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三九三、從此后,就是朋友了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厲復行在西夷谷里接連主持了三天三夜的洗禮儀式,日夜不分,連刻打盹的時間都不曾有過。

    虧了他身強體壯,又精力異于常人,這才能堅持下來,那長長的禱詞,一個字都沒有念錯。

    就是西夷的大祭司,像這樣的情況,也很難做到像他這個地步。

    此舉贏得了西夷人的一致敬佩,再加上西夷人身上、臉上的疹子都退下了,性命得保,西夷人更是對他感激不盡,奉若神明一般地仰視著他。

    更沒有西夷人懷疑,他會是殺害大祭司的兇手了。

    西夷人都在說,倘若這位祁王殿下真的存了奪取西夷谷,讓西夷亡國的念頭,那他又何必多此一舉,要救活西夷所有的人呢?

    祁王殿下對西夷來說,有如同再造之恩,他絕對不會是殺害大祭司的無恥之徒。

    從西夷谷出來的時候,盡管厲復行又提出了要蒙上雙眼的建議,可是西夷人從上到下,都不會再有一個人對他還有懷疑之心。他們客客氣氣地拒絕了他的建議,還將從前大祭司出行時使用的竹轎抬了出來,非要厲復行坐在上面,他們輪換著抬他出谷。

    那竹轎有點類似蜀地的滑竿,兩根粗壯的毛竹上,架著一把精致的竹編小椅,竹椅前還放了一只小幾,同樣架在毛竹上,幾上堆滿了西夷特產的美食和年份悠久,醇香撲鼻的美酒。

    厲復行愜意地躺在竹椅上,吃著美食,品著美酒,看著西夷谷中少見的風景,心情和入谷時候的,大相徑庭。

    出西夷谷,返回西夷人大營的時候,廖二那邊還沒傳回來消息,也不知道他有沒有順利找到那個秀梅。

    好在西夷人已經不再把他當做兇手,處處奉為上賓,拿出一切最好的東西招待他,更是允許他自由出入西夷的軍營,完全不拿他當外人。

    厲復行并沒有著急離開西夷的大營,他還有事情沒有辦完。他只是寫了封書信,讓西夷人帶到了陳國的軍營,交給了趕回來在軍中坐鎮的朱允鳴。

    信中,他簡略提及了他在西夷谷主持洗禮的事,告訴朱允鳴,讓全軍把防守的重點放在姍姍來遲的明軍那邊,西夷人已經不會攻打陳國了,雙方和解,大概,他還能再爭取一把,讓西夷成為陳國有力的盟軍。

    朱允鳴正為浩浩蕩蕩而來的十五萬明軍頭疼。盡管他依照厲復行的安排,在山谷中設伏,損傷了明軍一小半的兵力,可明軍的人數實在是太多了,剩下大半的明軍還是順利通過了埋伏處,到了小連河,和陳軍、西夷人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

    朱允鳴擔心,一旦明軍和西夷人達成聯盟,陳軍就陷入了腹背受敵的局面,形式大大的不利。偏偏厲復行又不聽勸阻地跑到西夷人的大營里去了,生死未卜,兇多吉少。

    他作為一個軍師,天天在軍營了充當主帥一樣的指責,又要安撫軍心,又要運籌帷幄,又要時刻擔心主子的安危,他容易么他?

    這兩天,他的頭發都掉的比平時多了許多,再這樣折騰下去,只怕他離陳天明那種地中海發型,也不會太遠了。

    就在這萬分焦慮的時刻,厲復行的來信簡直就是打在他心口的一陣強心劑。他還不知道,他家主子還有這怪力亂神的本事,居然能把西夷人身上的詛咒給消除了。

    這樣一來,西夷站到了陳國的一邊,明軍和西夷的聯盟結不成了,反倒是明軍陷入了腹背受敵的局面。陳軍平白多了足足五萬大軍的支援,且還是擅長用毒的援軍,勝算何止翻了兩倍?

    他家主子這一手太漂亮了,像這樣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招數,都能使得如此完美,實在是太令人崇拜,讓人忍不住追隨他,直到天荒地老。

    朱允鳴把以上這番話都寫到了他給主子的回信當中,洋洋灑灑長篇大論的,狠狠表達了一番忠心。

    然而,當送信的西夷人把朱允鳴的回信帶給厲復行的時候,因為自覺陳軍營帳里此刻并不會有什么要緊的事,就算是有,朱允鳴也能處理妥帖了,再加上那封回信實在有些份量,掂在手里還沉沉的,困了三天極其疲憊的祁王殿下連拆開都懶得拆開,直接將回信扔進了火盆了,為增加營帳里的溫度貢獻了微薄的力量。

    厲復行足足睡了一個下午,方才醒轉過來,已經是精神抖擻的樣子了。

    他向來伺候他的西夷人表達了想要再次求見西夷王的請求。

    他的求見很快獲得了準許。

    西夷王親自到他下榻的營帳里來見他,尚未開口說話,便對著他行了個十分隆重的大禮,是見到上賓的禮。

    西夷王激動道“感謝祁王殿下對西夷施以援手,您的大恩大德,西夷沒齒難忘。大恩不言謝,從今往后,您就是西夷最尊貴的客人和最親近的朋友,您若是遇到了什么困難,只要一句話,西夷即便是合全國之力,也一定幫您渡過難關。”

    已經痊愈的西夷王已經能下地走動,再不是厲復行初見她時,窩在床上病病殃殃的模樣。今日又穿了一身極隆重的禮服,看起來,倒是更像女王了。

    只是,畢竟是上了年紀的人,大病初愈,不像年輕人恢復的那樣迅速。西夷王的精神多少還是有些委頓,一番話說不上兩句,已經有了踹息的苗頭。

    厲復行忙請她坐下,并擺手表示,于他,不過是舉手之勞,西夷王不必放在心上。又直言道,他其實還真有事要請西夷王幫忙。

    厲復行的直率,又增加了西夷王的幾分好感度。西夷王讓厲復行有話直說,不用有所顧慮。

    只是,她說這話的時候,卻突然咳嗽了兩聲了,跟著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還扶了扶頭,似乎感受到了一陣眩暈。

    這讓厲復行就不好往下說了。

    只好對西夷王表示了一番關心“西夷王可是另有病癥?本王軍中有一醫者,醫術還不錯,不如請他過來,給西夷王瞧一瞧?”

    西夷王止住了咳嗽,身后的侍女忙端了湯藥給她服用。

    西夷王端起一杯黑乎乎,散發著奇怪味道的湯汁一飲而盡,瞧她那模樣,味道應該并不討人喜歡。

    “讓祁王殿下費心了。”西夷王擦了擦嘴角,帶了絲苦笑,“本王此病倒不十分嚴重,只是……唉,本王并不想這病好的太快,才會佐以湯藥服用,試圖減緩病愈的速度。”

    “這是為何?”不能怪厲復行八卦,對方把話都遞到這種地步了,他只能按照套路回答。事實上,他的確感到很奇怪,哪有人希望自己的病一直不要好的?

    那西夷王便再苦笑了一下,答道“祁王殿下已經是西夷的朋友了,這事也不用再瞞著您。其實本王這病,嗨,說到底,就是你們陳國民間常說的,女人病。”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11选5技巧 稳赚高手 黑红梅方大型网站 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哪个准 新媒体写文章赚钱吗 康复快线走路能赚钱吗 女孩子做什么行业最赚钱 棋牌游戏注册送体验38元金 写评论新闻能赚钱吗 老婆不败家赚钱给花 彩霸王论坛彩霸王精选资料 1000炮捕鱼机纯技术 吉林时时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