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4.真真假假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l"。

    吃完面之后,窗外的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這會外面隱約的燈光從山腳下照上來,在落地窗上反射出點點光斑。

    氣氛是一種透明的安靜感。

    方清儒知道,十點之后就是夜話環節——真人秀粉絲們俗稱蓋著被子純聊天。

    這會裴凌謙已經進去洗澡了,方清儒一個人坐在臥室里的小沙發上,心里還莫名有點忐忑。

    老實說,他跟裴凌謙才從未有過這種密閉空間里談話的場景,之前他跟裴凌謙私下見面,永遠都要跟著一個助理,講話也永遠都是隔著一個茶幾或是半道走廊。

    沒想到他在合約期間,居然還能跟裴凌謙在一張床上蓋著棉被聊天?

    也真是挺玄幻了。

    可……心里居然有點小期待呢。

    方清儒正在胡思亂想,裴凌謙從浴室里出來了,他仍是一套藏青色的絲綢睡衣,扣子嚴絲合縫扣到領口最高處,腳上還穿著黑色的棉襪。

    可謂,從頭武裝到腳。

    方清儒看無可看,也不想看,便起身準備去浴室,結果裴凌謙卻在經過他身邊時低聲道:“左邊的浴液是我用過的。”

    方清儒愣了一秒,心中不知道怎么,莫名泛起一股澀意,淡淡說了一聲‘好的’,就進了浴室。

    果然之前的溫柔都是錯覺。

    裴凌謙還是把他當外人看。

    連浴液都不讓自己用。

    這么一想,方清儒頓時什么心情都沒了。

    隨便胡亂洗了個澡,就興致缺缺的從浴室里出來了。

    他出來的時候,裴凌謙正安安靜靜躺在床上,戴著眼鏡看雜志——還是之前那本財經雜志。

    見到方清儒出來,裴凌謙便放下了手中的雜志,看向他。

    這個類似于遷就的動作讓方清儒心頭略微一動,不過接著他就動作隨意地翻身坐到了床上,笑了笑,開始背臺詞:“我們好久沒這么聊天了,竟然莫名有點懷念。”

    其實根本就沒有這么聊天過。

    而裴凌謙聽到方清儒這句話,目光動了動,似乎在思索著什么。

    過了好一會,他才若有所思地淡淡一笑道!:“是啊,我記得剛認識你那會,你還是個大學生。”

    方清儒聽到裴凌謙這句話,神色微微變了變——上大學的時候?他居然一點印象都沒有?

    不過方清儒隨機應變能力極快,很快就微微笑了笑道:“凌謙你好悶騷啊,我都不知道呢。”

    裴凌謙沉默了兩秒,忽然淡笑:“要是讓你知道了,還怎么把你騙到手?”

    裴凌謙這句話說得十分平靜,但聽得方清儒心頭就是猛地一顫,他忍不住就回頭看了裴凌謙一眼。

    裴凌謙這時也正好回過頭看他。

    兩人目光相接,方清儒看著裴凌謙面容平靜的模樣,就猜到他可能是在背臺詞。

    頓時,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就彌漫上了心頭。

    下一秒,方清儒自己也不知道是抽的什么風,就忍不住有點惡作劇報復心理般的伸出手,輕輕撫上了裴凌謙的側臉,略帶得意地道:“我就知道,果然是凌謙先喜歡我的,哼哼。”

    裴凌謙:……

    方清儒這個動作下去,頓時就感覺到他手下微涼的肌膚緊繃了起來,他心頭顫了顫,也不知道自己做的是不是有點過分,下一秒就又把手抽了回來。

    可偏偏裴凌謙這會卻目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末了他垂眸莞爾道:“是啊,當然是我先喜歡的你。”

    方清儒心頭劇顫,覺得自己快要裝不下去了。

    明明他拿了那么多演技方面的獎,可到了裴凌謙這,他卻怎么也演不好了。

    最終,方清儒有點心虛的抿了一下唇,就強裝嗔怪道:“就會嘴甜哄我,我才不信,睡了。”

    說完,方清儒就一頭鉆進了一旁的被窩里,其實他這會都緊張的臉上有點發燙了。

    而裴凌謙看到方清儒這個動作,先是微微一怔,接著他就有點無奈地笑了笑,末了淡淡道:“那好,晚安。”

