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8.竊喜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l"。

    方清儒愣住了,一瞬間他是有些慚愧和羞窘——明明裴凌謙是第一次參加節目,自己是經驗老人了,結果還要裴凌謙照顧自己。

    可方清儒掙扎著又看了一下底下那湍流不息的海流,不由得臉色又變得慘白。

    最終他沒辦法,只能深吸一口氣,趴在了裴凌謙背上。

    裴凌謙稍微使了一點力,就把方清儒背了起來,攝像師們立刻在前面行動了起來。

    方清儒趴在裴凌謙的背上,自己羞恥得很,可節目在拍攝,他又不能表現出來,只能裝死,低頭趴在裴凌謙肩膀上。

    結果他剛剛趴下,就聽到裴凌謙淡淡道:“你比我背過所有的人都要重。”

    方清儒:???

    一瞬間,方清儒居然都不害怕了,忍不住就低聲爭辯道:“那是因為我比較高,我是標準偏瘦體重——”

    話還沒說完,方清儒就看到了裴凌謙微微帶著一點笑意的側臉。

    他心頭驟然一跳,臉一點點紅了起來。

    裴凌謙是在開玩笑緩和氣氛啊。

    而有裴凌謙背著,方清儒似乎也真的沒那么怕了,他這會沉默了片刻,看了一眼前方的攝像頭,就帶著一點自己的試探和小九九道:“那凌謙之前還背過誰?”

    裴凌謙聽到方清儒這句話,目光微動,末了道:“我媽。”

    方清儒:???

    方清儒還沒來得及說點什么,攝像頭對面就笑成一片,都有小姑娘直接笑得在玻璃幕橋上摔了個趔趄,又連忙站起來。

    方清儒:……

    他今天真是太丟人了。

    想著,方清儒就忍不住又低了一下頭。

    結果這次,方清儒鼻尖動了動,更清晰的嗅到了一點之前嗅到的白檀香氣。

    而這一次,他嗅到的味道,已經是正常的濃度了。

    清冷,沉郁,卻又帶著一絲輕飄飄的甜味,明明是有點詭異的組合,但搭配在一起反而莫名好聞。

    讓人覺得忍不住想多嗅幾口……

    方清儒剛才緊張的要命,這會松懈了下來,腦子也有點迷糊,忍不住又嗅了兩下,就低聲問裴凌謙道:“凌謙你用的是什么香水?好好聞!。”

    攝像組那邊頓時一片噓聲,不過也有小姑娘附和道:“我也想要裴總的香水!”

    可裴凌謙聽到方清儒這句話,臉上的神情卻微微一僵。

    方清儒甚至能感覺到裴凌謙身上的肌肉都微微繃緊了。

    過了好一會,裴凌謙才神情平靜地淡淡道:“這個得問我家周姨,我衣服都是她處理的。”

    大家頓時就露出失望的表情。

    接下來的路程明顯就沉默了許多,裴凌謙跟方清儒都沒再說幾句話。

    方清儒猜測或許是因為香水的提問讓裴凌謙覺得冒昧,但他又想不出什么補救的方法。

    眼看快要到終點了,方清儒忽然就想起他剛剛一直忘記說的一句話。

    然后他心頭一動,就湊到裴凌謙耳邊低聲道:“這次謝謝你,裴總。”

    凌謙是節目里為了粉飾太平的稱呼。

    平日的方清儒是不配擁有的。

    而裴總這兩個字,雖然很生疏,但是是屬于方清儒自己的,真心的道謝。

    果不其然,方清儒說完這句話,感覺裴凌謙的動作停了停,然后神色就緩和了不少。

    接著,裴凌謙就勾了一下唇角,道:“好了,我知道了。”

