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215章 千容的往事二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暮朝朝繼續問道:“和我配不配?”

此話一出眾神和千容都愣了,這到底是什么個情況。

執法神領隊不自然地咳嗽了一聲,說道:“暮神,他是惡魔,就算長得再好看您也不能……”

暮朝朝看了一眼千容,說道:“本神知道他是惡魔啊,而且還是高級惡魔,很厲害的那種惡魔。至于其他,好看就行了,況且他已經是本神的‘惡魔’了,配不配都是了。你們要把他關到獄界去,本神是不會同意的。”

說完暮朝朝上前一步,將千容攔在了身后,沖著諸神說道:“要帶走他,就先打敗我。”

千容看著眼前比他還要矮半個頭的暮朝朝,心中忽然一動,原來暮朝朝說的是真的,暮朝朝真的喜歡他,即使是執法神來了,也不愿意交出他。

執法神面面相覷,忽然看向暮朝朝,一臉正色道:“暮神,對不起了,上。”

眾執法神各自拿出神杖,煽動著巨大的金翅,飛向了暮朝朝和千容,無數道蓬勃的神力充斥在四周,似要將千容吞沒一般。

暮朝朝淡漠一笑,一對七彩金翅展開,七彩金羽紛飛,化作了七彩金雨,飄散在天地之間。

暮朝朝后退一步,一把攬住千容的腰,將千容抱在了懷中,巨大的七彩金翅煽動,自然神杖從九天之中落下,穩穩落入暮朝朝之手。

暮朝朝大手一揮,神杖頂部溢出七彩的光芒,將宇宙劃開,諸神急忙躲避,那可是古神一擊,帶著毀滅之力,若是被毀滅之力擊中,即使是神也得隕落,他們不得不避開。

沒想到暮朝朝一出手便使出了毀滅之力,絲毫沒有顧及執法神在上蒼神殿的地位。

見執法神退開,暮朝朝的嘴角露出了笑容,七彩巨翅煽動,抱著千容飛向了上蒼神界。

千容問道:“你要帶我去哪兒?”

暮朝朝答道:“上蒼神界,雖然我不知道執法神為什么要抓你,但是上蒼神界能派出七等執法神來抓你,說明你犯的罪有點大,我帶你去上蒼神界領罪。”

千容大怒,一把推開了暮朝朝,說道:“我還以為你是想帶我走,沒想到你竟然是為了帶我去上蒼神界,有你這樣提了褲子不認賬的人嗎?我還不如被那群執法神抓回去。”

暮朝朝看著眼前的千容,頓感頭痛,說道:“那個,美惡魔,雖然是我上了你,但你是男的啊,怎么著你是占便宜吧。”

“而且我可是古神欸,最強大的生靈,你知不知道各大宇宙有多少生靈排著隊給我睡,就是為了得到我身上的古神之力。”

“我主動給你,你怎么還挑三揀四的。”

千容聞言更加氣憤了,無比生氣地說道:

“誰稀罕你的古神之力了,再說我當時昏迷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倒是你趁人之危,絲毫沒有顧及我一個傷員的感受。”

“現在還要把我送給上蒼神界,做夢去吧你。”

說完千容就展開了黑色的惡魔之翅,飛走了,可還沒飛出多遠就看見暮朝朝追了上來。

千容心中一急,不由加快了速度。暮朝朝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翅膀上浮出七彩金蓮,一個閃身來到了千容身邊,千容發現了暮朝朝的靠近,急忙攻擊。

卻被暮朝朝輕而易舉地避開,并且成功地來到了千容身邊,千容急得連惡魔之力都忘了用,直接出拳擊向暮朝朝。

暮朝朝一個扭頭避過,手順勢攀上千容的腰,一個側身,抱住了千容,另一只手的手指輕輕拂過千容的臉,略帶幾分曖昧地說道:

“乖,別跑了你跑不過我的。”

千容惱怒就要再次出手攻擊暮朝朝,卻被暮朝朝看破,先千容一步出手,制住了千容的動作。

說道:“打架也不要,怕傷著你。”

千容掙扎,大喊道:“你放開我。”

暮朝朝抱著千容就是不放,反而摟得更緊了幾分,說道:“你怎么那么不聽話呢,我是自然之神,你雖是惡魔,但也是自然界的生靈,自然也歸我管。”

“我帶你回上蒼神界,是讓你去自然神殿接受‘處罰’,又不會帶你去執法神殿。而且罰什么,怎么罰,罰多久都是我說了算。跟我回去,我肯定不會把你關到獄界的,知道嗎?”

