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奇書網2

24.心軟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收藏網址下次繼續看:""。

    裴凌謙趕到醫院病房的時候,方清儒正臉色蒼白的坐在病床上,一勺勺喝著營養液。

    那營養液味道真的是難聞,但方清儒為了手術,不得不喝。

    裴凌謙來的路上是真的生氣,他都已經想好了來之后一定要狠狠甩方清儒一個耳光,讓他清醒一點。

    可這會他看到方清儒即便是討厭,卻還要捏著鼻子一點點去喝那口味奇怪的營養液時,他的一顆心猛地顫了顫,然后胸中便涌出了一種飽脹的酸澀感。

    過了半晌,裴凌謙閉了閉眼,深吸一口氣,面無表情地走到方清儒面前。

    方清儒喝藥的時候真的全身心都在對抗那難聞的味道了,根本就沒覺察到有人來了病房。

    這會裴凌謙站到了他的面前,他才猛地意識到這一點。

    “凌……凌謙,你怎么來了?”

    方清儒連忙把手里的營養液往一旁的桌子上一放,掩飾地露出一點笑意。

    看著方清儒這個動作,裴凌謙心頭又抽了一下,就默默走到方清儒床邊坐下,伸手將那碗營養液端過來,扔到了垃圾桶里。

    方清儒見到裴凌謙這個動作,一顆心陡然一沉,但下一秒,他就聽到裴凌謙淡淡開了口。

    “生病了就吃這個,你不怕好不了么?”

    咦?

    方清儒抬起頭,遲疑著看了裴凌謙一眼,接著他便不動聲色的松了口氣——看來裴凌謙還不知道他是要做什么手術,還好還好。

    方清儒這個小動作落在裴凌謙眼底,裴凌謙萬分無奈,但也沒多說什么,只道:“想吃什么,我給你點外賣。”

    方清儒遲疑了——他現在正在服藥調整體質的階段,是不能吃任何外食的。

    正在方清儒糾結著怎么推辭,裴凌謙已經面無表情地道:“你想變成omega,你問過我的意見嗎?你就知道我一定喜歡omega?”

    方清儒:???

    方清儒:!!!

    下一秒,方清儒就震驚且結巴地道:“你,你知道了?”

    裴凌謙氣笑了:“你覺得我是傻子嗎?”

    方清儒:……

    沉默了半晌,方清儒垂頭低聲道:“我錯了……是我鬼迷心竅,不該不問你的意見。”

    裴凌謙目光沉了沉:“我看你還不知道你錯在哪了。”

    方清儒頓時露出一點委屈的表情,然后

    后一點點把頭低了下去。

    裴凌謙這會從側面看方清儒,下巴都瘦尖了,原本溫柔俊美的臉龐這會變得憔悴而蒼白。

    這樣的方清儒,裴凌謙實在是說不出狠話。

    嘆了口氣,裴凌謙最終無奈道:“這次事情還沒發生,勉強原諒你。”

    方清儒微微吐出一口氣道:“謝謝凌謙,我也覺得自己太蠢了。”

    “知道蠢你還做?”

    方清儒沉默半晌,用很小很小的聲音道:“我怕你不要我……”

    裴凌謙的心臟陡然抽痛了一下,沉默片刻,他道:“我不接受這么愚蠢的理由。”

    方清儒不說話了。

    見到這樣的方清儒,裴凌謙也不想多說什么,只是默默給他點了一份外賣。

    等外賣到了,方清儒心頭動了動,忍不住就想撒個嬌服個軟,結果裴凌謙卻在這時起身道:“這幾天認真調養,身體養好了之后去找我,好好坦白這次要為什么要做這種蠢事,坦白的不好,你就沒戲了。”

    方清儒愣了一秒,忍不住想解釋,可裴凌謙卻在下一秒起身離開了。

    看著裴凌謙的背影,方清儒心里又酸又甜,同時也忐忑不安起來。

    他本來以為裴凌謙不生氣了,可是看起來,怎么還是像生氣的樣子?