    ·

    好不容易走完了玻璃幕橋,裴凌謙光潔的額頭上已經微微出了一層細汗,方清儒見狀,正想掏手帕,但裴凌謙卻已經自己掏了出來。

    方清儒掏手帕的手頓了頓,接著就有點失落的縮了回去。

    裴凌謙眼角余光瞥到方清儒的動作,眼中顯出一絲淡笑,接著他就道:“謝謝。”

    方清儒微微一笑,正想道謝,一旁的小助理忽然就湊上來神秘兮兮地道:“剛剛方老師跟裴總說的什么悄悄話啊,裴總突然就高興了。”

    眾人紛紛附和。

    方清儒愣了一下,一時語塞。

    不過很快,他就微微一笑,道:“悄悄話都要聽,你們是不是好奇心過旺了點?”

    “好奇心不旺怎么磕c啊?”小助理理直氣壯。

    方清儒喃喃道:“好有道理我竟無法反駁。”

    大家都笑了。

    這會氣!氛很好,而裴凌謙擦完汗,就不動聲色的道:“這附近有洗手間嗎,我想去一趟。”

    節目組的人連忙道:“快來個人陪裴總去洗手間!”

    裴凌謙神色頓時一僵,道:“這就不用了,告訴我在哪就好。”

    助理小姑娘立刻笑了起來:“裴總想什么呢?我們就是帶你去而已。”

    裴凌謙:……

    “抱歉,是我理解有誤了。”

    于是大家又笑了一回,就讓人帶裴凌謙去洗手間了。

    方清儒見狀,心里居然莫名也有點想去,卻被人看出心思cue了一通。

    “裴總去洗手間方老師都想跟啊,這感情也太好了吧?”

    方清儒臉色一黑:“我沒有。”

    “就有,我都看出來了。”

    方清儒呵呵一聲:“淫者見淫,不跟你多說。”

    大家立刻笑哈哈又把方清儒cue了一頓,方清儒一邊跟他們打嘴架,一邊眼神就忍不住裴凌謙那邊瞟。

    大家看到方清儒這樣,只覺得兩人感情是真的好。

    卻不知道方清儒是有點擔心。

    因為他剛才就感覺裴凌謙臉色不太好看,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兩天沒休息好?

    ·

    結果有些時候越是擔心,越是容易出事。

    方清儒跟攝像組在這邊等了好久沒等到人,方清儒正有點著急,這邊攝像組傳呼機就響了。

    “不好不好了,剛剛裴總在洗手間跟人打起來了——”

    方清儒腦子里嗡的一聲,跳起來就沖了出去。

    這邊攝像組還沒說完呢,見到方清儒一下子沖出去,也懵逼了。

    下一秒,他們立刻慌慌張張開始喊人。

    ·

    方清儒一口氣跑到洗手間附近,才看到幾個保安扭著一個穿著破爛的男子按在地上,裴凌謙站在一旁,面色陰沉,俊美的臉上儼然多了幾塊淡淡的淤青。

    方清儒看到裴凌謙臉上的淤青,心頭就是一疼,立刻走上前去,低聲道:“沒事吧?”

    裴凌謙見到方清儒這么快就趕來,還氣喘吁吁的,一看就跑過來的,面色不由得柔和了幾分。

    !    這會他搖搖頭,拿著冰袋捂在臉上,低聲道:“沒事,這人本身就有點問題,是故意找事的。”

    剛才一直跟著裴凌謙出來的那個小姑娘就哭喪著臉道:“剛剛是我在洗手間外面等裴總,結果這人突然跑出來,問我是不是oga。我說不是,他非說我是,還說聞到oga發情的味了,上來就要掐我脖子……后來,裴總出來,就跟他打起來了……都怪我……”

    話還沒說完,小姑娘就嗚嗚哭了起來。

    方清儒:……

    原來是這樣。

    但是這事也確實怪不了人家小姑娘,方清儒剛想開口,一旁的裴凌謙就淡淡道:“你也是受害者,不關你的事,這人喝醉了,明顯腦子不清新,等警察來吧。”

