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17.甜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l(")"。

    電話那邊的盧毅顯然也有點懵逼,詳細問了一會情況之后,盧毅反而松了口氣,道:“只是這樣的話,應該是小問題,緊張性失語癥,你讓他泡個熱水澡,放松一下就好了。”

    說完,盧毅又補充道:“這樣還不好的話,再打電話給我吧。”

    接著,電話掛了。

    電話這頭的方清儒一臉懵逼。

    裴凌謙其實緩沖了這么一下子之后,身體已經不再發顫了,這會他看著方清儒一臉不知所措的表情,也不知道怎么的,莫名就淡淡笑了一下。

    方清儒握著手機,正想回過頭把手機給裴凌謙,忽然就看到裴凌謙這個淡笑。

    方清儒愣了。

    正在方清儒一時間有點晃神的時候,裴凌謙忽然就輕輕湊上來,在他臉頰上親了一下。

    親完,裴凌謙就神色平靜地對方清儒做了個口型:走吧。

    方清儒:……

    方清儒:!!!

    幾乎是瞬間,方清儒的臉整張都紅到了耳根,然后他就露出幾分有些控制不住的微笑,沒等裴凌謙發話,就一把將裴凌謙抱了起來。

    裴凌謙:?

    裴凌謙正想說他自己能走,但方清儒卻已經邁開了步子。

    看著月色下兩人融為一體的影子,裴凌謙心中一動,終究還是沒有掙扎著要下來。

    都這么喜歡了,被抱一下子,似乎也沒什么。

    而且看著方清儒高興的都要飄起來的步子,裴凌謙心頭微微發暖。

    就這樣好了,也算是當做剛剛嚇到了小孩子的補償吧。

    回到別墅之后,雖然裴凌謙狀態好了很多,但仍是說不出話來。

    方清儒這會就忙得腳不沾地,又是給裴凌謙泡溫熱的蜂蜜茶,又是去浴室放熱水,還對著自己帶的幾瓶精油研究哪一瓶適合裴凌謙按摩放松。

    裴凌謙坐在客廳,捧著蜂蜜茶喝了一會,便淡淡一笑,放下杯子去浴室了。

    方清儒這會正彎腰站在浴缸邊上,細心的用手試著浴缸里!水的溫度,也沒覺察到裴凌謙來了。

    裴凌謙看了一會,看著方清儒認真的時候溫柔俊美的側臉,心頭微微動了動,就伸手輕輕拍了一下方清儒的肩膀。

    哪知道方清儒頓時嚇了一跳,腳下一滑,整個人竟是翻身坐進了浴缸里,嘩啦濺了裴凌謙一身水。

    裴凌謙:……

    等方清儒反應過來,抬頭一看,裴凌謙的衣服已經濕了大半,而他自己更不用說,全濕了。

    方清儒尷尬的要命,這會連忙就站起來,一臉生無可戀地慌忙去扯毛巾幫裴凌謙擦身上的水。

    裴凌謙步子一頓,正想后退,方清儒卻已經按住了他的肩膀,幫他擦了起來。

    可這種天氣……

    兩人都穿的很少,又打濕了水,湊得近了,隱隱約約都能透過那薄薄的襯衫和t恤看到皮膚的顏色。

    一時間,小小的浴室里逐漸彌漫起了一種令人躁動的氛圍。

    方清儒的喉結微微抽動了一下。

    他覺得有點渴……

    有點熱……

    尤其是當他看到裴凌謙襯衫下透出的纖細鎖骨和修長的脖頸,已經先前看過一次的玫瑰花刺身。

    妖嬈艷麗,就這么靜靜綻放在裴凌謙略顯蒼白的后頸上……

    似乎在勾引著人湊上去狠狠咬一口。

    方清儒呼吸微微有些困難了。

    而就在這時,他又嗅到了那股令他魂牽夢縈的淡淡白檀香氣。

    明明是很鎮定人心的香氣,但在此情此景,卻愈發讓方清儒胸口那一點不安的火苗越燃越烈。

    就在方清儒的手有些情不自禁地微微下滑,忽然——

    裴凌謙的修長骨感的手指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手腕,另外一只手則是動作緩慢而溫柔地將方清儒手中的毛巾抽了出來。

