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第一百二十一章:圣暝典籍,虹之光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只見地面一攤黑血,在黑血之上躺著一妖艷女子,女子周身黑氣盈盈,察覺不到任何生機。

    顯然,剛剛必殺夜鳴的紫幽黑氣已經被焉語擋下來了,焉語卻是生死不知。

    夜鳴腳步踉蹌,表情呆木,望著地面的焉語久久不語。

    “哼!”

    “夜鳴,憑女人吃飯真是好本事!”

    云慕端濃烈的回聲之中夾著深深的憤怒,話畢,周身黑氣大漲,整個客棧風云涌動,天色在這股力量下瞬間烏云密布,黑壓壓一片。

    黑氣涌動,千里如幕空,云慕端身上涌現的黑氣不停的翻滾,濃厚的黑氣,實質般的增加幾層。

    “嗷~”

    云慕端一聲獅吼,翻滾實質化的黑氣伸出魔爪,從四面八方沖懾而動。

    魔爪一動,氣如風飛,空氣徹底的躁動,一股強烈的大風揭地而起,大風起,地面塵土飛揚,荒荊客棧搖搖晃晃,似乎下一刻就要傾倒。

    云慕端氣勢達到頂峰,周身的修為更是直逼三星念之師。

    夜鳴在大風中緩緩站立,稚嫩的臉頰顯示出深厚的堅毅之色,盯著修為大漲的云慕端,沉默不語,眼神之中,一股犀利的仇視眼神透露出濃濃的憤恨。

    夜鳴心中雖然不甘心,可這一刻,在死亡真正的接近這一刻,也不由緩緩的閉上眼睛。

    魔爪百轉,千回難渡,縱然天資縱橫千古之人,修為低下,也是只能無力而出,安然認命。

    “渡,就渡萬千虹劫;

    安,就寧太平盛世;

    我諾不為天人供兮,

    必天人平遙遙傷幕。

    何為荒?

    何為觴?

    何為光?

    吾之心隨億紅塵,

    有三千世界,

    三千塵埃;

    千之數,

    一葉一菩堤,

    開萬般本源,

    集千之界力,

    其道而行之,

    乃真人也。

    我之劍,

    不離不棄,

    如幻隨行,

    領真意,

    發界力,

    游換而行,

    劍之真意也;

    …………”

    “仙宗影技,劍仕!”

    影技出,劍仕立;一個白胡子老頭端坐天空,嘴中念叨著真決。

    “萬般皆是諸法,空像而著之”,白虎子老頭念完真決,緩緩站立,嘴中冒出一句莫名之語。

    真決一出,諸多魔爪渡化為泡影。

    而隨著真決完全脫口白胡子老頭,一股清流般的玄之氣沖入每一個人心房,識海無不是清澈透亮。

    夜鳴感覺周身自在輕快,緩緩睜開緊閉的雙眼,望著已把影技施展而出的潤楓,這一刻,夜鳴才明白,原來潤楓先前不是不救自己,只不過變成了暗中聚集影技力量,掩人耳目。

    真決的力量自帶天地正氣,每一個字的脫口,都含著純正的靈光,云慕端的黑氣眨眼間被渡化的只剩下一寸之地。

    “清光明正,

    油然之正靈,

    可昭昭而現。

    世界萬千,

    是意有形而無遁。”

    “遁……”

    隨著白胡子老頭一個遁字出口,夜鳴腦中一陣回響,大腦思路清晰可見,那存必一偶的劍意蠢蠢欲動,猶如煮開的沸水,氳猢大增。

    這幾句出口,真意的力量完全達到高峰,宏正的天地正氣把黑氣渡化的一干二凈,云慕端整個身軀徹底的被渡化,身上的黑氣徹底消失,而云慕端也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鬼域影技,威能莫辯,非鬼域之人,強行為之,代價就是死亡。”

    夜鳴腦中響起一個熟悉的聲音,頓時間,心中一顫,不由激動起來,連忙抬頭看去,只見天空中的劍仕白胡子老頭微微一笑,徹底的消失在這方世界。

    “是前輩?”