千容一臉懷疑,側頭看向暮朝朝,問道:“你說的是真的?”

暮朝朝輕笑道:“當然是真的,你那么美味,我還沒吃夠呢。”

而那之后的事,也確實像暮朝朝說的那樣,千容被暮朝朝帶到了自然神殿,而不是執法神殿。

只不過審問千容的神卻不是暮朝朝,而是另一個叫妖御傾的大神,后來千容才知道妖御傾正是暮朝朝的徒弟,上古青丘九尾狐族的后代,是真真正正的古神血統。

因為不是暮朝朝審問的,最后的處罰也就同樣不會是暮朝朝來決定,但千容還是沒有被關進獄界,正如暮朝朝所說,以千容和暮朝朝的關系,整個上蒼神界沒有神敢動千容。

千容被收回了大部分能力,也被禁止了再往人間散發想容花,但之前已經散發出去的不用收回來,千容還是可以利用那些想容花收集人類的靈魂。

因為千容畢竟是惡魔,要靠吞噬人類的和靈魂為生,上蒼神界也沒有辦法讓千容不害人,畢竟宇宙中可不止人類一個種族,只要千容不再大幅度為禍人間就行了。

那之后千容回到了想容城,身后還跟著一個青衣少女,正是暮朝朝。

千容和暮朝朝在一起了,雖然千容不知道暮朝朝是怎么以神的身份和他在一起的,但通過這件事后千容對暮朝朝很有好感。

也就接受了暮朝朝,之后和暮朝朝交往了近十萬年,直到暮朝朝有了新歡之后,他們才分開了。

可即使分開了暮朝朝也一直在照顧著千容,包括自然界中的想容花死的差不多后,暮朝朝主動拿著想容花販賣給各大宇宙的人類,為的就是幫他收集靈魂。

而千容總覺得有些過意不去,這才想到了收人類為奴隸,永遠為他,為想容城生產靈魂的主意。

這種奴隸自身靈魂就極其就強大,而且具有普通人所沒有的靈魂再生能力,可以不停地恢復自己受損的靈魂,從而到達供惡魔蠶食的需求。

這樣的奴隸千容已經在暮朝朝的幫助下收集了十萬個,全被他關在了牢籠之中,源源不斷地為他還有想容城提供靈魂。

而許立,是千容打算收集的最后一個靈魂,也是唯一一個由暮朝朝親自給他挑選的。

從許立出生起,就被暮朝朝注入了龐大的靈魂之力,激發了許立的靈魂自我生長能力。

所以許想容第一次與想容花簽訂契約時,用的是許立的靈魂,那場契約,看似是劉蘭芳在做,實際上是暮朝朝在操控。

目的就是讓許立和千容簽訂契約,好讓許立成為千容的靈魂之奴。

而轉化成奴隸,需要一個過程,所以許立并沒有馬上就成為了千容的奴隸,而是在十九年后才成為了千容的奴隸。

千容第一次來到人間,接走他的奴隸,更重要的是,千容想再看一看暮朝朝,看一看他曾經心愛的女人,如今的樣子。

可當他看見暮朝朝坐在圣塵雪的床邊,一臉擔憂而又深情地望著圣塵雪時,心中很不是滋味,無端升起一股醋意。

這才會做了那些動作,為的就是刺激圣塵雪。而千容之所以會那么做的原因,就是他還沒有徹底忘記暮朝朝,沒有忘記和暮朝朝的曾經。

千容抬起頭,看向高聳入云的想容花,忽然伸出一只手,貼在了樹干上。想容城忽然掀起一陣狂風,吹落了無數想容花瓣,眾惡魔紛紛側目,發現巨大的想容花消失了,只留一地想容花版瓣,與此同時,千容也消失了。

晚上七點,是朝朝暮暮花店所有人用餐的時間,桌上擺滿了各種食物,有青菜、炒肉、蒸魚、酸蘿卜老鴨湯等等。

顧墨的碗里塞滿了各種食物,其中魚肉最多,暮朝朝坐在顧墨身旁,幫顧墨挑著魚刺。

看得蘇奇和顧小北很是疑惑,貓吃魚還要挑刺嗎?