    在方清儒有些晃神的期間,裴凌謙輕輕拉住他的手,轉身將他靜靜推出門,然后做了個口型。

    ——我自己來就好,謝謝。

    方清儒愣了一秒,還沒!來得及說什么,門就在他眼前關上了。

    一瞬間的失神。

    方清儒下意識的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鼻翼間仿佛還縈繞著那一絲白檀的香氣。

    剛才的裴凌謙……

    動人到讓人想要一口把他給吃掉……

    就像是秋天的獼猴桃,青澀的果肉,清香的氣息,但只要一口咀嚼下去,飽滿酸甜的汁水就會在唇齒間逸散開來,里面還有一顆顆小籽,帶著一點點澀味,卻又讓人回味無窮……

    方清儒越是想,整個身上就愈發燥熱。

    他這會在原地靜靜站了片刻,生怕自己會趁裴凌謙洗澡的時候突然闖進去,最終還是自己逃也似的匆匆去了客廳。

    結果一抬頭,方清儒就看到了茶幾上靜靜地放著的那半杯蜂蜜茶。

    是裴凌謙喝剩下的。

    方清儒心臟微微跳動了一下,不由得就抿了唇,鬼使神差地便緩緩伸手,將那半杯蜂蜜茶拿到了手里。

    蜂蜜茶還是溫熱的。

    透明的杯口很明顯略沾了一點水漬。

    應該那就是裴凌謙喝過的位置……

    方清儒沉默了兩秒,便不知不覺地湊到了那塊水漬的位置,就著那里,輕輕喝了一口蜂蜜茶。

    酸酸甜甜的。

    味道很好。

    而品嘗完之后,方清儒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么,不由得便默默捂了臉。

    他真的中毒了。

    中了裴凌謙的毒。

    而且已經病入膏肓了。

    等到裴凌謙出來,方清儒反而因為自己剛才生出的綺念有些不敢去看裴凌謙。

    而裴凌謙靜默了片刻,卻主動開口道:“濕的衣服穿著不好,快去洗澡換了吧。”

    方清儒聽到裴凌謙這話,心頭微!一暖,便低低嗯了一聲,垂著頭去了。

    根本都還沒意識到裴凌謙的失語癥已經好了。

    而裴凌謙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微微有點驚訝,但他從始至終都不知道方清儒情緒為什么變化。

    不過他也知道戀愛中的人容易患得患失,想了想,自己心態反而很平穩,在外面吹干了頭發,便進了臥室。

    這會的方清儒依舊耷拉著腦袋,怏怏的,就像一只失寵的大狗,可憐巴巴等著主人愛撫。

    裴凌謙沉默片刻,低聲道:“怎么了?不開心?”

    方清儒愣了一下,忽然后知后覺地驚了一下:“凌謙你恢復了?”

    方清儒這次情不自禁,用了凌謙兩個字,裴凌謙也沒糾正他,就笑了笑道:“恢復了,剛才就是緊張而已,沒什么大礙。”

    方清儒目光動了動,然后他就又想起裴凌謙最后給他的那個吻。

    心情有點復雜。

    他有點想問裴凌謙那個吻是什么意思?

    是喜歡他嗎?還是單純獎勵他?

    如果說是喜歡,那個吻好像太淺,如果說是獎勵,感覺又過于曖昧了點。

    裴凌謙這會看著方清儒閃爍的眼神,似乎猜到了他的心思,但裴凌謙卻不說破,反而道:“困不困?我熄燈了?”

    方清儒:……

    沉默了兩秒,方清儒低聲道:“好。”

    裴凌謙一只手伸出,輕輕放在燈的開關上,卻沒有再按下去。

    方清儒等了好一會,發現沒熄燈,不由得有些詫異。

    等他抬頭一看,就看到裴凌謙含著一絲淡笑,靜靜看他。

    方清儒心頭狂跳。

    然后他就聽到裴凌謙低低的嗓音在耳畔輕輕響起:“我覺得你應該還有話對我說。”

    方清儒整個人震了震,不由得就抬頭看向裴凌謙。

    然后他就對上了裴凌謙那雙幽深又含笑的漂亮鳳眸。

    !    ]

    方清儒看著這么一雙眼睛,心頭一熱,鬼使神差就開口道:“剛才為什么親我?”

    這話帶著一點質問也帶著一點委屈,聽得裴凌謙都不由得笑了。

    裴凌謙這會微微偏頭,想了一會,饒有興趣地看向方清儒,低聲道:“你猜。”

    方清儒:……

    裴凌謙看著,眸中笑意愈發深了一點,這會他頓了頓,忽然又湊過去,輕輕在方清儒側臉上親了一下,道:“聽話,乖乖睡覺了。”

    方清儒瞳孔驟然收縮,接著他就難以置信地回頭看了裴凌謙一眼。

    裴凌謙朝他微微一笑,正想關燈,忽然就被方清儒一把攥住了手腕。

    裴凌謙愕然一瞬,接著就道:“別鬧。”

    裴凌謙目光動了動,饒是聰明如他,這會也有些不明白方清儒的意思。

    而下一秒,方清儒就微微帶著一點怒氣一點委屈,低聲道:“我不是隨便撩撩而已,裴總也別這么對我。”

    這一次,輪到裴凌謙愕然了。

    片刻之后,裴凌謙很慢很的地笑了:“為什么會覺得我只是隨便撩撩?”

    方清儒愣了一下,忽然有些說不出話來。

    “是因為我親了你兩次?”

    方清儒啞然,他心里著急,有點想解釋,又不知道從何解釋。

    他其實只是不喜歡裴凌謙把他當小孩子一樣的態度,總讓他覺得裴凌謙似乎游刃有余,隨時都能抽身而退一般。

    可這些話,他能說嗎?

    不能……

    裴凌謙一直靜靜看著方清儒的表情,這會看到方清儒眼神游移不定,充滿焦急,就知道小孩又鉆牛角尖了。

    勾了勾唇角,裴凌謙反而笑了:“既然你是這么覺得的,那我們以后還是保持距離吧。”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七乐彩 浙江11选5 金点子配资 内蒙古快3 港股通股票涨跌幅限制 金慧配资 天涯配资 巨丰投资股票推荐 中国融资配资网 张豹配资 配资平台千层金 股票配资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