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四十八章 膽小的英雄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第二日清晨,天剛發亮,一行人就從北門出了城,直奔長河渡口方向而去。胡崇禮昨日就已經聯系好了船家,讓船家在渡口等候。青州未割讓給北武的南面部分是王剛的地盤,因此他們打算過河后,往西從蓋州武威郡方向入北武。
    與此同時,一個右手包著繃帶的人帶著一大隊人馬沖進了胡崇禮的別院,看到云衣他們剛剛離開的痕跡,立即帶著人往城門口追去。
    云衣他們剛剛找到渡船,就看見遠遠的有一大隊兵馬追來。
    眼尖的劉虎牙臉色一沉,道:“是王大錘!”
    云衣驚:“他怎么逃出來的,不是有老三的手下看著么?”
    胡崇禮嚇得臉色發白渾身發抖:“他追來了,怎么辦,怎么辦?被他們發現我跟你們在一起,我家里人就完了!這里空曠得很,沒地方躲啊!”
    云衣說:“事到如今,你跟我們一起走吧,留在這里會有危險!”
    胡崇禮絕望地搖頭:“我走了,我家人必然無法幸免。我還是留在這里,跟大錘求求情,求他不要把我交代出去吧。我們畢竟一起長大的,總有點情分在。我沒有礙到他的事,或許他會念點舊情,放過我。哪怕要我把家產都給他,我也愿意,只要他肯放過我家人。”
    云衣急道:“他是個怎樣的人,你現在還看不清么?你還相信他!”
    陳清溪催促道:“云逸我們得馬上上船走了。不然就走不脫了!”
    云衣再勸,然而胡崇禮卻仍是一直搖頭流淚。其他人和馬都已經上了船,眼見追兵已近,云衣只得留下胡崇禮,轉身上了船。
    追兵一眨眼沖到了渡口。
    王大錘帶人沖到渡口,將跪在地上涕淚橫流的胡崇禮圍在中間。
    王大錘單手拎起胡崇禮后,拔出刀架在胡崇禮脖子上,大聲朝孟云衣等人喊:“你們快回來!不然我就把他給殺了!”
    其時孟云衣等人的船尚未開遠,聞言孟云衣趕緊讓船家停住了船。
    孟云衣大怒,喝到:“你這背主的狗賊!昨日還哭哭啼啼地說誣陷我爹是迫不得已,我才留了你一命。你這狗賊卻反過來追殺我,還要殺崇禮,你是不是人啊!”
    王大錘冷哼道:“為了你爹我受了那么多酷刑,迫不得已才投降的。你卻將我右手斬去,毀我一生前途!我們已經兩清了!我們已經背棄原主投靠了太子,已是兩姓之人,除了太子,我們無處可去。你們不死,就永遠是我們的威脅。而且只要你們存在,就會一直提醒我身上存在的污點。所以,你們非死不可!”
    王大錘揚了揚手中的刀后,又架回了胡崇禮脖子上:“既然你說我背信棄義,那你們呢?你們就眼睜睜看著這個救了你們的人為你們而死么?如果你們就這么走了,你們也是自私自利賣友求生的膽小鬼,你們與我有何區別!有什么資格來說我?”
    一群人氣得睚眥欲裂,卻無法可想,進退兩難。
    胡崇禮哭著抱住王大錘大腿說:“大錘,大錘啊。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你以前經常到我家來玩的,我所有吃的用的,但凡有你看上的,我二話不說都給了你。我們是比親兄弟還親啊!你以前還說,等你以后娶親有了兒子,我們就做兒女親家,那就永遠是一家人了。你忘了么?大錘。我們是兄弟啊!你放過我吧。我家里還有那么多親族呢。背上這個罪名,他們可怎么辦啊!”
    王大錘有片刻的心軟,然而看著河面上的孟云衣等人,又咬咬牙,狠心說:“孟云逸既然跟季老三在一起,那就一定也有你的份!我剛才帶兵到你的別院去搜查,果然看見他們在你那邊住過,就是你包庇的他們!如今你又幫他們逃跑。你選擇跟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不是我的兄弟了!知道他們要害我的時候,你有攔過他們么?”
    胡崇禮聽了癱軟在地,心如死灰。
    眼見孟云衣等人不靠過來,活捉無望,王大錘扔開胡崇禮不管,指揮弓弩手準備射弩。
    王大錘帶來的是強弩,孟云衣等人仍在射程內。剛才為了胡崇禮,他們錯過了逃跑的時機。如今百多把弩機對準他們,屆時箭如飛蝗,他們必然難以幸免。
    胡崇禮看看弓弩手,看看王大錘,又看看云衣等人,絕望的眼里漸漸多出了一絲悲壯和堅定。
    王大錘緊盯著孟云衣等人,左手舉起刀,正打算下令射弩,后背忽然貼上了一個人,身子被勒住,脖子上多了一把匕首。胡崇禮一向膽小,王大錘倒是沒有防著他,才讓他得了手。
    胡崇禮啞著嗓子說:“不準射弩,不然我就殺了你!”
    隨即胡崇禮用盡力氣對孟云衣等人吼道:“你們走!你們快走!不用管我!你們還有大事要辦。東昊的未來在你們手上,侯爺的仇在你們手上,你們不能死!快走!”
    云衣焦慮萬分,難以決斷。季老三也是急得跺腳。陳清溪卻是命已經嚇得癱軟的船夫趕緊升起帆開船,并和劉虎牙一起幫船夫劃起槳來。
    眼見船越開越遠,王大錘急得滿頭是汗。他向手下使了個眼色。那手下便帶了幾個人悄悄從胡崇禮的后方靠過來。
    胡崇禮看見云衣他們的船脫離了弩機的射程,心下剛一松,胸口便是一涼。他低頭一看,一小截刀尖從他的前胸透了出來。隨即又是兩把刀捅入了他的腹部。
    啊,原來死亡是這個味道的,好像也沒那么可怕么。胡崇禮飄忽地笑了一下,自己膽小了一輩子,臨死時,總算證明了一把,老子不是膽小鬼!眼看王大錘要掙開他的束縛,胡崇禮用盡最后的力氣抱緊王大錘,將匕首插入了他的胸膛。
    兩人就這么緊緊地穿在了一起。遠遠看去,像是兩個親密相擁的兄弟。
    弩箭齊飛中,孟云衣等人漸漸遠去。看著遠處那兩個漸漸模糊的身影,眾人都流下了熱淚。
    別了,崇禮,你是好樣的!
    幾人渡過河后,往西奔蓋州而去。
    太子那邊已得知孟云衣等人逃出東都,渡過了長河,猜到她是要去北武。因此在青州和蓋州方向都派了追兵。
    幾人不敢入城,一路都是走小道,宿野外,偶爾派季老三喬裝去城里或村里采購些吃的用的。虧得胡崇禮給他們準備的喬裝改扮工具得用,一開始沒有被發現形跡。
    五天后,他們離開并州到了蓋州,在蓋州靈璧郡被發現了蹤跡,遂陷入被追殺的困境中。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江西快三哪个软件可以买 医疗干什么行业赚钱 五星棋牌怎么登陆不了 太子中心稳赚六肖 时时彩后三混选稳赚 360福利彩票走势图 湖北麻将玩法 新快3新快3开奖结果直播 山西体彩十一选五 七乐彩历史号码大全 快三大小单双软件下载器 天天捕鱼官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