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216章 千容要住在花店?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暮朝朝應了聲“哦。”

千容問道:“你這兒有多余的房間吧?”

“有啊,你要住這兒嗎?住多久?不會是你又闖禍了,來我這避難吧?”

暮朝朝的眼中流露出一絲擔憂,突然跑到她這里來,該不會是又闖禍了,過來避難的吧?她要不要要上蒼神界那些神網開一面,千容好歹也是她的“惡魔”啊。

千容聞言嘴角不自覺浮出一絲微笑,一邊吃著東西,一邊說道:“我象是那么愛闖禍的惡魔嗎?只是聽聞你在這個人間玩得很開心,就想過來看看人間有什么好,值得你流連忘返。”

暮朝朝追問道:“那你上次怎么還要回去?”

上次千容接了許立就回魔界了,她這里只是來看了一眼,根本沒有說要留下來,既然想待在人間,又為什么要回去?

千容無比自然地答道:“我總得把奴隸送到魔界啊,不能讓他也待在你這兒吧,影響不好。”

這不過是千容的說詞,實際上千容根本不需要親自送許立去魔界,許立已經是千容的奴隸了,可以自行去到魔界想容城。

只是千容當初沒想要留在暮朝朝身邊,是回了魔界之后突生的念頭,想要再看看暮朝朝,這才來到了人間,朝朝暮暮花店。

“這樣啊。”暮朝朝心知千容在說謊,卻并沒有揭穿,不管是因為什么,千容也是她的男人,來找她了,她也不好意思拒絕。

蘇奇自千容進門時起就一直在盯著千容看,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蘇奇覺得千容和暮朝朝之間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老板,我聽說我大舅子被雪藏了。”

暮朝朝疑惑不解,問道:“你大舅子是誰啊?”

“咳咳。”蘇奇清了清嗓子,緩解了一下心中的尷尬,說道:“我大舅子就是圣塵雪啊。”

此言一出魔蘿安瞬間怒了,直接一巴掌拍飛了蘇奇,憤怒道:“不準說我哥是你大舅子。”

顧小北偏過頭暗自偷笑,傻缺,當著魔蘿安說著話,不是找揍嗎?

千容忽然抬起頭看向魔蘿安,問道:“小妹妹是惡魔之花惡魔曼陀羅嗎?”

魔蘿安昂起頭,一臉驕傲地答道:“是啊。”

千容笑著說道:“好巧我也是惡魔之花——想容。”

魔蘿安道:“知道你就是那個讓生靈可以變來變去的怪花。你自己是不是也能變來變去的?”

千容尷尬一笑,輕點了點:“能。”

“臥槽,隨意改變容貌。”蘇奇突然一聲驚呼,高聲道:“那和你談戀愛的女人得多爽,直接擁有了無數個美男。”

千容不自然地笑笑,“算是吧。”

千容不自然地看向暮朝朝,他和暮朝朝交往了十萬年,是暮朝朝眾多前任中與之交往時間最長的一個。

原因就是千容可以變換多張面孔,滿足暮朝朝對不同類型交往對象的幻想,所以才能和暮朝朝交往那么久。

和暮朝朝分手后,這事也成了千容心中的一個結,千容分不清暮朝朝是喜歡他這個惡魔本身,還是喜好他能千變萬化的容貌。

暮朝朝察覺到千容的目光,心知千容在想什么,嘆了一口氣道:“再好看的容貌也只是皮囊,真正心靈美的人,連靈魂都能開出花來,喜歡一個人不能只看容貌,更重要的是心。”

這話很顯然是說給千容聽的,因為暮朝朝這話后面還有一句,心靈再美我也懶得看,只想沉迷男色,不愿自拔。

礙于千容此時的心情,暮朝朝才沒有說出來。由此可見,暮朝朝還是十分照顧千容的心情的,也就是說暮朝朝心中并沒有完全忘掉千容。



果然千容聽見這話后,嘴角不自覺上揚,露出一絲蘇心的笑容,千容本就姐妹,這一笑更是美到了極致,帶著絲絲邪氣,印入暮朝朝眼中,久久無法消散。

蘇奇注意到了暮朝朝和千容周圍不自然的氣氛,瞇起了眼睛,用一副我已看破一切的表情問道:

“老板,你和這個惡魔到底是啥關系?該不會是你前任吧?”

千容急忙否認道:“不是。”

結果暮朝朝卻輕輕點了點頭,“嗯”了一聲,其中含義不言而喻。

千容面露詫異,暮朝朝這是承認了他們之前的關系?