    小姑娘一邊抽泣一邊點頭,又給裴凌謙道歉。

    后來節目組的幾個主要負責人聞聲而來,警察也來了。

    了解了一番才知道這個人是附近的村民,因為當初買地的事情跟游樂園有矛盾,就時不時過來搞事情。

    沒想到今天又來了。

    本來都做好了清場,但不知道怎么,又讓人進來了。

    節目組的人見裴凌謙都破相了,一個字都不敢多說,都拼命道歉。

    倒是裴凌謙沒怎么為難他們,也沒說話。

    可方清儒見了,忍不住就冷聲道:“這種有前科的人明明應該是重點注意對象,你們為什么不盯著?今天是沒有oga,要是真有oga還出事了,你們打算怎么承擔?別跟我說是安保措施沒做好,天天來鬧事的人都管不住,那萬一不認識的私生飯來了,豈不是更管不住?”

    方清儒向來在節目里很少發脾氣,尤其是攝像頭對著的時候。

    可他今天就是忍不住了。

    這分明就是主辦方的疏忽,分明就是那些人抱有僥幸心理,覺得那個村民不一定會來。

    真要有心,還能讓一個有前科的人進來?

    方清儒這些話一出口,節目組的一下子都沉默了。

    過了一會,他們又紛紛道歉,不過都是對著裴凌謙的,估計他們也是知道——裴凌謙話語權更大。

    而裴凌謙神情淡漠地聽!完他們的話,過了片刻,他開口道:“這件事我覺得是意外——”

    方清儒心頭頓時一緊,臉上有點火辣辣的。

    可下一秒,裴凌謙話鋒一轉,道:“但清儒說的有道理,你們安保措施也做的太差了。”

    方清儒頓時松了口氣。

    而節目組人這會只剩下拼命點頭了。

    最終商量了一下,節目組決定加強安保力量,而這次濱海莊園那邊也提供了更多的福利。

    至于跟裴凌謙跟方清儒,則是暫停錄制一周,等裴凌謙狀態好一點再說。

    聽到這個決定,方清儒心里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滋味。

    要知道之前,他有一次因為類似的事情被節目組怠慢了,裴凌謙那邊直接讓人對節目組施壓,還發布了公開道歉聲明。

    可沒想到,這次裴凌謙就這么算了?

    方清儒又是有些不甘,又覺得有一絲隱秘的竊喜。

    但這絲竊喜從何而來,他自己一時間都分辨不太清楚。

    ·

    經歷了這場變故,裴凌謙跟方清儒自然不能繼續拍攝了,兩人就先回了別墅。

    方清儒心中擔心裴凌謙身上還有別的傷處,回到別墅就道:“裴總,要不要我打個電話叫私人醫生來幫你看看?”

    裴凌謙聞言,目光一動,就淡淡道:“謝謝,不用了。”

    方清儒還是有點不死心,試探道:“那……我給裴總看看,上點藥?”

    裴凌謙:……

    可過了片刻,裴凌謙不知道怎么,突然改了念頭,就道:“也好,一會去臥室吧。”

    方清儒心頭一跳,立刻就去拿云南白藥噴霧了。

    這會攝像頭都關了,兩個人相處就自然很多。

    進了臥室,裴凌謙就解開了西服外套,隨手掛在了一旁。

    黑色的西裝脫下,掛在一旁,露出里面藏青色的襯衫。

    裴凌謙似乎剛才出了過多的汗,襯衫都有些微濕,這會貼在腰背上,便勾勒出幾分利落優雅的線條來。

    方清儒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動聲色的皺了一下眉頭。

    作為一個alha來講,裴凌謙瘦得有些過分了。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黑龙江36选7 青海十一选五 环球策略 比分网电竞 一本道丝袜av快播 韩国棒球比分直播 万银鼎信配资 内蒙古快三 长城配资 股掌柜配资 微豪配资 分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