魔蘿安也坐在了飯桌上,肉呼呼地小手捧著飯碗,里面滿滿當當各種美食,都是蘇奇給夾的。

魔蘿安因為圣塵雪被雪藏了,心情不好連帶著胃口也不怎么好,一碗的食物都沒怎么動,蘇奇還以為是他又惹魔蘿安不高興了,心中疑惑,不停思考他今天有沒有做什么會得罪魔蘿安的事。

仔細思考之后,發現并沒有,這不由讓蘇奇更加疑惑了。

顧小北默默地吃著自己的飯,時不時給食花獸夾一筷子菜。今天太陽似乎打西邊出來了,暮朝朝居然破天荒地剪了不少花給食花獸吃。

聽黑石板說那些花都是靈性很強的花,在自然界很是罕見,而且都象想容花和木偶花那樣有奇效,一株都價值千金,很是珍貴。

沒想到暮朝朝居然大方了一回,將這些花拿給食花獸當晚餐,搞得食花獸連最喜歡的肉都不吃了,就顧著埋頭吃花。

那陣仗就象沒吃過花一樣,搞得顧小北很是無語,之前的心花都沒有吃那么歡,就算再珍貴也比不上心花吧,心花可是一株花的精華。

蘇奇忽然說道:“顧小北你別你的小怪物夾菜了行嗎?人家吃花呢,你給它夾菜不是浪費嗎,你看它理都不帶理你的”

顧小北當即反斥道:“我樂意,吃你家大米了嗎,話這么多,你家小蘿莉還沒有吃幾口呢,你不也也一直給她夾嗎?”

蘇奇一時被說得啞口無言,顧小北給食花獸夾菜,他給魔蘿安夾菜,而且他們兩人夾菜的對象都沒怎么吃,確實輪不到他說這話。

暮朝朝伸出筷子,又夾了一筷子魚,放進了自己碗中,仔細地挑起了魚刺,頭也不抬地說道:

“你倆都別亂夾了,浪費我貓兒的食物,墨墨來,吃魚。”

暮朝朝將挑凈魚刺的魚肉放進了顧墨碗里,滿臉寵溺地說道。

顧小北和蘇奇看了一眼顧墨目前堆成小山的飯碗,心中汗顏,老板你好象也沒有說這話的資格。

“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不知道有沒有打擾到你們吃飯。”

眾“人”聞言紛紛側目看向聲音的來源,發現一絕美黑衣男子正走了進來,正是千容。

暮朝朝一見千容立刻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看向千容,疑問道:“千容你怎么來了?”

千容緩緩走向暮朝朝,笑著說道:“想你了,就來了。”

顧小北看著千容,忽然大聲說道:“我想起來了,你是那天那個惡魔,你是怎么進來的,我明明關了門的。”

千容嫣然一笑,解釋道:“小黑石在啊,我讓它開門它就開了。”

顧小北和蘇奇對視一眼,齊齊說道:“不可能,黑石板怎么能打開花店,就算能打開,它一塊神石,也不可能放你一個惡魔進來,說你到底是怎么進來的?”

千容緩緩解釋道:“小黑石是不周山神石,堅固無比,有抵擋一切邪魔的作用,最適合用來做門。”

“至于為什么會讓我進來,因為它認識我。所以才會放我進來。”

暮朝朝又拿了一副碗筷,放在了自己旁邊的憑一個空位上,說道:“既然進來了就過來一起吃飯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

千容走了過去,拿起碗筷,優雅地吃了起來,什么菜都夾了幾筷子,一點也不挑食的樣子。

魔蘿安見千容吃得歡快,心中不解,嘲諷道:“切,這些東西有什么好吃的,又不是靈魂。”

千容笑了笑,說道:“小妹妹,人類做飯的能力很強的,你可以嘗嘗。”

“不吃。”魔蘿安撇過頭,一臉傲嬌地說道。

暮朝朝單手撐下巴,望著千容,說道:“怎么突然來我這兒了?破產了?”

千容微微一笑,說道:“沒有啊,只是奴隸生產的靈魂吃膩了,想來人間吃點新鮮的,開開葷。”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网络打游戏赚钱是赌博吗 11选5漏洞赚千万 手机版农场种蔬菜赚钱 9900炮捕鱼机技巧打法 炸金花玩法规则 湖北11选五爱乐彩 彩霸王3肖6马 好友长沙麻将 河南快3基本走势图 比分网电竞 上海彩票种类 极速快三大小单双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