    然而這會他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盡快把自己身體調理好了。

    ·

    裴凌謙在醫院沒有發脾氣,但回去卻失眠了一夜,而且越想越煩躁。

    其實方清儒這個做法,在他心里眼里都是特別荒謬幼稚的那種。

    裴凌謙一直最討厭一種人,就是為了獲得另外一個人的喜歡不顧一切的自我犧牲。

    他前半輩子被這樣的人坑了三十二年,早就明白偏執的愛根本不是愛,而是自私。

    結果方清儒卻這么給他來了一回,根本就完全踩了他的雷區。

    現在他自己都想不出到時候方清儒怎么解釋自己才會相信。

    這種不顧一切的愛讓他恐懼,讓他看到了曾經看到的陰影。

    他覺得自己要不起,也不想要。

    就這樣,在無數雜亂的思緒里,裴凌謙沉沉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裴凌謙醒來,就感覺自己渾身發熱,喉嚨腫痛,一點力氣都沒有。

    居然是發燒了。

    裴凌謙撐著下床量了

    了體溫,又喝了退燒藥,知道自己這是發情期快到卻強行用抑制劑的后遺癥。

    這會他撐在洗手臺前,看著鏡子里自己蒼白憔悴的樣子,忽然心中生出一種異常的無力感。

    他怎么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越想,裴凌謙越覺得太陽穴隱隱作痛,甚至生出一種莫名的厭世感。

    "裝a總裁懷了我的崽后"最新章節請訪問 千千看書/195/195859/ </p>

    昏昏沉沉喝了兩次藥,又出了幾場大汗,黃昏時分,裴凌謙終于退燒了。

    這會他從被子里虛脫一般地坐起來,看著窗外的夕陽,整個人就生出一種恍如隔世的荒涼感。

    ps:書友們我是作者后簡,近期由于很多讀者反饋找不到讀書入口,現良心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幾乎能找到網上所有的書,詳情請花半分鐘時間關注微信公眾號"找書神器"->輸入:"zhaoshushenqi" 搜索并添加公眾號,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呆坐了好一會,裴凌謙正想自己煮個粥,忽然手機響了。

    他眉頭皺了皺,將手機拿過來,結果看了一眼,他目光凝住了。

    "裝a總裁懷了我的崽后"最新章節請訪問 千千看書/195/195859/ </p>

    裴凌謙沉默了好一會,才慢慢點了接聽。

    “凌謙,在干嘛?”方清儒的聲音聽起來帶著笑意,溫柔悅耳。

    裴凌謙心頭微微一動,莫名就感覺胸口的陰霾散去了不少,接著他就道:“準備吃飯。”

    “這個點還沒吃?”方清儒有點愕然,隨即他就笑道:“正好我打算去凌謙你那里,想吃什么,我順便帶點吧?”

    裴凌謙啞然。

    他是真的不清楚為什么到這種時候方清儒還能這么心無芥蒂地跟他講話。

    而且……方清儒這是準備來找他坦白了?

    沉默了兩秒,裴凌謙終究還是沒有選擇破壞氣氛,也想看看方清儒到時候究竟要對他怎么解釋,便低聲道:“你帶點清淡的粥吧,我現在沒什么胃口。”

    方清儒在那邊遲疑了一會,道:“凌謙你是不是生病了?”

    裴凌謙沒想到自己嗓音只是微微啞了一點,還隔著電話就被方清儒聽出了不對。

    不過方清儒既然問了,他也沒打算隱瞞,就道:“嗯,早上發燒了,不過已經好了。”

    方清儒聞言,不由得微微吸了一口氣,立刻道:“等我!我馬上過來!”

    裴凌謙正想說點什么,方清儒那邊便已掛了電話。

    啞然片刻,裴凌謙竟然無奈地笑了笑。

    他覺得自己真的是病的不清,方清儒就這么關心一下,他又心軟了。

    真是無奈啊……

    一秒記住域名:""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 上一頁      回書目(Enter)      下一頁(→)加入書簽    舉報:內容出錯 / 其它問題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快乐赛车计划微信群群 cba比分网 福彩3D开奖查询 怎么样买彩票中奖率高 消费神器分享赚钱 甘肃天水人打的哪里麻将 腾讯欢乐麻将 打麻将技巧口诀 手机牛牛现金游戏大厅 重庆时时预测下一把 手机网上麻将平台 捕鱼达人怎么防止盗号 河南麻将叫什么名字