風塵萬里云和月,蕭蕭起舞歸故里……”女人一邊跳舞,一邊吟誦道。

    “來世若有重逢時,惟愿與你再共舞……”云歸跟著吟誦道。

    云歸用獨臂緊緊抱住了女人。

    一步,兩步,三步,四步,五步……

    云歸斷臂上的衣袖被晚風吹拂到輕輕飄動。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轉圈……”女人喊著節拍。

    一如當年,他們在一間破舊的出租房里,聽著一個老式收音機時的情景那般。

    唯一不同的是,男人把生的機會留給了女人。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福建快三走势图结果 有没有休闲游戏可以赚钱的 雪缘园完场比分 北单比分开奖结果sp值 地下城打金币赚钱么 淘宝快3彩票平台 手机麻将代理商 河南快三 青海快3早上几点开奖 官方天津快乐十分下载 手机挂游戏怎么赚钱的 腾讯广东麻将好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