    “難道……”

    夜鳴心中突然閃出一個大膽想法,緊張的心提了起來,連忙抬頭望向帥氣男子潤楓,只見潤楓殺氣涌動,猶如餓狼一般,兇猛的殺掉一個又一個大荒獵團之人,仿佛殺掉一個,心中的仇恨會減少一絲。

    “對了!肯定是這樣,原來他就是!”

    夜鳴嘴角一笑,吃了一顆療傷藥,心中更是肯定前往劍仙宗的想法。

    大荒獵團100之眾在三星念之師潤楓的手中猶如待宰羔羊,一刻鐘不到,全被被潤楓壓到式的軸殺。

    潤楓殺完所有人,表情冷漠,邁步走向地面黑氣縈繞的女子煙如雪而去,而路過夜鳴身前,微微一停頓,“劍仙宗,潤楓。”

    潤楓冷漠的語氣出口,不在理會夜鳴,反而來到煙如雪身前,抱起煙如雪轉過身,走向荒荊客棧,只給夜鳴留下一個蕭瑟的背影。

    “哎!我叫夜鳴,感謝潤楓兄出手幫助!”

    潤楓沒有理會,邁動的腳步毫不停頓,繼續向客棧邁去。

    “喂!”

    “潤楓兄,其實我早就知道你是劍仙宗的了。”

    潤楓智若懵聞,依舊沒做理會,先前邁去。

    “潤楓……”

    “潤楓……”

    “你再如此煩人,信不信我殺了你!”

    潤楓轉過頭,臉色肅穆,冰冷的語氣透露一股強悍的殺意。

    “啊~,不是……是……那個啥?”

    “哦!就是我想說我能治好你所抱之人。”

    夜鳴望著潤楓殺人眼光,心中一緊,一時間說話變得語無倫次。

    “什么?”

    “你說什么?”

    潤楓情緒略微激動,反復重復什么一詞。

    夜鳴看著面前激動不已的潤楓,嘴角略微上揚,心中一股豪氣涌上心頭,單手捋了捋飄動的發絲,吹了一口氣,語氣變得深沉起來。

    “上古醫典,聽說過嗎?”

    “上~古~醫~典。”潤楓口中重復四個字,腦中快速思考起來,一刻鐘過后,潤楓眼神之中透露出一股熾熱目光,望著夜鳴緩緩說道:“你有圣暝醫典?”

    “有沒有,反正我不知道。”

    “可我也是有恩必報之人!”

    “這個人,我說能救就一定能救!!”

    言簡意賅,夜鳴冷酷的表情顯示一股強大的自信,說話更是斬釘截鐵。

    潤楓看著夜鳴裝叉的表情,眉頭也是不由一皺,“畢竟自己在別人面前威風凜凜多年,何時輪到別人在自己面前裝叉了”。心中想歸想,潤楓腳步輕輕一抬,縮地成寸,眨眼來到夜鳴身前,放下煙如雪,“夜鳴兄,希望你能救好她,我劍仙宗上下必定傾力回報。”

    夜鳴抬了抬手,止住潤楓接下來的話,望著地面全身被黑氣侵擾的煙如雪,眼中閃過一絲心疼之色。

    夜鳴心中清楚,

    在冰霜女子出手時,

    自己安靜已久的心一陣跳動,

    這種感覺在任何女人身上都沒有,

    包括穎兒。

    夜鳴知道,

    這感覺帶著一絲緊張又有點激動,

    還有觸電之感,

    這,

    或許,

    就是那

    一見鐘情。

    夜鳴腦中暗自回想剛剛身體傳來的感覺,看著自己即將為自己一見鐘情的女子療傷,嘴角也不由露出開心的笑容。

    夜鳴笑容一閃而逝,抬起手,運用劍意發出一道宏光,宏光之中夾著絲絲白色,手腕靈動,指法如飛,快速的逼退著煙如雪身體之中的黑氣。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股票很赚钱么 pk10七码滚雪球三期 推荐下载软件赚钱的软件有哪些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98% 北京pk赛车开奖结果 网络什么手游可以赚钱 管家婆论坛手机站72550 福彩3d图谜字谜汇总九 早上赚钱问候语 捕鸟达人安卓游戏下载 11选5计划软件哪个好用 11选5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