“嗯?”魔蘿安當即站起了起來,指著千容質問暮朝朝道:“他是你前任,那我哥是什么?”

暮朝朝坦然答道:“下一任啊。或者現任也行,只要你讓安家傾悅把你哥放出來,給我和你哥增加點感情戲,什么醉酒、陰陽結合療傷之類的,我保證分分鐘變你大嫂。”

末了,暮朝朝還挑動了一下眉毛,一臉興奮。

“誰叫我?”此時安家傾悅突然出現在了廚房,一臉疑惑道。

“我,”暮朝朝舉起手,乖巧地回答道:“想讓你現在就把塵雪放出來,給我們安排一個床戲,讓我和塵雪生米煮成熟飯,給小魔女添一個長輩。。”

安家傾悅聞言突然抬起了頭,打量了一下四周,疑惑道:“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得回去碼字了。”

說著安家傾悅就走出了廚房,消失了,剩眾“人”愣在原地,一時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

許久,顧小北才悠悠地說了一句,“我覺得咱們的這本書的作者未免有些太過放飛自我了。”

眾“人”皆點頭道:“我們也覺得。”

魔蘿安突然扭頭看向暮朝朝,臉上依舊掛著憤怒,說道:“好你個暮朝朝,我哥一走你就勾引別的男人,還說對我哥一見鐘情,我看你根本就是在騙我哥。”

暮朝朝心中無語,說道:“是他自己來找我的。”

千容忽然插嘴道:“他曾經也說對我一見鐘情。”

暮朝朝面無表情地說道:“千容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魔蘿安聞言更怒了,大吼道:“暮朝朝,你連說的話都一樣。同樣的話對兩個男人說,你不覺得過分嗎?”

暮朝朝扶額,忍不住吐槽道:“你哥和他都不是人好吧。”

圣塵雪和千容,一個是精靈,一個是惡魔,哪里是人了?

千容繼續補刀道:“據我所知,這話她對很多男‘人’都說過,不止兩個。”

暮朝朝忍不住再次看向千容,說道:“你別揭我老底行不行?”

魔蘿安不怒不可遏,直接質問道:“暮朝朝,我就問你,他和我哥之間你選誰?”

千容放下碗筷,單手撐著腦袋,略帶幾分笑意地看著魔蘿安,搶先一步開口道:“選我。”

此言一出,暮朝朝撐著下巴的手一滑,整個頭都倒在了桌子上,心中欲哭無淚。

“千容啊千容,咱們不是說好好聚好散的嗎?你現在是在干嘛呀?”

千容氣定神閑地夾了一筷子放進嘴里細細嚼了起來,待完全咽下后,才緩緩說了一聲,“我后悔了。”

暮朝朝瞬間抬起頭,看著千容無比俊美的臉,這張臉不是千容變化出來的,也就是千容本來的面孔。即使不用做任何改變,也是絕美的,也是這張臉曾經讓暮朝朝留戀了整整十萬年。

暮朝朝心中沒由來的咯得一下,她沒有聽錯吧,千容剛才居然說后悔了,后悔什么了?后悔和她分手?

暮朝朝忍不住問道:“你后悔什么了?”

千容笑笑,“沒什么,隨便說說而已。暮神不必放在心上。”

“哦”暮朝朝應了一聲,私底下卻暗暗發動了他心通,查看著千容心中此時此刻的想法。

暮朝朝保證,她只是好奇一下,才不是因為千容突然冒出的那句話。

隨著他心通的發動,暮朝朝的眼睛變成了琥珀色,正準備窺探千容的內心,就在這時千容忽然轉頭看向暮朝朝,與暮朝朝對視。

也是在這對視的一瞬間,暮朝朝看清了千容的內心,而那里面的東西居然是……

暮朝朝收起了他心通,眼睛恢復成了純凈的褐色,目不轉睛地盯著千容,眼中滿是詫異。

千容的內心里怎么會有那種東西?不行,她絕對不能讓千容離開她的視線。

千容察覺到了暮朝朝的異常,不免有些疑惑,問道:“我臉上有什么嗎?”

暮朝朝當即搖了搖頭道:“沒有,飯菜還合你胃口嗎?”

“嗯,挺好吃的,是你做的嗎?”

