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三九二、賭對了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西夷谷因為地勢原因,必然富含那種西夷人缺少的微量元素,其中尤以溫水湖里含量最高。

    西夷人自身無法吸收食物中含有的那種微量元素,只能通過在溫水湖里泡澡,來進行體表攝入。為什么說要足足泡夠一個時辰呢?這大概就是因為體表攝入的效果明顯低于體內攝入,所以只能用延長時間來增加攝入量。

    其原理,大概就是和口服藥與外敷藥的區別相同吧。

    至于什么大祭司神力可通上天之說,純屬西夷人的愚昧無知。倘若那溫水湖里當真含有西夷人缺少的微量元素,那有沒有大祭司唱誦禱詞,還要泡夠了時間,效果都一樣。

    偏生西夷人都實誠,沒人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這詛咒之說便傳承了幾百年,也沒人破除的了,還越傳越神,竟傳成了離開了大祭司,所有人都活不成了的死局。

    厲復行說,要代大祭司主持西夷人的洗禮,此舉雖然冒險,勝算卻很大,一旦成功了,他便是所有西夷人的救命恩人,謀殺大祭司的罪名可以輕易洗脫不說,西夷人還會對他的話奉若神明的指示,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

    李老三無意中說出口的那句話……盡管不知是真是假,可不管怎么樣,他都要試上一試。

    所以,他必須要想辦法,取得西夷王的信任,讓她心甘情愿地為他施法。

    西夷人聽到傳令,說有人能代替大祭司作法,主持他們的洗禮,都是又驚又喜。等到聽說,那個人就是殺害大祭司的陳國人的時候,憤怒的有,嗤之以鼻的有,半信半疑的,也有。

    有些西夷人明確表示,不會接受手染鮮血的兇手的洗禮,拒絕回西夷谷,甚至揚言說要讓厲復行血濺當場。

    也有些西夷人不愿意放棄生的希望,自告奮勇,愿意作為第一批小白鼠,帶厲復行去西夷谷接受洗禮。他們極力勸說反對的那批人,直說:“如若無效,我等便會先要了他的性命。他只有一個人,我們有幾千個人,難道他一個人還能打得過我們幾千個人?且讓他試一試吧,倘若他真的能做到,咱們就有希望活下去了。大祭司的死我等未能察覺到,不能出力阻止,難道我們要親手殺死另一個可以替代大祭司的人嗎?”

    反對的人最后妥協了。

    第一批充當小白鼠的西夷人,帶著兩眼被蒙上的厲復行,連夜進了西夷谷。

    西夷谷中本身地形就很復雜,西夷人又存心領著厲復行繞了許多的冤枉路,直到確認厲復行即便是睜著眼睛的情況下,也記不住進谷的路,更何況還是兩眼被蒙的狀態下,更是萬無一失了,這才帶著厲復行,到了位于西夷谷正中的溫水湖旁。

    西夷人喚做“圣湖”。

    厲復行一站在圣湖邊,就感覺到一陣熱熱的水汽撲面而來,夜風微涼,拂過臉龐,散去水汽帶來的溫度,竟是說不出的愜意。

    這倒真是一處令人享受的地方。厲復行心想。也不知道這地方到了現代還存不存在,若是景色依舊,倒是可以將此地買下,蓋一座度假山莊,閑來無事的時候,就領著周周來這里泡泡溫泉,吹吹涼風,想來周周一定會喜歡的。

    西夷人取下了蒙著他雙眼的布條,遲疑地問他:“可以……開始了嗎?還是……要等到明天天亮?”

    他們巴不得洗禮儀式趕緊開始,可是又不太確定,這儀式到了厲復行這里,可有什么講究沒有?畢竟是關乎性命的事情,他們不得不謹慎。

    好在厲復行并不拿喬,點點頭便道:“現在開始吧。”

    并沒有錯過西夷人臉上一閃而過的喜色。

    他照著西夷王所傳授的儀式流程,乘一葉扁舟,一路行舟到湖心處大的祭臺上。只不過,讓他換上西夷大祭司作法時穿的那件花花綠綠的法衣,戴上那件滿是羽毛和油彩,面容可怖的面具,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行的。

    他就穿著身上那身玄色錦衣,長身玉立,站在湖心祭臺的正中,雙手負在背后,頭抬起,望著夜空中那半輪明月,開始吟誦西夷王教的禱詞。

    他身材高大又硬挺,聲音暗啞中帶著幾分魅惑,此時孤身一人站在湖中,月色皎潔,灑在他的身上,宛如謫仙一般出塵脫俗,連帶著,連他吟誦禱詞的聲音,都顯出幾分空靈的意思,遙遙地聽見就像仙音一般。

    西夷人何曾見過這樣祈禱的場景,目光不自覺的,都被湖心那抹孤傲的身影吸引住了,心中默念著他吟誦的禱詞,竟憑空生出幾分敬畏之心。

    或許,這個陳國人,真的身懷神力,可以解救他們,也說不定呢?

    有西夷人恍神過來,開始寬衣解帶,一步步走進圣湖,小心翼翼的蹲下,讓湖水把自己的身體淹沒,這剩下一顆腦袋留上湖面上。

    身體已經布滿了紅色的、即將潰破的疹子,好在夜色朦朧,并不像白日里看到時那么恐怖。圣湖的水有溫暖宜人,泡在里面,忍不住就想讓人長嘆一聲,卸去一身的戒備和心事。

    有越來越多的西夷人步入到圣湖里頭,漸漸地,湖中人滿為患。

    月色下,只見湖面上籠罩著一層朦朧白汽,看不清水中如何。湖面上,一顆顆黑發遍布的人頭,畫面很有幾分驚悚。

    站在湖心吟誦的人并不為所動,他只是一直看著頭頂的月亮,按部就班地吟誦著禱詞,并沒有一刻停歇。

    一個時辰終于過去。

    第一個下水的西夷人小心翼翼地抬起自己的身體,惴惴不安地低頭去看自己的胳膊。

    下一秒,這個西夷人萬份驚喜地大喊了起來:“沒有了!疹子沒有了!太好了,詛咒解除了!這個陳國人,真的有神力,可以代替大祭司,把我等的悔過之情,上達上天!”

    剩下的西夷人都被他的喊聲所驚動,紛紛從湖里站起來,去檢查自己身上的疹子。

    “我的疹子也好了!”

    “我的也是!”

    “得救了,我們得救了!”

    “陳國的祁王殿下,萬歲,萬萬歲!”

    ……

    西夷人站在湖中,激動地相擁而泣。他們本以為自己死定了,這才抱著必死的決心去攻打陳國,此刻卻被一個陳國人所救,看到了生機,再沒有比這更激動人心的事情了。

    厲復行低頭,隔著朦朧的湖水,掃了一眼眼前的畫面,立刻本著非禮勿視的原則,重新抬頭看向了月亮。

    誰也沒有注意到,此刻,他一直緊繃的身體終于松懈了下來。

    太好了,他賭對了。

    這樣一來,他就有資本和西夷王談條件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 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

    <div>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重庆时时彩平台 河北快三开奖基本走势图 重庆时时个位杀号技巧 单双中特平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开奖 北京pk10走势图表 爱玩棋牌是真的吗 快乐12助手官方网站 体彩20选5 有没有什么挂机赚钱软件 捕鱼王怎么进不去 极速飞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