    方清儒心頭一動,接著他就聽到了開關的聲音,等他再次默默從被子里探出頭來的時候,臥室里已經是一片漆黑。

    而他身旁的裴凌謙呼吸平穩,似乎是睡著了。

    感受著裴凌謙平靜的呼吸,方清儒閉眼,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神情!有點復雜。

    但最終他糾結了一會,也沒糾結出個什么來,只能也閉眼悻悻睡了。

    ·

    半夜時分

    方清儒忽然做了個噩夢,驚醒了。

    驚醒過來之后,方清儒按著微微出滿了冷汗的額頭睜開眼,才發覺是自己被子掉了,凍醒了。

    只不過……

    方清儒四處看了看,發現裴凌謙睡的位置空無一人,他人也不在房間里。

    遲疑了一下,方清儒還是忍著困意起了床。

    出了臥室的門,方清儒四處一看,就發現對面書房的燈開著。

    方清儒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步子,走上了前去。

    書房的門是關著的,方清儒眉頭皺了皺,輕輕敲了一下門。

    結果門里沒有回應。

    方清儒有點擔心裴凌謙的極致潔癖犯了,所以才在書房睡覺的,不希望他睡出什么問題來,就索性默默擰開了門把手。

    結果擰開門把手之后,方清儒愣住了。

    這會,裴凌謙就穿著一身藏藍色的絲綢睡衣,靠在桌邊,睡著了。

    三年來,方清儒從未見過裴凌謙睡覺時候的模樣,呼吸不由得就微微有點停滯了。

    沉默了片刻,方清儒就這么靜靜走了進去。

    書房空調溫度開得很高,里面很溫暖,裴凌謙面色微微帶一點粉色,一直嚴絲合縫領口扣子解開了一顆,微微敞開,露出里面顯得有些蒼白的肌膚。

    方清儒原本一直覺得裴凌謙是高大高冷的類型,但這會裴凌謙露在外面的鎖骨和脖頸,卻莫名讓他覺得裴凌謙身上又多了一種纖細冷淡的美感。

    明明平時不會這么覺得的。

    不過方清儒只是靜靜看了一會,就走到床邊拿了一條柔軟的毛毯過來,準備從后面給裴凌謙披上。

    結果毛毯剛剛披上,方清儒目光忽然一動,就忍不住落在了裴凌謙耳后那個小小的黑色圓貼上面。

    這是……信息素抑制器?

    裴凌謙為什么也會戴著這個東西?

    oga戴信息素抑制器無可厚非,但晚上睡覺的時!候一般也會摘下來。

    可裴凌謙已經是裴氏總裁了,又是個alha?

    他為什么需要戴這個東西?

    難道是為了不影響身邊的人?

    遲疑了片刻,方清儒鬼使神差地俯下身,輕輕湊到裴凌謙耳后嗅了一下。

    然而抑制器在作用著,方清儒只能嗅到裴凌謙身上那點清淡的海鹽沐浴乳的香味,別的什么都嗅不到。

    沉默了一下,方清儒也沒再糾結這么問題,就低聲叫醒了裴凌謙。

    “裴總醒醒,去床上睡吧,小心著涼。”

    方清儒就這么耐心叫了幾遍,裴凌謙才遲遲醒來,他狹長清冷的鳳眸難得露出幾分迷茫的神色,過了好一會,他才恢復清明。

    而在看清對面方清儒的那一秒,裴凌謙的瞳孔驟然收縮。

    方清儒:?

    就在方清儒有些奇怪的時候,裴凌謙已經垂下眼睫,淡淡掩去了自己眸子里的情緒,道:“你還沒睡?”

    方清儒淡淡笑了笑,簡短的道:“剛醒。”

    說完,方清儒看了看裴凌謙微微有些蒼白疲憊的臉色,又忍不住嘆了口氣,低聲道:“裴總要是實在不想跟我一起睡的話,我去沙發上好了。”

    大不了每天晚點睡早點起,避開攝像頭開啟的時間就行。

    而裴凌謙聽到方清儒這話,冷淡的神色略微緩和了幾分,接著他就淡淡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突然想到還有工作沒處理完,半夜起來處理一下,不小心睡著了。”

    方清儒沒料到裴凌謙會主動向他解釋,微微一愣,接著就不由得露出一個微笑:“是我想多了。”

    “不過……抑制器這種東西戴多了對身體不好,裴總您要是怕影響別人,可以選擇買除味噴霧,多噴幾次,雖然麻煩點,但總不會讓身體負擔太重。”

    裴凌謙狹長的眸子微微顫了一下,最終垂眸淡淡道:“嗯。”

    好冷淡的語氣。

    好像還有點生氣的樣子。

    但方清儒也早就習慣了裴凌謙陰晴不定的態度,這會頓了頓就道:“我先回房間,裴總也要早點休息。”

    “去吧。”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正版星力捕鱼九代游 有你的校园 qq麻将手机版叫什么 广告联盟哪个比较好 10分快3官方 贵州11选5复式计算 海王捕鱼账号交易 有没有正规棋牌平台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查询结果 多乐彩近100期开奖 2018琼崖海南麻将下载安装 江苏11选5任七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