說話間千容又伸出了筷子,去夾盤中的菜肴。

暮朝朝答道:“不是。”

千容瞬間愣住了,剛塞進嘴里的菜也吐了出來,一臉難看地說道:“難怪這么難吃。”

顧小北和蘇奇心中無語了,大哥要不要雙標的這么厲害。

暮朝朝沒有說話,只是輕笑,拿起筷子給顧墨夾了一筷子魚,細細地挑了魚刺。

顧墨抬起頭看向暮朝朝,見暮朝朝正在挑魚刺,問道:

“主人你又在給我挑魚刺嗎?”

“嗯。”

顧墨一臉為難,他已經吃飽了,不想再吃了,“可是墨墨已經吃飽了。”

暮朝朝挑魚刺的手一頓,忽然看向顧墨,見顧墨一直盯著她手里的魚塊,眉毛都擰在了一起,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暮朝朝知道顧墨確實是吃飽了,不想再吃她手里的魚了,暮朝朝轉頭看向千容,千容笑著道:

“你知道的我吃的不多,剛才已經吃飽了,也吃不下了。”

別想拿你喂貓的魚給我吃。

暮朝朝又看向魔蘿安,試探性地喚道:“小妹妹……”

魔蘿安撇過頭,一臉冷漠地說道:“不喜歡吃魚,你要是敢塞給我,等我哥回來了我就告訴我哥,你虐待我。”

“……”

暮朝朝看向魔蘿安身邊的蘇奇,說道:“蘇奇……”

蘇奇急忙接嘴道:“老板我知道你心底善良,為我們這些員工考慮,主動給我們加餐,但是我也已經吃飽了,不用再吃了。”

暮朝朝又看向顧小北,說道:“顧小北……”

“老板,我也吃飽了,要不你拿給小怪物吃吧。”

顧小北從桌底下拿出了食花獸的盤子,食花獸也跟著跳上了凳子,伸出一雙肉呼呼地爪子,想要去拿顧小北手中的盤子

暮朝朝一臉無語,說道:“我只是想讓你們把垃圾桶遞過來,我扔一下。”

顧墨將桌子底下的垃圾桶推給了暮朝朝說道:“垃圾桶在這。”

暮朝朝直接將手中的魚肉丟進了垃圾桶里,抽出幾張紙巾,一張遞給了顧墨,一張遞給了千容,一張遞給了魔蘿安,不過魔蘿安沒接,暮朝朝只好放在了魔蘿安面前的桌子上。最后一張暮朝朝自己用的。

吃完飯后,顧小北和蘇奇被留下來收拾碗筷。每次收拾碗筷的時候,他們都有一種自己正在承受著資本主義家瘋狂壓榨的感覺。

“顧小北你說你當初是為了什么要來這家店打暑假工的,又要賣花,又要做清潔,還要給老板的寵物、前任做飯,不覺得自己很慘嗎?”

蘇奇算是徹底看清暮朝朝這個“神”了,無限壓榨員工,除了上班意外還要做飯,哪家公司的員工會給老板做飯的?

還沒待顧小北,安家傾悅已經搶先一步答話了:“呵呵,天真,員工給老板做飯的多了去了。”

顧小北和蘇奇齊齊嚇了一跳,一臉吃驚地說道:“安家傾悅,你怎么又來了?”

安家傾悅聳肩,一臉懶洋洋地說道:“你們不是說我已經放飛自我了嗎?那我索性多飛一點。”

蘇奇和顧小北心中無語,不是您自己說自己放飛自我了嗎,,怎么又變成他們說的了?

蘇奇圍著安家傾悅轉了一圈,忽然問道:“我聽說我大舅子被你雪藏了。”

“是啊。”

“大舅子被你藏了,千容就來了,莫非,千容會頂替我大舅子成為男二?”

安家傾悅忽然抬頭看向天花板,喃喃自語道:“今晚這月亮真大啊,我感覺自己有了無數的靈感,不行我現在就要去碼字。”

“喂—”

顧小北搖了搖頭道:“你是叫不回來了,讓她去吧。”

蘇奇一臉氣憤地說道:“我是怕我大舅子的地位被人頂替了,等我大舅子回來的時候,暮朝朝就已經和千容復合了,那我大舅子得多傷心。”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天天爱海南麻将修改器 亿牛配资 浙江20选5定位走势图 乐游里面的美人捕鱼 星悦陕西皮皮麻将下载 网易老快3走势图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实时开奖 比分直播新浪500 7位数预测乐乐 天天捕鱼免费下载安装 至尊国际娱乐棋牌 好运南京麻将苹果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